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第二天一大早,鄭小六就匆匆忙忙闖進陳元的官署。

“元哥,沐有明死了!”

陳元一怔:“怎麼死的?”

鄭小六道:“據說昨晚沐有明想要越獄逃走,結果被二老爺發現,爭鬥中被二老爺失手打死。”

“剛纔我去縣衙打探,據說王中成的案子已經結了,凶手就是沐有明,聽說沐有明家裡曾經和村子裡一個鄉霸起了矛盾,那鄉霸和王中成相識,於是王中成就幫著鄉霸治死了沐有明父母,所以沐有明纔要殺了王中成。”

“香燭鋪,豬肉鋪和木匠都有口供,證實沐有明在王中成死前去他們那裡買過東西。”

鄭小六一邊說著,一邊嘖嘖稱奇地感歎,他也沒想到竟然真是沐有明殺了王中成,無論之前怎麼看待沐有明,僅從這件事上看,他還真是個漢子。

陳元卻眼睛微眯起來。

這個李雲貴手段還真是狠辣,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,就安排好這一切,坐實了沐有明的罪證,然後殺了他。

他昨晚留下的小麻煩竟然絲毫沒給他產生困擾。

不過陳元也不在意,他本來就是隨手為之,能給李雲貴弄點麻煩也好,沒有作用也無妨。

反正事情不可能牽扯到他。

這半年來,他接觸了不少陰司大人物,其中不乏法相境,這些人沒有一個能看透他的神庭,摸清他的儒術境界,更不曾聽說有誰可以觸摸因果。

甚至到後來,琉璃盞越發明亮,這些陰使連他的武道境界也看不透了。

他不擔心區區李雲貴能查到他身上。

鄭小六感慨了半天,忽然臉色忸怩起來。

陳元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彆裝模作樣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,等會兒我就去找隊長,提拔你頂沐有明的缺。”

鄭小六也打通一個竅穴有陣子了,之前兩個小隊長之位滿員,他隻好委屈做個普通差人,如今沐有明死了,正好把位子給他騰出來。

鄭小六滿臉堆笑:“元哥夠仗義!”

陳元找林英豪把情況說明,林英豪沒有意見,鄭小六當天就上任了。

在除妖司摸爬了一年,終於混出點樣子,鄭小六當即決定,約上李如玉去百花巷子高樂幾天。

李如玉這次竟然沒被禁足,這是陳元沒想到的。

兩人約他一起去百花巷子瀟灑,被他拒絕了,正是修煉的大好時候,這個年紀他連覺都睡不好,更不用說去眠花宿柳了。

五天後,府裡的任命文書下來了,來使是個四十幾歲面相和善的大叔。

宣讀完文書,大叔笑道:“陳元兄弟這麼小小年紀就有如此修為,當真天賦驚人,我來之前,百戶長大人還專門問起你,陳元兄弟以後前途無量啊!”

使者這話完全出自內心。

他已經看過陳元的卷宗,知道他一年就打通了三個竅穴,這個速度比那些大門大派的傑出子弟也不差什麼了。

有這種天賦,以後肯定會被府裡著重培養。

陳元知道他說的是雲州府除妖司百戶長,這是雲州府除妖司的最高統領,下面還有總旗官,小旗官,之後纔是他這個所謂的隊長。

除妖司百戶長不同於一般官兵的軍銜,算得上是位高權重了。

陳元拱手道謝後,來使從懷裡掏出一封通道:“對了,我來之前,紅山書院托我給陳元兄弟帶來一封信。”

陳元一怔。

紅山書院的信?

難道是林源被救回去了,要不然還有誰給他寫信?

林英豪和使者還在場,他不好徑直把信拆開來看,隻好胡亂塞進懷裡。

見兩方交接完畢,林英豪帶陳元走到值房。

林英豪向值房中眾普通差人宣佈陳元繼任隊長的訊息。

差人們沒有什麼太大反應。

陳元來除妖司雖然隻有一年,可這裡面的差人已經換過一茬。

他們中絕大多數人剛進去除妖司的時候,陳元已經是小隊長了。

不管是小隊長還是隊長,和他們都不是同一階層的人。

陳元從小隊長升任隊長,對他們來講並沒有什麼差彆。

隻有和陳元同時進來的鄭小六才能體會到裡面的意味。

隻是一年工夫,陳元就從普通人,成了一縣之內除妖司的掌舵人,一個小高手,鄭小六明白,自己這是在見證奇蹟。

幾十年後,這或許會是人們口中稱頌的傳奇。

林英豪第二天就要去雲州府上任,當晚除妖司設宴為他踐行,不知道李如玉從哪裡得到的訊息,結果直接包下眾人宴會的酒樓,為林英豪踐行,一點也不見外。

對於林英豪要去雲州府,李如玉話中滿是羨慕。

他從小在雲州府長大,早習慣了繁華景象,乍一來到這窮鄉僻壤的平陽縣還真不習慣。

如今林英豪要去他心心念唸的鼎盛繁華之地,他像是一下子找到了知己,嘴中滔滔不絕地講起來。

“老林,我跟你說,雲州府可不好混,”李如玉道:“大人物太多了,連府尹大人都要時刻注意言行,當心自己不小心得罪了什麼大人物。”

陳元奇道:“在這一府之內,還有誰能大過府尹?”

李如玉不屑道:“在雲州府,府尹算個屁!”

這話說得斬釘截鐵,一下子引起了陳元等人的好奇心, www.uukanshu.com全都探著頭等他說下去。

李如玉很滿意他們的表現,於是說道:“雲州府是雲光公主行宮所在之地,你們都知道雲光公主吧?”

陳元搖搖頭。

他之前就是個升鬥小民,頂破天知道平陽縣的幾位老爺,連皇帝換了可能都不知道,哪裡知道什麼王子公主。

李如玉搖頭歎氣,說道:“這位雲光公主是當今聖上的同胞妹子,今年才二十五歲,卻已經成了大周皇室的擎天玉柱。”

這麼厲害?

陳元心中讚歎。

“當今聖上闇弱,首輔大人秉政,皇室以及忠於皇室的臣子,與首輔大人黨徒暗中較勁,聖上隱身深宮之中從不理事,負責凝聚忠臣之心,抗衡首輔一黨的,正是這位雲光公主。”

“可以說,代表皇室挺立宏規者,唯有雲光公主,所以各地王爺郡主,有事沒事都要來雲州府閒逛,表表孝心,也在雲光公主面前買個好。”

“因此雲州府裡一不小心就遇到個什麼王爺,或者王府長史之類,真了不得。”

聽他說了這麼一大通,陳元刮目相看道:“不曾想李老弟對朝堂事務這麼精通。”

李如玉笑道:“家父是黃龍大人扈從,我常在黃大人府上廝混,時常聽一耳朵,怎麼也長點見識。”

“當然,在雲州府雖然王爺大人們多,但是在公主彈壓下,他們一般也不敢作妖,隻要你行事謹慎,倒也不怕出什麼事。”

行事謹慎?

陳元瞥了他一眼,感情這是在雲州府憋悶壞了,所以纔下來作威作福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