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最快更新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最新章節!

“赤練。”

背後的聲音讓赤練渾身一顫,他猛地轉過身來,隻見身前站著一位看不清年齡,似少年,似中年,卻又彷彿帶著點時間儘頭味道的人。

兩人已經儘十年未見,陳元也變了許多,赤練一陣迷湖,隻覺眼前之人有些熟悉,他仔細打量半晌,一個記憶深處的面孔浮現出來。

【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,換源app!真特麼好用,開車、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,這裡可以下載.huanyuanapp】

“先生!”

赤練驚喜道。

方纔被莫名攝來的恐懼一掃而空。

陳元笑著點點頭,問道:“媚娘怎麼出現在岱山府,你們來做什麼?”

赤練卻沒有立即回答,他興奮道:“先生,快隨我去見見小姐吧,這些年你可是想煞小姐了。”

陳元眼神一陣波動,問道:“她經常說起我?”

“何止啊,”赤練道:“這幾年小姐修為有成,顯出法相,白娘子對她管束放鬆不少,她立即多次離開南部群山,去雲州府尋找先生,結果先生卻杳無蹤影,先生快隨我去見小姐,她肯定高興壞了。”

聽到赤練興奮地敘說媚孃的思念,陳元心中生起一股暖意。

他笑道:“放心,我會去見她,你還沒說,她怎麼來了岱山府?”

赤練道:“前幾年大梁雲光公主出現在鎮魔城,同時出現的還有小郡主姬瀟瀟,這位小郡主不知怎麼得罪了小姐,小姐打聽到她要離開鎮魔城,於是一路追蹤到此。”

陳元心中納罕,姬瀟瀟那丫頭,怎麼和媚娘扯上關係,兩人分明八竿子打不著纔對。

見赤練滿臉期待地看著自己,陳元笑道:“這些年你做得很好,我很滿意。”

他睜開法眼,在赤練身上觀照一陣子,說道:“明年春雷動時,你離開南部群山,前往東海,一路不要停留,那裡有你的緣法,以後能否修成法身,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。”

赤練眼睛一亮,連忙磕頭道:“多謝先生指點,小人以後修行有成,必不忘先生恩德。”

“談不上什麼恩德,這是給你的報酬,好了,你回南部群山吧,這邊不需要你了。”

陳元道。

赤練一怔,問道:“那小姐…”

陳元道:“我親自照看她。”

說完伸手在他胸口推了一把。

赤練隻覺眼前景色變換,等他回頭神來,眼前已經不是情況的曠原,而是連綿起伏的群山,以及鬱鬱蔥蔥的林木。

群山儘頭有一座山峰拔地而起,直插雲霄,山勢崢嶸如同猛獸,獸口位置一扇寬大石門,外面有許多妖魔把守。

這裡他太熟悉了,這就是天下妖魔的聖地七魔峰。

轉眼間他竟然跨越幾千裡路,從岱山府回到了南部群山深處,這究竟是什麼樣的神通。

赤練心中一陣陣驚悚。

他正要動身離開,忽然一道威猛的氣勢,從七魔峰衝出,排開雲層,向這邊飛縱過來,眨眼間來到赤練眼前。

來人身材粗壯,頭髮像草一樣蓬鬆地生長著,看上去威猛霸道。

赤練心臟一縮,立即就要跪下行禮,來人已經問道:“赤練,怎麼是你?”

他剛纔感應到一種神妙之極的道韻,還以為有人類高手侵入,沒想到竟然是赤練。

赤練於是開始把方纔所發生的事一一講述。

……

這邊陳元送走赤練,搖身變作赤練模樣,又仔細模彷了赤練的氣息,一直到萬無一失,這才動身返回城中。

剛回到房間,媚娘就推門進來。

她剛換了身緊身的衣裳,把她身體的曲線清晰地勾勒出來,正是最好的年齡,凹凸有致的身材讓陳元不由得心旌神搖。

“赤練,你什麼時候這麼放肆了!”

媚娘冷聲道。

陳元回過神來,答道:“剛纔在想事情,小姐你說什麼?”

“你方纔怎麼不在房裡?”

陳元笑道:“出去巡查巡查,

免得除妖司的人,或者那些和尚發現咱們。”

“小心無大錯,算你有功。”

媚娘沒在這個話題上糾結,說道:“趕緊收拾行李吧,咱們要離開了。”

陳元奇怪道:“可是要回山裡?”

媚娘不悅道:“回去做什麼,那丫頭還沒捉到,怎麼能這時候回去?”

她狐疑地看向陳元,說道:“赤練,你今天好像不在狀態?”

怎麼感覺他奇奇怪怪的,先是用一種放肆的眼神盯著她,若不是看在他十年來勤勉侍奉,她都要出手教訓了,現在又這樣遲鈍,赤練不會哪裡出問題了吧?

陳元連忙收斂精神,說道:“最近總覺得心裡不安穩,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,小姐還是小心為上。”

媚娘不在意道:“放心好了,我的法相最神異不過,若有危險,絕瞞不過我的感應,你就彆多想了。”

這些年她所有的修行都用在揣摩叔叔向她傳授的口訣上,並在此基礎上顯化了人身蛇尾的女媧法相,此法相神異非常,有前知之能,雖然她現在修為尚淺,無法完全做到前知,可若是有大危機在前面等著,法相必定會給她示警。

她就是依靠這種神通,屢次逃脫除妖司和那些臭和尚的搜捕。

隻可惜這種神通隻能被動運用,要不然她早把那死丫頭抓住了。

陳元笑道:“都聽小姐作主,咱們要去哪?”

“青龍山。”

陳元奇怪道:“青龍山在哪?”

他這幾年到處遊曆,也走了不少地方,怎麼沒聽說這麼個地方。

陳媚娘道:“怪不得你不知,這青龍山是新近改換的名頭,以前的名字我也不清楚,隻知當初是一窩山賊的營寨,後來山賊被明月仙子連同曇花一現的阮東給剿滅,當地人嫌原來的名字不吉利,於是改名叫做青龍山。”

說到阮東的時候,陳媚娘臉上有一瞬間的哀傷。 uukanshu.com

彆人或許不知道,但她卻早猜到,那個阮東必定是叔叔的化名,自她走後,叔叔又經曆了這麼多精彩的故事,而她卻不能陪在他身邊,與他一起經曆,她隻覺得自己的人生都殘缺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
原來是那裡…

陳元心中瞭然,明白這就是當初他救出映雪的地方。

“咱們去青龍山做什麼?”

陳元問道。

陳媚娘眉毛一揚,自通道:“我在房中默坐澄心,感到那邊與我有緣,姬瀟瀟那丫頭一定在那邊。”

這就是她堅信自己一定能捉到姬瀟瀟的原因,她的前知神通出了警示以外,偶爾也能給她提示一些她正在關注著的事,每當那丫頭就要逃出她的掌心,這種神通總能幫她重新定向。

陳元心中一動,問道:“咱們為什麼要找姬瀟瀟,她和小姐有仇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