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不知令尊李大人是心向公主呢,還是心向首輔大人?”

陳元笑問道。

李如玉啞然失笑,說道:“元哥兒你對官場還真是一竅不通,我老爹以前就隻是個扈從,現在因為黃大人提拔,做了個芝麻大小的縣丞,哪裡輪得到他站隊,就算是黃大人也還不夠格呢,至少要府尹大人纔有資格去想這種事。”

說到這李如玉稍微清醒些,意識到自己有些孟浪了,這種朝堂上的事一不小心就容易犯忌諱,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了,說不定會招禍。

於是他連忙轉移話題,說道:“說起雲州府,就不得不提十裡清揚河上的一樓四院,我跟你們講……”

隨後就滔滔不絕講起一樓四院的姑娘們。

陳元低頭沉思。

剛纔李如玉說連雲州府府尹都要小心翼翼,免得得罪貴人,又說起雲州府尹在兩邊站隊,細細推究起來,這位府尹大人應該是首輔的人了。

雲州府是大周少有的繁華大府,府尹地位尊隆,不可小視,如果他是公主心腹,公主必定禮待,不可能讓人冒犯他的。

陳元搖了搖頭,心道這大周天下看來不太平啊,朝堂上有黨派之爭,江湖上也波濤洶湧。

光他這一年來在與陰使閒聊的時候聽到的,就有許多流民,教派,邪術,世家等亂象,讓他心中憂慮。

能有平陽縣這麼個安穩的環境,讓他能一直苟住,悄悄地提升實力,實在是很難得。

第二天一大早林英豪就出發去了雲州府,陳元搬進了隊長的官廳。

短短一年以前,他就是被門房老秦帶領著,在這裡拜見林英豪,當時他還是個沒有任何修為的新人,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會死去。

這才一年過去,他竟然堂而皇之成了這間官廳的主人,不僅如此,他還成長為平陽縣的第一高手,在平陽縣,沒有人再能威脅到他。

陳元坐在桌案後面感慨一陣,忽然想起昨天收到的紅山書院的信。

他連忙把信拆開,讀了起來。

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信不是林源來的,而是書院山長王桐。

陳元托兩位陰使把訊息帶到後,紅山書院立即派人查詢和救援,結果一直追查到現在,也還沒有找到林源。

書院的人無法,這才慢慢讓人回來。

王桐親自寫信給陳元,目的一是為告知他事情的進展,另外則是邀請他有機會去紅山書院相見。

林源以前和王桐提起過陳元,說他在儒術上很有天賦,而且穎悟驚人,王桐本就把他記在心上了,如今林源出了事,王桐有些把陳元當成林源弟子的意思。

愛屋及烏之下,希望他能去紅山書院受學。

陳元對平陽縣的生活很滿意,外面的世界太危險了,不到法相境,他是不會離開這裡的。

想了想,陳元提筆寫了封回信,自雲身上有職分所在,不得輕易離開,等以後襬脫了職分束縛,再去登門拜訪。

想到林源下落不明,他有些感慨。

這半年來他和陰使打聽過當日老道的身份,隻聽說來自一個什麼拜閻君教派,這一教派以閻君為最高神靈,可日常所尊的卻是冥府判官。

最奇怪的是,幾位陰使都告訴他,陰司根本就沒有判官這一神職。

總之一切都撲朔迷離。

他正要叫人進來把信遞出去,卻見門房老秦走了過來,身後還跟著一個人。

來人四五十年紀,身形佝僂,衣衫破舊,上面還濺著泥點子,像是個莊稼人。

“怎麼了老秦?”

陳元問道。

老秦行禮道:“大人,這位是小山村的農戶,說是村子裡遭了妖,所以纔來報案。”

陳元道:“報案應該去縣衙,由二老爺確定品級後,才發來除妖司,你也是衙門裡的老人了,怎麼今天就亂了規矩?”

後面的農戶連忙上前幾步,行禮說道:“大人你彆怪這位老哥,實在是情況緊急,老哥心善,這才把小人帶來了。”

“小人村中遭了殭屍,一天之內連殺三人,傷了五人,小人實在等不得了,這才冒昧來訪。”

陳元心中一凜。

殭屍可不多見,他來除妖司一年了,還從沒見過殭屍。

對小地方除妖司來說,殭屍是極難對付的妖物。

殭屍的成因,乃是屍體身處地下,受坤陰之氣凝練而成,體表堅硬無比,水火難入,刀劍難傷,最低級的殭屍都有三竅的實力。

因為體內凝聚陰氣,因此殭屍會條件反射地尋求亢陽之物來平衡,人畜血氣是其首選,其中尤其以人之血氣為優。

實力最低三竅的殭屍,對一個村子來講,簡直是天災級彆的威脅,陳元不敢耽擱,連忙和農戶趕去小山村。

小山村背靠群山,據說殭屍就是從山中奔下來的。

殭屍白天活力很低,

一般都會潛藏在自己棺槨之中繼續凝練陰氣。

因此小山村的村民早就組織起一支隊伍,在山中找尋殭屍巢穴,一旦找到,趁著白天殭屍活力弱,正好一把火燒掉了事。

結果村民們找尋了一整天,把村子常用的幾塊墳地都查遍了,也沒找到殭屍的巢穴。

眼看著太陽的熱氣正在減弱,眾人無法,隻好返回村子,結果正好遇到趕來的陳元二人。

這支搜尋隊伍的隊長是個四十來歲,渾身精肉的漢子,名叫張強,三個被殭屍咬死的人中,有一個就是他八歲的兒子,UU看書www.uukanshu.com因此他心中最為悲痛,恨不能立即把殭屍揪出來殺掉。

見到陳元他像是見到了救星,立即拉著他把情況詳細說了一遍。

陳元這才知道殭屍是昨晚天剛黑的時候進村的,它先是如入無人之境地咬死三個,咬傷抓傷五個,之後又莫名退了出去,一直到現在也沒再出現。

陳元心中有些疑惑。

低等的鐵屍和銅屍是沒有神誌的,隻會跟隨本能行動,既然進了村子,不殺個天翻地覆,大飽血肉,怎麼可能輕易退出?

乾想也沒有結論,陳元讓張強帶他去村子義莊檢視被咬死的三具屍體。

到了義莊,陳元這才發現裡面不僅有三具屍體,被殭屍咬傷的五個人也在。

村民在義莊修了個簡易的牢房,把五個人關在裡面。

看來是為了防止屍變。

殭屍咬人或者抓人的時候,容易把屍毒留在傷口,如果不能處理好,屍毒在體內瀰漫,活人的身體就會慢慢屍化,僵化,最後也變作殭屍。

陳元在來的路上就擔心這點,現在看來,村子裡竟然有懂行的,早就做了防備,他立即放下心來。

他走到三具屍體旁邊,把罩著屍體的白布掀起,不由得一愣,

白佈下面屍體是**的,其眉心,喉結,檀中上各有一點丹砂。

丹砂是至陽之物,可以打散陰氣,防止屍變。

他心中一動,疾步走到幾個受傷的村民身邊,在他們傷口周圍捏了一把,發現肌膚綿軟,絲毫沒有僵硬的征兆。

村子裡有高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