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從神庭退出來的時候正趴在馬背上,被馬馱著,一顛一顛地跑著。

他抬頭巡視一眼,旁邊並轡行著的是肖平等人。

幾人見他醒過來,忙勒住馬。

“你醒了?”

肖平問道。

陳元經過了一場生死廝殺,在肖平眼中這纔算是正式入了除妖司的門,所以他的聲音柔和了不少。

陳元翻身坐到馬背上,疑惑道:“我怎麼到了這裡,不是在地道裡嗎?”

他隱約猜出,神庭裡的時間和外界應該是同步的,在他探索神庭的時候,幾個人以為他昏過去,就主動帶著他回縣城了。

他乾脆順勢假裝自己的確昏迷過去,免得受肖平盤問。

肖平道:“剛纔你們兩個遭遇了蠍子妖,你應該是受到煞氣衝擊暈了過去。”

陳元佯裝驚道:“對了,白青鬆?!”

肖平搖了搖頭:“他死了。”

說著指了指旁邊一匹馬上馱著布袋,裡面鼓鼓囊囊,隱約能看出人形。

陳元雖然早就知道,可還是裝出一副悲傷神色。

他畢竟是剛來除妖司,表現得太過無動於衷,難免讓人懷疑。

肖平道:“不用傷感,這種事以後見得多了,也就習慣了,大家自求多福就好。”

他這話說得十分平淡,完全看不出剛死了一個同僚的樣子。

再看其他的三個差人,也是一般無二的淡漠神情。

陳元此時倒是有些理解了。

除妖司死人這麼頻繁,但凡有那情感豐富的,早就被逼瘋了。

久而久之,大家隻好各管各家事,不和彆人產生什麼情感聯絡。

陳元既然醒過來了,之後幾人就加快了速度,沒過多久就回到了除妖司衙門。

肖平要去寫卷宗,把此次案件記錄下來,然後送去縣衙檔案庫封存。

其他三個差人都回去了值房。

陳元卻另有獎賞,他在這次案件中起到關鍵作用,巨蠍就是死在他手上,因此他有額外的十兩銀子賞錢。

這是除妖司的獎罰規定,每次出任務,按功勞給差人分發獎賞。

當然如果闖了禍,或者臨陣逃脫,也會有相應的懲罰。

陳元從賬房領到錢,心中感覺不錯。

這次出任務他收穫頗豐,體內已經積蓄了六口元氣,還差三口元氣就可以打通命門穴,武道入品。

即便現在還沒開竅,他感覺自己的力量比之前已經強了兩三倍,而且身體的肌膚強韌,沒有修為的普通人恐怕根本傷不到他。

除了修為的提升,他還得到了一門蠍尾毒神通,用得好的話,就算是一二竅穴的武者,他也不是沒有勝算。

陳元掂了掂手裡的銀子,往除妖司外面走去。

他的房間已經收拾出來了,現在又發了錢,正好去置辦些東西。

之前雜院的東西,他不打算再回去收拾了,直接置辦套新的了事。

既然有錢了,就不能虧待自己。

那些不知用了幾年的東西,還留著乾嘛?

陳元一邊樂滋滋地想著,一邊往縣城走去,剛走到城門口,卻見到縣衙的王二正趕著驢車往外走。

陳元隔著老遠就招呼道:“王哥,這是去哪?”

王二這時也見到了陳元,他還在為昨天的事不好意思。

雖然把陳元趕去除妖司的是二老爺,跟他沒什麼關係,可是傳遞壞訊息的烏鴉嘴到底也不招人喜歡。

王二道:“縣衙裡杖死了人,二老爺命我去把屍體埋到亂葬崗。”

陳元眉頭微皺,問道:“究竟犯了什麼事,竟然被活活打死。”

王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說起來,這人還和你有些關係。”

“哦?”

陳元心中納罕。

他在這個世界無父無母,也無親戚朋友,哪裡來的人,竟然和他有關係。

陳元捱到驢車邊上,把蓋在屍體上的草蓆掀開一角。

草蓆下面是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,看上去有六七十歲,面容猙獰,很明顯死前遭受了很大的痛苦。

陳元臉色一變,驚道:“他不是跑了嗎?”

竟然是他之前放走的賣唱父女中的父親,當日他趁著天黑把他們帶出城去,眼見著他們消失在夜色裡,怎麼又返回來,還被打死了?

王二憐憫道:“他一個窮苦人家,連路引都沒有,能跑到哪去?”

“他們父女在荒野裡苦捱了這麼些天,估摸著二老爺早忘了他們,這才偷偷回到原籍,沒想到他們村裡有個潑皮,知道二老爺看上了他家女兒,有心向二老爺表功,就把二人回來的事報告給了二老爺。”

“二老爺昨天就把那女子搶回府去,今天又把他捉了來,說他既然賣唱,就屬賤籍,身上穿的衣服不合規製,於是叫衙役打了他二十板子。”

“這老丈本身年紀就大,再加上心中憂懼,身上勞苦,哪裡經得住打,二十個板子還沒打完,就一命嗚呼了。”

衣服不合規製?

