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屍毒是由地下極陰寒的氣凝聚而成,頑固非常,可不是那麼好祛除的。

眼前幾個人,非但沒有僵化的傾向,甚至傷口都已經開始癒合,這可不是服幾貼民間土方就能解決的事。

陳元問道:“他們的傷是誰治的,還有屍體上點丹砂是誰出的主意?”

張強回道:“是村中開醫館的許先生,可是有什麼問題?”

陳元搖了搖頭,說道:“沒有問題,做的很好,麻煩帶我去見見這位許先生。”

小村莊裡開醫館?隱居之士嗎?

張強帶他往醫館走去,一邊為他介紹道:“這位許先生是三四年前來到小山村的,他醫術十分高明,村民們有什麼頭疼腦熱,到他那拿一帖藥,管保藥到病除,就算是那些疑難雜症也難不住他。”

“兩年前,村子裡鬨瘟疫,各家各戶上吐下瀉了好幾天,最後還是許先生在村頭井中投下藥粉,村民們喝下後,這才慢慢緩過來。”

“這次山上跑下殭屍,大傢夥都不知如何是好,也是他教大家怎麼治療,怎麼預防屍變。”

“現在村裡面各家各戶都私下裡合計著給他立生祠呢。”

沒過多久,兩人來到一間敞亮的大屋前面,屋子的門上掛著一塊匾,寫著四個大字:杏林醫館。

陳元沒有急著進去,而是在門外逡巡半晌,縱著鼻子四處嗅了嗅,眉頭皺了起來。

有妖氣,潮濕中帶著腥膻。

“大人,不進去嗎?”

張強見他在門外徘徊,奇怪地問道。

陳元點了點頭,隨著張強走進醫館。

整個醫館被一堵牆分割成兩部分,前面是藥房和櫃檯,裡面是小小的一間診斷室。

陳元二人走進去後,櫃檯後一個面如敷粉的年輕男子迎了上來。

“張大哥,殭屍可找到了?”

“要我說,你們還是老實等除妖司的大人們來好,村民們面對殭屍,還是太危險了。”

年輕男子顯見的性情十分溫和,還沒等張強開口,自己先說了起來。

張強道:“許先生,正要跟你介紹呢,這位就是除妖司的大人,聽說是先生你教大傢夥處理屍體,特意過來拜訪。”

許先生連忙拱手行禮道:“草民許思凡,見過大人。”

陳元道:“許先生,殭屍之患非同小可,我這次來是想找為村民療傷的那位高人請教的。”

許思凡笑道:“高人不敢當,正是小可。”

陳元搖了搖頭,說道:“未必吧,許先生最好還是請那位高人親自來與我見一見。”

許思凡臉色一變,不悅道:“我不懂大人這是什麼意思?”

陳元道:“所以你不是高人。”

許思凡還要分辯,忽然裡面診室的門簾被掀開,從中走出一名美婦人。

“大人請勿見怪,婦道人家不便拋頭露面,不得已隻好由相公應客,並非有意欺瞞大人。”

婦人款款道。

許思凡連忙走到婦人身邊,說道:“娘子,你怎麼出來了?”

“民婦白紅秀見過大人。”

婦人行了個萬福。

陳元面色古怪。

一個姓許,一個姓白,開醫館,再加上他剛纔嗅到的腥濕妖氣,這劇情有點熟悉啊。

陳元笑道:“白娘子一手消除屍毒的手段讓本官佩服,娘子可有對付殭屍的法子?”

“本官修為低微,自以為恐怕不是殭屍對手,還望娘子不吝賜教。”

白娘子搖搖頭,歎息道:“恐怕讓大人失望了,民婦祖上曾被殭屍所傷,幸好被過路的道人救下,這才記下一門治屍毒的法子,至於如何對付殭屍,這哪裡是民婦所能做到的。”

“哦?那昨晚殭屍為何突然退去?”

白娘子搖搖頭。

許思凡笑道:“大人總不會以為是我家娘子把殭屍趕走的吧,大人不要說笑了。”

陳元不置可否。

他現在正在想要不要拆穿這位白娘子的身份。

如果他的感應沒錯的話,這位白娘子絕對是一隻妖,而且修為不低。

此時拆穿她的身份,不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,狗急跳牆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周圍還有一隻實力不明的殭屍,一個對兩個,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打贏。

畢竟他隻知道自己現在的境界,至於戰力究竟有多強,從來沒有相當的對手,他也估計不出來。

想了半晌,陳元決定還是處理完殭屍再說,這位白娘子來小山村三四年了,從沒害人,反而救過不少人,看上去是隻好妖,他沒必要這時候逼迫她。

而且前世他也是看過好多次白蛇傳的人,如今忽然遇到一位姓白的疑似蛇妖,一個姓許的大夫,心中莫名還有幾分親切。

陳元正要告辭,忽然啪嗒啪嗒,一連串清脆的腳步聲從後面傳來。

從診室中跑出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,頭上紮著兩隻角,

眼睛大大的,生得粉妝玉琢,非常可愛。

小女孩徑直跑到白娘子身邊,抱住她的腿,咯咯直笑。

“這是令愛?”

陳元好奇地蹲下來看向小女孩。

人和妖竟然真能生出孩子,沒有生殖隔離嗎?

許思凡夫婦臉色都是一變。

白娘子把手虛攏在小女孩身前。

陳元立即感應到二人的緊張,他站起身來,笑道:“很可愛的小姑娘,好了,本官就不多打擾了,最近不太平,兩位如果沒事,最好少出門。”

說著走出杏林醫館。

看著陳元的背影消失在遠處,白娘子臉色嚴肅起來, kanshu.com說道:“看來要儘快找到殭屍,把它除掉。”

許思凡嚇了一跳,說道:“難道這位除妖司大人看出你的身份了?”

白娘子搖搖頭,笑道:“那倒不至於,除妖司的隊長林英豪也才四竅,想看出我的身份還差得遠。”

“隻是如果他在這待得久了,難免發現媚孃的異常。”

媚娘年紀還小,不能自如控製體內妖氣,難免有波動,如果被除妖司差人發現,那可就糟了。

說著伸手捏了兩下小姑娘頭頂的髮髻。

許思凡歎了口氣:“希望事情能順利解決,要不然咱們又要搬家了。”

自從兩人成親,少則一兩月,多則一二年,他們就要換個地方生活,能像小山村這樣,三四年都沒人打擾,這是求之不得的事,他還真捨不得搬走,繼續奔波冒險。

白娘子道:“放心吧相公,我已經知道該怎麼找到殭屍了,等除掉殭屍,除妖司的人離開,咱們又能過平靜日子了。”

許思凡一怔:“你知道那殭屍在哪了?”

白娘子搖頭道:“我把附近都找遍了,沒有找到,恐怕這隻殭屍不是村子附近的。”

“前兩天張嬸的小兒子張三急匆匆離開村子,去了隔壁村他小姨家,我早聽說張三有盜墓穴尋寶的惡習,這殭屍的下落,恐怕還要落在他身上。”

……

“大人,你怎麼了?”

大路上,張強見陳元忽然停下來,聚精會神不知在想些什麼,奇怪地問道。

陳元笑道:“沒什麼,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