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最快更新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最新章節!

傍晚時節,陳元來到二虎家。

二虎家隻有幾間簡單的茅草房,外面圍一圈籬笆,房屋雖然簡單,卻並不簡陋,世代生活的人,早將房間修補的結結實實,風雨不進,給裡面的人踏實的庇護。

【推薦下,換源app追書真的好用,這裡下載 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。】

二虎的爺爺是個身體乾瘦的小老頭,左腿褲管軟塌塌的,似乎是斷了腿。

陳元走進院子的時候,他正坐在院子裡編竹筐,周圍到處是竹子的碎屑。

見到陳元,老頭有些侷促。

莊稼人對讀書人多少總有些敬畏,倒不是說他們有多敬重學問,但他們多少總知道,讀了書就可以考學,什麼時候考中舉人,可以讓整個家族發生翻天覆地的大變化。

在這種小地方,但凡出一個舉人,整個家族都能成為望族。

老頭擦擦手,不知該對陳元說些什麼,乾脆對著屋裡扯著嗓子喊道:“二虎,先生來哩!”

胖頭胖腦的二虎一溜煙就屋子裡跑出來,到陳元身前,害羞地喊一聲先生。

緊接著從屋裡又走出來一個衣著樸素的女人,女人身量短小,但手腳粗大,膚色黝黑,但氣質精乾。

能用精乾形容女人,這是陳元過去不常能想象的事,但來到此地之後,他經常見到這種女人。

這是二虎的娘。

一個殘疾老人,一個女人,外加一個孩子,這就是這個家庭所有成員了。

二虎的所謂叔叔呢?

陳元想到白天見過的那個小孩子。

他隻是一想,資訊自然進入他的腦海,普通人在他面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,哪怕他並不有意窺探。

哪有什麼叔叔,不過是鄰居家小孩冒充而已。

這小東西…

陳元搖搖頭,問道:“二虎的爹出什麼事了?”

二虎爺爺說道:“進山打獵,十幾天沒回來了。”

“沒派人進去找?”

陳元問道。

“怎麼沒找,”老人說道:“人沒找到,反而又失蹤了幾個,村子裡就再沒人敢進山了,後來村正上報到縣裡,除妖司派人去山裡檢視過,也是什麼都沒發現,活不見人,死不見屍。”

老人說起這些來,臉上五官都愁得擠到一塊兒,精乾女人也開始抹淚。

陳元睜開法眼,在三人身上一瞧,從眾多因果線中取出與三人最緊密相連的,隨後告辭道:“我不打擾了,什麼時候二虎爹回來了,我再來拜訪。”

老人長歎一口氣,顯然對兒子能否回來這件事,不再抱什麼希望。

陳元離開二虎家的時候,天色已經黑了,他手中拈著因果線條,心神順著線條探過去,卻看到一處暗沉沉的所在,裡面什麼也沒有,彷彿一片虛無似的。

這是什麼情況?

陳元心中納罕。

隻是個村莊有人失蹤的事件,竟然會有讓他也探查不清楚的所在,難道裡面有什麼隱情?

陳元心中沉吟一陣,心神一動,伴隨著因果線條一陣震顫,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
岱山府。

岱山腳下有座東嶽廟,廟中住持本是個龍鐘老態的道士,不知什麼時候,老道士不見了,廟中換成個膚色慘白,彷彿病態的中年道士。

自從中年道士來後,廟中就常常發生怪事,常有人見到有漆黑的鎖鏈,趁著夜色,在廟中無人的小路上遊走,又有廟中修行之人,在夜間聽到住持的院子裡傳來淒慘的哀叫。

有人感覺不對勁,於是向新住持詢問緣由,但過不多久,這人就消失無蹤。

於是廟中之人漸漸明白,新住持恐怕並非善類,於是沒過多久,人就全走光了。

廟中隻剩下新住持一人。

這天夜裡,新住持回到房間,在床上盤膝坐好,靜坐片刻,從他頭頂飛出一本書冊,書冊展開,裡面隱隱有鎖鏈甩動。

新住持向著書冊一跳,身影消失在書冊中,房間裡隻剩下書冊當空而立。

新住持跳進書冊,裡面是一片暗沉沉的空間,被濃重的霧氣分割成許多獨立的空間,每一處獨立的空間都彷地府地獄而建。

有拔舌獄,

有油鍋獄,有刀鋸獄…等等,不一而足。

每處地獄中,都有三五十個鬼魂在承受酷刑,這些鬼魂或者被烈火灼燒,或者被利刃切割,或者被生生拔出舌頭,每當鬼魂承受不住,就要消散的時候,就有黑霧將鬼魂包裹,等黑霧散去,鬼魂又恢複如初,繼續承受酷刑。

整個空間內,到處是淒慘的哀嚎,但凡一個普通人來到這裡,聽到這些哀嚎,隻消片刻工夫就會精神失常,新住持卻享受其中。

他盤坐在諸獄中心,從諸獄中有墨黑的液體彙集過來,把他全身浸透,最後有從毛孔滲透進他身體裡,新住持臉上露出暢快的神情。

更快些,更快些!

新住持心中叫道。

馬上就要舉行大典,閻君教從成立之處就在盼望的盛會就要開始,他要為盛會收集足夠多的“養料”,把閻君教的神靈托舉上去!

新神出生後,他們這些人都將成為新神的一部分,和新神一起不朽!

想到新神就要出生,新住持臉上出現狂熱的神情。

忽然他臉上神情一滯。

不對勁!

有一股宏偉的力量在飛速接近他的魂書,這股力量如此之強,哪怕距離遙遠,他依舊感覺精神為之震懾。

快逃!

新住持不知道來者是誰,又或者是來做什麼,但他能感覺到,對方絕對不懷好意,不能等著對方降臨。

新住持正要離開魂書,卻感覺整個魂書空間猛地一震,讓他身體一個踉蹌,緊接著傳來一陣布帛撕扯的聲音,然後幾點星光灑落下來。

星光?

新住持愣住了。

魂書裡怎麼可能會有星光?

他抬頭向上看去,心神頓時巨震。

一雙巨手強行插進魂書,把魂書撕扯開一個大洞,從洞口處,一張人臉顯現出來,是個溫潤如玉的年輕人面孔。

“又是閻君教。”

陳元嫌惡道。

怎麼就和這些人沒完沒了呢,他好好地在鄉村做教書先生,也能遇到這些人作惡。 www.uukanshu.com

他暼一眼裡面的情形,立即見到諸獄中的淒慘景象,心中頓時升起火氣。

陳元雙手用力,魂書頓時被撕成兩半,魂書空間立時崩潰,裡面囚禁的鬼魂四散逃逸而去,沖天的怨氣彷若實質,把漫天星鬥都遮蔽起來。

陳元輕輕歎息一聲,伸出手,遠遠地把眾多鬼魂全都攝過來,若任由這些鬼魂逃逸,以他們所受的折磨,心中不知積蓄了多少怨恨,恐怕不久就要化成厲鬼,到時候又有無數人要受害了。

陳元把眾鬼魂都收進袖子裡,這是他幾年來開發的袖裡乾坤神通,開發的不很成功,用來裝人,隻能裝沒有修為的普通人,可用來裝鬼魂,卻剛剛好。

他也還沒想好該怎麼處置他們,隻好先收起來,等過後再想辦法。

收好鬼魂,他把目光投向正目瞪口呆看著他的新住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