陳元心中冷笑。

大周最初建立,的確對各階層的服飾有過嚴格的規定,可是幾百年過去了,法典還是那部法典,可人們早就不遵守所謂的服飾規定了。

官府也是睜隻眼閉隻眼。

如果衣服不合規製就要拉去打板子,大街上有一個說一個,全打一遍也不會有幾個冤枉。

這個王中成,強搶了人家女兒還不算完,竟然把人家老父親也打死了泄憤。

想到今天早上,王中成親自安排他去執行任務的事,陳元心中不由得發寒。

他算是見識到了王中成的狠毒。

這麼狠毒的人,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,他在除妖司的生活恐怕不會安生了。

陳元問道:“那個賣唱女子知道這事嗎?”

王二冷哼道:“進了二老爺家的庭院,就成了籠中的雀兒,哪個敢把這事告訴她。”

陳元又看了看老人痛苦的面容,心裡不由得升起幾分兔死狐悲的感受,歎息道:“王哥走吧,我和你一起把他埋了,也算儘點心意。”

當初把二人放走,他真以為改變了兩人的命運,

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發展。

王二道:“小元,你是個心善的人,隻是這個世道,心善的人不好過啊。”

一面感歎,兩人把老人運到亂葬崗,用草蓆把屍體隨意地一裹,挖坑埋掉了。

埋掉老人,陳元心情有些沉鬱。

一方面是為父女兩人的遭遇傷感,但更多的是一種危機感。

王中成肯定也不會放過他,今天他剛入除妖司第二天,就立馬派他去執行任務,擺明瞭就是想讓他死在任務中。

既然他今天沒死,那以後這種安排肯定會越來越多。

王中成在平陽縣位高權重,自身又是六個竅穴的實力,他隻有慢慢積攢實力,等什麼時候強弱易勢了,這纔到他發落王中成的時候。

在這之前,他需要守好秘密,把自己的實力隱藏起來,否則一旦引起對方警覺,恐怕立即就是雷霆手段。

經過這一番變故,陳元也沒心情置辦什麼,隻草草買了卷席子,一張薄被,並幾個盆子碗盞,匆匆返回了除妖司。

回到住處,陳元隨意吃了點東西,不敢浪費時間,立即開始修煉,他今天吸收了不少妖物精元,雖然已經全數轉化為元氣,但身體裡到底還殘留了幾分,現在修煉速度比往常要快的多,可不能浪費了。

他現在體內已經有了六口氣,雖然比之前強了很多,可面對妖魔還是不夠看,隻有儘快提升實力,纔是保命的根本。

……

另一邊,肖平寫好卷宗,找除妖司的書吏謄抄一份送到林英豪的官署,另一份則派人送到縣衙給縣丞檢閱。

縣丞王中成收到呈遞過來的卷宗,立即打開來看,等看到這次案子有一人死亡,他臉上露出滿意地笑容。

可越往下看,他臉上的笑容就越是消散,到最後已經變得陰森森一片。

那個小畜生竟然沒死? www.kanshu.com

不僅沒死,還立了功,領了賞錢,豈有此理!

在平陽縣,就算是縣太爺也素來禮讓他三分。

一個小小的低等衙役,敢違抗他的命令不說,現在竟然還活得好好的,這讓他臉面往那放?

王中成暴躁了半天,忽然心中一動,從身後的櫥子裡取出疊狀子,隨後翻找起來。

這是平陽縣各地遞交上來的,與妖魔有關的狀子。

這些狀子在除妖司也同樣有一份。

除妖司人手不夠,沒法同時處理這麼多案子,因此每次都是從嚴重的開始。

如果同樣嚴重的兩樁案子,那就看除妖司當任隊長的興致。

隻有一種情況例外,那就是縣丞向下指派案子。

縣丞有權利要求除妖司優先處理一些案子,除妖司不得推辭。

王中成現在就要找一件合適的案子,可以名正言順地指派陳元去處理,最好是隻他一個人去。

陳元現在基本算是毫無修為,獨自遇到妖魔,他多半就死了。

他在一疊狀子裡找了半天,終於被他找到一件。

王中成搖鈴喚進來一名差役,吩咐道:“把這張狀子送去除妖司,告訴林英豪,讓陳元去處理這件案子。”

差役恭敬地接過狀子,轉身往除妖司奔去。

陳元正在屋裡修煉,一陣腳步聲從外面傳來,把他從專注的修煉狀態中驚醒過來。

他把房門打開,見是除妖司的一名雜役,於是問道:“什麼事?”

雜役道:“林大人請你過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