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聽慶無賞說到破廟中有人,陳元一凜,問道:“老慶可知都是些什麼人?”

慶無賞道:“裡面共有四人,其中有一個,從氣息上看,似乎是你隔壁經常窺探的那位,另外三個身上沒有修為,都是些普通人,我卻沒有見過。”

陳元心中恍然。

就說沐有明怎麼沒在家,原來在憋著使壞呢。

“老慶你進去幫我探聽一下,看他們在乾什麼?”

陳元道。

陰使可以隱藏身形,做這種活最合適不過。

慶無賞依言前往,沒過多久就反身回來。

“裡面四個人,三個普通人守在門口,你那貴鄰伏在梁上,似乎想要偷襲,四個人都沒說話,我也不知道他們有什麼打算,離開前我嗅到一些血腥味,順著味道尋去,在供桌上看到一些香燭,木偶,符紙,血碗之類。”

慶無賞把破廟中詳情一一述說明白。

陳元立即明白了沐有明的打算。

他這是狗急跳牆了,暗中窺探既然找不到陳元的把柄,乾脆直接陷害。

多半是與最近的隊長之爭有關。

厲無咎見陳元臉上有些殺氣,問道:“要不要我們兄弟替你去教訓他們?”

陳元笑道:“割雞焉用牛刀,我自有主張,隻是今晚恐怕沒法替各位祛除幽冥氣了。”

因為一個沐有明,還不值得出動陰使。

而且沐有明之所以敢陷害他,裡面少不了李雲貴的推波助瀾,要不然給沐有明三個膽子,他也做不出這種事。

既然如此,若不敲打一番李雲貴,陳元哪裡甘心。

慶無賞三人心裡全都失望,雖恨不得當場捏死破廟中的幾人,可也隻好表示理解,隨即緩緩沉入地下,返回城隍廟去了。

陳元看了破廟一眼,轉身往城內奔去。

沒花多長時間,陳元來到百花巷子。

略打聽兩句,陳元找到了李如玉和鄭小六玩樂的院子。

等看清了來人面目,李如玉破口罵道:“請你的時候假裝清高,結果現在來壞人好事!”

陳元揮手讓兩個姑娘出去,自斟了一杯酒喝掉,隨即笑道:“兩位倒是好興致。”

鄭小六道:“元哥這時候過來是有什麼事?”

陳元道:“彆怪我不想著你們,我是來帶你們去瞧熱鬨的。”

李如玉最好熱鬨,聞言來了興致,問道:“什麼熱鬨?”

陳元道:“你可認識沐有明?”

“你的貴同僚嘛,當然認識,”李如玉不屑道:“他去我家拜訪過幾次,最喜歡板著張臉,高高在上的樣子。”

“他又怎麼了?”

陳元道:“剛我在路上遇到他,見他鬼鬼祟祟摟著一名女子往城外去了,於是我就跟在他身後,結果就見他們進了城外的一座破廟,這事可稀奇?”

李如玉笑道:“這老小子看上去挺正經的,竟然也是個會玩的,不過這有什麼熱鬨可瞧,還不如我們在這裡快活。”

“蠢貨!”

陳元罵道:“沐有明好歹是除妖司小隊長,在平陽縣也算有些身份,玩個女人而已,哪裡需要這麼鬼鬼祟祟?”

李如玉眼睛一亮,說道:“你是說,那個女人身份不凡,他們是偷情?”

陳元笑而不語。

“走,咱們快去看看,我倒要知道哪家媳婦子這麼火辣。”

李如玉急不可耐地把衣服穿好,拉著陳元就向城外跑去。

距離破廟還有一裡路,三人就放慢了腳步,躡手躡腳地往前捱過去。

等到了廟外,三人停住腳步。

陳元指了指破舊佛堂的窗戶。

李如玉通過窗戶往裡一看,果見隱約有人影晃動,當即興奮道:“你們在這裡等著,我去捉姦!”

陳元正巴不得了,於是依言留在原地,讓李如玉獨自過去。

李如玉走到廟門前面,猛地一腳把門踹開,大喝道:“哈哈,這下子被我逮到了吧!”

話音剛落,他就聽到一陣颯颯風聲,隨即有什麼東西向他兜頭罩了下來。

沐有明在房梁上埋伏了半夜,早就開始心焦了。

眼看著早已經超過了陳元每次出城的時間,他正在懷疑陳元今天是不是不來了,結果大門忽然被人踹開。

事發突然,沐有明也來不及分辨聲音是不是陳元,

立即將手中一條大氈往“陳元”頭上罩去,當下就有埋伏在一邊的衙役圍上去一頓飽拳。

沐有明拔出手中長刀,全力向下面被罩住的陳元刺去。

雖然在李雲貴面前說得信誓旦旦, uukanshu.com可他心裡明白,既然陳元已經晉升三竅,他不能再以之前的眼光看待他。

如果他不用全力,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陳元逃掉。

這還是其次,更重要的是,他自己也明白,今晚的這些安排實在漏洞百出,未必能給陳元定罪。

既然如此,倒不如乾脆殺了他。

一個死人是沒法為自己辯護的,而陳元又無父母兄弟為他作主。

到時候還不是任由二老爺和他怎麼說。

心裡這麼想著,刀上就又多了幾分殺意,眼見李如玉就要被一刀斬斷。

忽然一道勁風襲來,打在沐有明的手腕上,嘩啷一聲,長刀應聲而落。

隨即沐有明隻覺一股巨力打在他胸口,讓他整個人飛了出去,等他爬起來後,渾身元氣渙散,竟然絲毫勁力也施展不出來了。

沐有明駭然地往門口看去,卻見夜色朦朧中又走進來兩個人。

“休得傷我如玉老弟!”

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,隨即火光亮起。

鄭小六燃起了火摺子。

“陳元?!”沐有明驚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陳元冷哼道:“應該我問你吧,老沐,為何忽然出手襲擊李公子?”

這時候李如玉頭上的氈子已經被鄭小六揭下來,沐有明藉著亮光看清了李如玉的面貌,整個人像是被焦雷轟了一般。

李如玉被埋伏著的三個衙役打了幾拳,臉上青一塊,紫一塊,氣急道:“好你個沐有明,連我也敢打,你等著吧,我這就回去稟報父親,看你怎麼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