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縣丞衙中,李雲貴坐在上面,他身邊跟著盧豐光。

王中成死後,盧豐光迅速換了門庭。

李雲貴正巴不得有個瞭解情況的人供他驅策,因此立即把他接受過來。

半是逼迫半是引誘地讓盧豐光替他做了幾件臟事以後,盧豐光算是徹底被他拉上了車。

沐有明急急忙忙地趕了進來,說道:“二老爺,我找到陳元謀害王中成的證據了!”

李雲貴渾身一震,他最近正為這件案子發愁,一連查了半年,絲毫眉目也沒有,要看就要成為死案,府裡的催促越發急促,他真有些焦頭爛額。

“快說說!”

李雲貴忙道。

沐有明組織一下語言,說道:“自從受到二老爺囑托,屬下日夜不敢鬆懈,緊盯著陳元的一舉一動。”

“最後終於被我發現,每隔一段時間,他都要半夜偷偷地跑到城外破廟。”

“在他從破廟離開後,屬下趁機進去搜查,結果竟然發現了魘魔法的佈置,法壇,五牲血,香燭,木偶等等,那木偶上正寫著王中成的名字,屬下可以確定,殺死王中成的正是陳元!”

李雲貴眉頭微皺:“這些東西你都帶來了嗎?”

沐有明搖頭道:“屬下擔心他不承認,因此把東西都留在了原處,隻等下次他再去破廟,屬下就能給他來個捉賊捉贓!”

“正該如此!”李雲貴喜道:“有明,本官果然沒看錯你,陳元下次去破廟是什麼時候?”

沐有明道:“就在明天晚上,還請二老爺撥給我幾個人,同我一起去捉拿他,這樣纔好有證人。”

李雲貴點點頭:“這個好說,隻是我聽說陳元已經進入三竅,你能拿下他?”

沐有明冷哼一聲,說道:“二老爺放心,他才修煉幾天,仗著運氣勉強突破,終究根基不穩,屬下絕無問題。”

李雲貴滿意地點點頭:“不錯,有明你很好,正該有這種氣魄,聽說林隊長馬上就要調往雲州府了,等林隊長走後,除妖司隊長必定是你。”

沐有明得到承諾,大喜過望,接連道謝後離開了縣衙。

等沐有明的身影消失不見,盧豐光搖頭晃腦說道:“老爺,有蹊蹺啊!”

“哦,有何蹊蹺?”

盧豐光道:“這沐有明早不發現,晚不發現,偏偏在這個節骨眼,林英豪馬上就要調任的時候發現,這裡面恐怕有問題。”

“而且,先不說陳元為什麼去破廟,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,他還把那套魘魔法的傢夥事留著,怎麼想都不太合理。”

李雲貴笑了笑,說道:“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?”

盧豐光愣住了,說道:“恐怕不能令人信服。”

李雲貴反身坐回椅子裡面,笑道:“那是沐有明的事,如果他能說服大家,那就是陳元殺了王中成。”

“如果他不能說服大家,那就是沐有明殺了王中成,然後設法嫁禍陳元。”

“到底是陳元還是沐有明為這件案子負責,就看他明天怎麼操作了。”

盧豐光心中歎服,怪不得自己隻能當個師爺呢。

“老爺英明!”

……

離開縣衙,沐有明連忙去置辦相應的物件,香案,五牲血之類都好辦,隻相似的木偶不好找,又不能委托他人,否則容易露餡,少不得他親自雕刻。

身為三竅武者,其運刀之精確與速度,一天之內刻畫一隻木偶倒也不難。

於是第二天沐有明藉口去執行任務,實則偷偷地去置辦東西,之後又躲到一邊全力刻畫木偶。

他身為小隊長也沒人監管,倒不用怕讓人知曉。

第二天陳元還是照常上工。

除妖司案子雖多,但需要小隊長親自出手的卻沒那麼多,所以他隻是坐在官署裡面修煉,一邊驅動琉璃盞快速彙聚五行元氣,為晚上做準備。

鄭小六一大早就來到衙門,渾身都是酒氣與脂粉香混合的氣味,應該是從百花巷子直接過來的。

一見到陳元,鄭小六就感歎他沒有福分,昨晚百花巷子裡新來了幾個清倌人雲雲。

陳元看著這小子滔滔不絕地講著,心中一陣納罕。

這小子當初為了桃紅寧可得罪李雲貴的兒子,舍了自己的前程,看上去也是動了真情的。

可現在兩人成雙成對,他又毫無心理負擔地尋花問柳,實在不知是什麼心思。

不過這似乎就是這個世界的觀念。

他也去過鄭小六新家幾次,

看樣子桃紅似乎毫不介意鄭小六的浪蕩,反倒是她自己,一旦嫁作人婦,竟然真的徹底與過去的人生決裂,每日在深宅之中,半步也不肯踏出來,就算是置辦些日常生活所需,也都是雇來的老婆子代勞。

而鄭小六雖然偶爾眠花宿柳,可對桃紅也是敬重愛護,以他前世觀念看來難以理解的事物,UU看書 kanshu.com在這裡竟然沒有引起絲毫麻煩。

每想到這,陳元總感覺很有意思。

半夜子時,陳元略作收拾,推門出來打算去城外破廟。

走出院子,他奇怪地看了沐有明的院子一眼。

如今他修為漸高,再加上渾身各個部分幾乎都有增強的神通,因此感應極為靈敏,哪怕不是有意探聽,他也能清楚地感應到周圍百米內他人的呼吸和心跳。

他甚至能通過呼吸和心跳判定彆人是醒著,還是已經睡去。

因此每次去破廟之前,他都能發現沐有明是否在窺探他。

有幾次沐有明遠遠地在身後綴著他,他都很清楚。

可今天竟然沒感應到隔壁有什麼聲息。

沐有明今晚沒回來?

陳元搖了搖頭沒有在意,跳牆出去,往城外走去。

剛出了城,距離破廟還有二裡路,陳元被人攔下來。

攔住他的都是熟“人”,兩個大高個,分彆是厲無咎和慶無賞,另外一個常人體型之前也見過,是陰司的一位掌獄使。

陰司有九重冥獄,分彆用來挫折各類害人的陰魂,每重冥獄都有若乾掌獄使。

眼前的掌獄使之前已經來找陳元求救過,一陣子沒見,體內的幽冥氣竟然又開始外泄出來。

見到陳元,三人全都恭敬拱手道:“陳先生!”

陳元奇道:“怎麼沒在破廟,反而迎出來了?”

慶無賞笑道:“陳先生,破廟中有幾個人,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有什麼打算,恐怕是針對你來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