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暫且安撫下李如玉,轉向沐有明問道:“老沐,這大晚上,你鬼鬼祟祟跑到破廟來乾什麼?”

沐有明一時語塞。

他沒想到會出這種變故,陳元竟然帶著鄭小六和李如玉一起來了破廟,這讓他沒法再把臟水潑到陳元身上去。

陳元看他說不出話來,徑直走到供佛的香案旁邊,隻見上面擺著香燭,符紙,木偶,血碗等事物。

他臉色一變,厲聲道:“這是什麼?沐有明,你要魘殺人?!”

沐有明急道:“你彆血口噴人!”

“血口噴人?”陳元冷哼道:“那你給我解釋清楚,這些東西是乾什麼用的?”

“這不是我的!”

“不是你的又是誰的?”

“……”

沐有明又說不出話來了,總不能說是陳元的,現在計劃已經徹底打亂,他沒能人贓俱獲地給陳元抓個現行,說什麼都沒用了。

“我來到破廟的時候,東西已經在桌子上了。”

想了半天,沐有明說道。

“嗬嗬,”陳元冷笑兩聲:“我看你是不到棺材不死心,偏你鬼鬼祟祟跑到破廟,上面恰好有一套傢夥事,什麼都不用說了,咱們去見二老爺吧。”

說著一群人亂鬨哄走出破廟,向縣衙趕去。

縣丞府邸。

李雲貴還沒有睡去,他正等著沐有明事成之後來通知他。

醜時末,縣衙中一個當班的衙役急匆匆跑過來報告道:“二老爺,出大事了,一群人趕去了縣衙,說有要事要請二老爺親自去處理。”

李雲貴眼睛一亮,連忙換好常服,跟著衙役趕去縣衙。

縣衙大堂上,四處已經燃起了火把,照得大堂上亮堂堂的。

李雲貴剛一趕到,就見堂上聚集了一大群人,其中竟然還有李如玉。

他心中一沉,隻覺事情恐怕不像他想的那麼簡單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李雲貴升上大堂喝道。

陳元把從破廟中帶回來的東西呈上去,說道:“這是屬下在城外破廟搜剿的魘魔法物件,當時沐有明正在破廟不知在做什麼,屬下懷疑他在圖謀害人。”

“你血口噴人!”

“哦?那你大晚上在破廟乾嘛?”

“是你每過十天就要承夜前往破廟,我懷疑你施展魘魔法害人,這才啟稟二老爺,帶衙役前往等你落網,你反誣到我身上來了。”

“誒?”陳元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沒證據的事可不要亂說。”

“你敢說你沒去破廟?”

沐有明激憤道。

“嗬嗬,”陳元冷笑道:“這倒奇了,明明是你自己在破廟被我們抓住,現在怎麼反要我證明。”

“這麼說的話,你敢說你沒有用魘魔法害人嗎,比如說…王中成?”

“我敢!”

“嗬嗬,我不信。”

“你!”

沐有明憤怒得就要上前和陳元撕打。

“彆吵了!”

李雲貴喝道。

他看了陳元一眼,問道:“你今晚為何去破廟?”

陳元笑道:“我看他大晚上鬼鬼祟祟地跑去破廟,還以為他去幽會哪位佳人,於是攜兩位好友趕去窺視,誰知道竟會撞破他的陰謀。”

他特意把“好友”兩個字念得重了些。

李雲貴臉色陰沉地看看“好友”之一的李如玉,真有點恨鐵不成鋼的味道。

“二老爺,你看這事該怎麼處理?”

陳元問道。

李雲貴有些頭疼。

他沒想到這件事竟然把他兒子也牽扯進來。

現在李如玉和鄭小六兩個都能證實,是沐有明四人先入的破廟,怎麼也沒法把裡面的魘魔法用具按在陳元身上。

至於說陳元之前經常夜晚去破廟,這種沒有證據的事,說出來也沒意義。

既然沒法拿陳元去填王中成一案的窟窿,那就隻好委屈委屈你了。

李雲貴眼中寒光一閃,說道:“來人,沐有明誣陷同僚,立即拿下。”

“另外,沐有明手中有全套魘魔法器具,形跡可疑,之前王中成死法奇特,本官就曾懷疑與魘魔法有關,接下來立即徹查沐有明是否與王中成案有關。”

沐有明一聽這話就明白,李雲貴這是打算拿自己去頂罪了,當下喊道:“二老爺,去破廟蹲伏之事,屬下曾經向你請示,三位衙役也是你派給屬下的,如此處置,恐怕讓人寒心!”

李雲貴怒道:“放肆,本官之前險些遭你矇蔽,錯怪好人,現在你還敢饒舌。”

說著淩空一掌把沐有明打飛,竟然昏了過去。

立即有差役上來要把沐有明帶下去。

“且慢!”

陳元忽然阻止道。

“你又有什麼事?”

陳元笑道:“回二老爺,剛纔返回城裡,屬下本著為二老爺分憂的忠心,已經遣人做過調查,

城裡香燭鋪和肉鋪都說,今天沐有明的確置買過這些東西。”

“這些東西既然是今天纔剛買的,當然不可能和王中成的案子有關,二老爺還請明鑒,切不可冤枉了好人。”

他知道李雲貴想把王中成的案子推給沐有明,讓自己多一個政績,嗬嗬,做夢,自己慢慢查去吧。

李雲貴冷眼看了他半天,這才道:“果然一片忠心,你很好!”

陳元連道不敢,拱手退出縣衙。

李雲貴很快把大堂上的人都遣散,最後隻剩下李如玉。

李如玉看著老爹冰冷的眼神,兩腿直打戰。UU看書www.uukanshu.com

“過來!把你和陳元怎麼認識的,又是怎麼混到一塊兒去的,都仔細給我說清楚!”

李如玉不敢隱瞞,連忙把之前與鄭小六搶女人的事講了出來。

李雲貴越聽越覺得心中發寒。

他對自己的兒子很瞭解,他雖然紈絝,腦子也不太靈光,可絕不是那麼容易被說服的人。

可陳元輕而易舉就化解了他和鄭小六的矛盾,而他卻絲毫沒感覺有什麼不妥。

這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妥。

陳元身上有秘密。

他本來雖然懷疑陳元和王中成案子有關,可這更多的是出於他本性中就好懷疑。

而實際上,從理性上說,陳元的嫌疑微乎其微。

可經此一番,陳元在他心中頓時成了一個迷,陳元就是凶手的可能也大了起來。

可這樣一來,他反而不敢查了。

陳元太神秘了,為了一個死人,以及府裡幾位大人的好感,得罪這樣一個人值得嗎?

更不用說,就算他調查下去,也未必能查出什麼。

李如玉見自己老爹臉色一陣變幻,遲疑道:“爹,要不以後我不和他交往了?”

“不,”李雲貴道:“為什麼不交往,你也大了,還交些正經朋友了,以往那些紈絝子弟,你才真要少和他們來往。”

“過不了多久陳元就會是除妖司隊長了,你不妨先給他備好禮物。”

李如玉見老爹忽然態度大變,一時有些疑惑,不過老爹的話讓他很開心。

他這是認可我自己交的朋友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