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最快更新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最新章節!

從陳元第一次遇到閻君教的人,他們就在收集鬼魂,榨取怨恨,如今幾年過去了,他們還在這麼乾,這些人到底要做什麼?

陳元問道:“你們閻君教收集這麼多鬼魂,到底做什麼?”

新住持面色慘白,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,眼前這人實力強到讓人可怕,恐怕隻有教主前來,才能與這人抗衡,無論他怎麼掙紮,在眼前這人手下,都隻是徒勞。

新住持搖搖頭,說道:“我不會告訴你的。”

他忽然貌似癲狂的笑道:“你逼問我也沒用,我教中人,神魂上都有禁製,任你如何逼問,都問不出什麼。”

說到這裡,他暢快地看著陳元。

任你修為滔天又怎樣,還不是奈何不得我?

陳元看著他眼神中的得意,感覺有些莫名其妙,都成階下囚了,有什麼好得意的。

他搖搖頭,說道:“既然不想說,那就不說吧。”

說完伸手捏住他的頭顱,砰的一聲,頭顱被捏得碎片四濺。

陳元對閻君教的目的並不關心,一來不管他們要做什麼,反正總礙不著他的事,二來,就算知道了對方的目的,他也管不了。

閻君教的教主實力很強,即便是現在的他,也還沒法對抗,除非他借用未來的力量。

可是何必呢?

更何況,閻君教背後還有個真武大帝。

一不小心就惹一身騷,還是不招惹為好。

陳元正要動身回去,接下來還要考慮該怎麼跟二虎一家解釋,這纔是個大問題。

或許可以讓二虎爹鬼魂顯靈,親自解釋?

這倒是個辦法。

陳元正要撥動因果,忽然心血來潮,他往岱山府府城方向看去。

他能感應到,那邊似乎有與自己因果糾纏極為密切的人在。

自從修為提升,他對因果的掌握一日比一日靜深,對於與自己相關的因果,更是極為敏感。

是誰在岱山府?

陳元心中好奇,頓時不再急著回去,而是啟步向府城方向走去。

他腳步不快,步幅看著也不寬,可每一步邁出,身影都立即從原地消失,等再次出現時,人已經出現在幾十丈外,隻過了片刻功夫,他就穿越三四十裡路,來到府城外面。

此時城門已經關閉,這自然難不住陳元,他身影隻是一個閃爍,人已經出現在城中。

他順著對因果的感應,來到岱山府府衙外面,卻忽然停下腳步。

一個年輕女子正從府衙外面的街道上走過,向旁邊一家客棧裡面走去。

女子看上去十六七歲年齡,身材細條,凹凸有致,穿著身白紗裙,裙襬剛及小腿,把一雙赤著的腳丫露在外面,腳踝上繫著根紅繩。

女子肌膚像是雪堆成一般,哪怕天色已晚。她的肌膚仍像是發著白光一樣,五官精緻彷彿玉石凋成,尤其一雙水靈的眼睛,狡黠而多情。

雖然已經許多年不見,可陳元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。

媚娘!

他沒想到,竟然在這樣一個猝不及防的時機與她相會,因為完全沒做心理準備,他一時間怔住了,腦海中全都是當初在一起時候的點滴,以及最後二人分彆時的情景。

“叔叔你彆趕我走好不好,我以後再也不那樣了,我保證,求求你…”

“陳元,長大後,我會回來找你的。”

這些話就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,再次在他耳邊響起,順帶著也把埋藏心底的情感喚醒過來。

這些年他時常想起媚娘,也在心底盤算著什麼時候去見她一面,到時候或許她已經把當時的感情放下了,甜甜地叫他一聲叔叔。

隻可惜,心中計劃的一切,就在這樣偶然的情況下,全被打亂了。

陳元深吸一口氣,安撫下心中的躁動,停滯的思維再次運轉起來。

媚娘怎麼會出現在岱山府,她身為蛟魔血脈,是除妖司和佛門關注的重點,一旦被人發現,必定是一場圍追堵截,任她有多大修為,也難免飲恨當場。

這丫頭,都這麼大了,還這麼任性!

陳元心中莫名生出一股火氣。

他跟在媚娘身後,

想看她要做什麼。

陳媚娘剛走到客棧門口,從裡面迎出來一箇中年人,這中年人陳元也認識,卻是當初與媚娘一起去南部群山的赤練。

當初陳元叮囑他一定照顧好媚娘,若媚娘有什麼閃失,他必定拿他是問,看來他確實在儘職儘責的履行諾言,連媚娘離開南部群山,他都跟著出來了。

“小姑奶奶,你可算回來了,你就算要出去找人,好歹帶上我啊,萬一你有個什麼好歹,我怎麼向白娘娘交代,怎麼向…那位交代!”

赤練滿臉發愁道。

“少羅嗦。”

陳媚娘嬌聲道:“等叫上你,人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。”

赤練問道:“這次又沒抓到?”

媚娘懊喪道:“那丫頭鬼靈精,等我找到地方,她已經溜走了,還留下張紙條氣我。”

想到紙條上留言的戲謔語氣,陳媚娘就一臉晦氣。

她追著對方從南部群山的鎮魔城,一路幾千裡來到岱山府,每次要抓到地,總是隻差那麼一點點,恨得她直咬牙。

不過她也並不感到挫敗,那丫頭再怎麼鬼靈精,幾千裡路用儘各種方式想甩掉她,還不是被她一一破解。

這樣纔有趣,若是一下子就被她抓到,反而沒意思。

陳媚娘擺擺手,說道:“先進去吧,我再想彆的辦法。”

赤練無奈,隻好跟著她走進客棧。

他很想勸小姐,趕緊返回南部群山,在北邊實在太危險了,可他知道小姐必定不會聽自己,隻好作罷。

見兩人走進客棧,陳元從街角走出來,他心中好奇,媚娘好像在找什麼人,什麼人值得她這麼執著,從南部群山,一直追逐幾千裡,甚至不惜冒天大的危險?

看來該找人問問。

陳元想一想,悄悄跟在二人身後進了客棧。

兩人在客棧二樓開了兩間上房,兩間房緊挨著,方便萬一有事,可以彼此照應。

陳媚娘徑直回到自己房間,赤練也走進旁邊的房間休息。

他剛躺到床上還沒閤眼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忽然感覺眼前一黑,一張手抓住了他的前襟。

不好!

赤練心中大驚,調動所有妖力往身前打去,妖力卻像是泥牛入海,沒有激起半點漣漪。

緊接著眼前一陣變換,等赤練回過神來,他已經不在房中,而是來到野外,頭上是漫天繁星,眼前是空曠的田野。

赤練的心往下墜去。

他知道自己遇到了絕對沒法抵擋的高人,這回徹底完了,既然有高人對付他,那小姐那邊…

【推薦下,換源app追書真的好用,這裡下載 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。】

赤練渾身出了一層冷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