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最快更新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最新章節!

“赤練,這不是你該問的。”

媚娘冷聲道。

這丫頭脾氣見長啊。

陳元暗自搖頭,說道:“按說我不該問,隻是我陪著小姐一路私自來到岱山府,回去後必定會受妖族元老們責罰,這且不說,大行寺的和尚,以及除妖司的差人追得越來越緊,咱們說不定一出門就會遇到他們,到時候必定是一場死戰,小姐總要讓我知道,咱們究竟是為什麼冒這樣的風險。”

陳媚娘遲疑片刻,說道:“這是我的私事,你不要管,我答應你,若是在青龍山沒能捉住那丫頭,咱們立即返程回山中,以後再不冒險了。”

媚娘語氣有些惆悵。

她何嘗不想繼續追下去,隻是她究竟不是那種漠視屬下性命的人,那丫頭越走越北,距南部群山越來越遠,距神京卻越來越近。

距離神京越近,他們的危險也就越大,她不可能再跟下去。

也正因為這樣,這次一定要把那丫頭抓住,好好把事情問清楚。

想到這裡,她心意頓時堅定起來,當即催促赤練收拾行李,自己則僅帶著一個小包袱,兩人出發向青龍山方向走去。

隻花了一個時辰工夫,兩人就來到青龍山下的市鎮,這裡正是當初陳元剿滅山上群盜,暫時修整的地方。

如今市鎮依舊熱鬨非凡,好像時間根本沒在這裡流淌一樣。

來到市鎮後,陳媚娘神情明顯激動了許多,說道:“她在這裡。”

陳元驚奇道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直覺。”

嗬,難不成是女人的第六感?

陳元心中吐槽。

不過小丫頭的直覺應該不錯,他也感應到市鎮上有與他有過交集的人,其中一個應該就是姬瀟瀟。

不過另一個是誰?

陳元道:“那你能不能直覺一下,那丫頭在什麼地方?”

陳媚娘白了他一眼,說道:“我的直覺若這麼精準,哪裡還由得她跑這麼遠。”

想了想,她說道:“那丫頭肯定要住店,咱們就一家家客棧找過去,總能找到她。”

真是個笨方法,要不要想辦法直接把感應到的地點告訴她?

陳元想一想,決定還是先不說為妙,這麼早找到姬瀟瀟,接下來又做什麼?

他也不知道。

他甚至不清楚為什麼要這樣隱藏身份,跟在小丫頭身邊,而不是直接表明身份。

或許是不知道用什麼態度面對她吧。

小丫頭從七八歲就跟在他身邊,他把她作半個女兒來養,一旦萌生了異樣的情愫,他一時間也不知該怎麼處理。

這些年他常常想著,管他呢,又不是血親,哪裡需要在意這個,而且以他現在的修為,就算他把媚娘要了,也沒有人敢說什麼。

隻是每次這麼想,他就想起媚娘七八歲時候小小巧巧的模樣,她還是個孩子…會不會太禽獸了。

人不能,至少不應該…

陳元暗自歎一口氣,決定先不去想這些,就當陪小丫頭四處遊戲一回,說不定什麼時候心結自然就打開了。

兩人就近走進一家客棧。

“小姐,怎麼找起,挨個房間進去檢視?”

陳元笑問道。

媚娘氣道:“赤練,你怎麼變傻了,這麼做豈不是打草驚蛇,萬一被她得到訊息,預先逃走,下次咱們再上哪抓去?”

陳元嗬嗬笑道:“小姐答應過,若是這次抓不到她,就和我回群山,可沒有下次了。”

【推薦下,換源app追書真的好用,這裡下載.huanyuanapp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。】

“好啊,”媚娘不善地盯著他,說道:“你故意要壞我的事!”

“不敢,不敢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屬下哪敢有這樣心思,小姐想怎麼找,屬下就怎麼找,小姐指東,屬下可不敢打西。”

“貧嘴!”

媚娘道。

她想一想,

往櫃檯走去。

客棧掌櫃連忙迎出來,問道:“兩位是要打尖,還是要住店?”

“住店,”媚娘道:“你們家還有幾間上房?”

掌櫃道:“還有一間。”

媚娘尋思一會兒,問道:“本姑娘有一個怪病,睡覺是周邊十幾丈能容不得有其他人,你們家其他上房中的客人都是些什麼人,我要給他們討個情,請他們搬去樓下居住,上房我全包了。”

掌櫃目瞪口呆,心想今天真是開眼了,竟然會有這樣的怪病,好在這姑娘是富貴人家的女孩,若是貧苦人家出身,難道還不睡覺了不成。

不對,貧苦人家的女孩兒,哪裡會得這種怪病,這都是富貴病。

掌櫃一邊歎息,一邊說道:“不巧,其他的幾間上房裡都是本店的常客,據小人所知,他們可不是缺錢的主,出門在外,隻想住得舒服,姑娘恐怕不能如意。”

陳媚娘遺憾道:“既然如此,咱們隻好另找一家了。”

說完不等掌櫃挽留,轉身離開客棧。

兩人走出門去,立即趕往下一家,同樣一番操作,仍舊沒有探聽到姬瀟瀟的資訊。

陳媚娘有些著急了。

小小一個市鎮,統共不過三五家客棧,接連兩家都沒探聽到訊息,總不能正好在最後一家。

哪有這麼巧合的事。

心中雖然急躁,卻也沒有其他辦法可想,陳媚娘隻好繼續一家家試過去。

等來到第三家客棧外面,陳元心中一動,他感應中的一個人就在裡面。

莫非找到正主了?

沒等他有所反應,陳媚娘已經快步闖了進去,陳元也跟著進去,剛走進大門,卻見陳媚娘飛速退了回來,神色驚慌,臉色煞白。

“UU看書 shu.com快走!”

陳媚娘大喝道。

話音剛落,一個身穿白衣的和尚出現在門口,這和尚陳元曾經接觸過,卻是大行寺的法謙,法源和尚的師弟。

法謙處處與法源較勁,卻總是比法源差一線,後來法源得到陳元所授經文,開創佛門新路,更是把法謙遠遠落在後面。

為此法謙幾乎因執念入魔,後來他出走大行寺,在江湖遊走,試圖借鐵圍山傳人韓劍癡磨礪自身道韻,並最終擊敗韓劍癡。

陳元行走江湖的時候,聽說過法謙的傳聞,擊敗韓劍癡後,法謙似乎並沒有跨過心魔,反而變得癡癡呆呆,彷彿成了一個狂人,每日與頑童和乞兒廝混,同吃同住,這麼過了兩年,有一天忽然清醒過來,心中隱然有得,為驗證心中所悟,他褪去僧衣,化身醫士,每日四處遊走,與人治病消災。

這是陳元上次聽說的法謙和尚的傳聞,不知什麼時候他又換上了僧衣,而且受大行寺指派,來追捕陳媚娘,這是得到自己的道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