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最快更新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最新章節!

“陳先生是我師父。”

陳元說道。

我是我師父…還真是怪怪的…

他心中吐槽道。

姬瀟瀟眼睛一亮,急道:“你師父在哪,我要見他!”

這姑娘一直這麼不著調嗎?

陳元暗自搖頭,說道:“這天下想見家師的人多的是,哪能個個都能見到。”

“我可不一樣!”

姬瀟瀟道。

“哦?”

陳元來了興趣,問道:“哪裡不一樣?”

姬瀟瀟道:“我和你師父是朋友,說起來你還要叫我師姑呢。”

噗嗤!

“你笑什麼?!”

姬瀟瀟惱怒道。

“沒什麼,沒什麼。”

陳元忍住笑,心想我怎麼不知道多了個朋友。

他說道:“家師神通廣大,有感必應,你要想見他就在心裡多念他幾聲,你們既然是朋友,想必他會來見你的。”

姬瀟瀟俏臉一紅。

沒想到這傢夥還挺機警的,竟然沒能詐到他。

三人隨陰使進了城皇廟,和曹先生寒暄一陣,陳元帶著兩個女人通過通道進入陰司。

姬瀟瀟早進過陰司,又被陳元拒絕透露陳先生訊息,心中正聲悶氣,因此顯得興趣缺缺。

青兒卻顯得很激動。

陰司哎,誰不好奇!

可惜三人急著趕路,並沒有時間讓她在陰司好好遊覽,事實上,陳元現在還有些顧慮,不想去見閻君。

於是三人立即找到相應的通道,很快就到了大行寺腳下。

……

大行寺客房中。

雲光公主和姚映雪正在閒聊,姚映雪顯得有些神不守舍,自從昨天陳元離開,她就是這副狀態。

由奢入儉難。

以前還不覺得,自從離開神京,她和陳元朝夕相處,如今一旦分離,心中空落落的,做什麼都沒有精神。

雲光饒有興致地看著姚映雪。

她能猜到姚映雪的心思,看著她這麼思念一個人的樣子,心中竟然有些羨慕。

姚映雪至少還有一個人可以思念,可以依靠,而她呢?

雲光心中哀歎一聲。

她自然還有青兒和姬瀟瀟這樣的親人,可這兩個人和她的關係是單方面的依靠,她固然愛護她們,卻不能依靠她們。

至少當她遇到危難的時候,有心事的時候,不會想到向二人分享。

以前還有皇兄,可現在…

她甚至都不知道皇兄是否還活著。

這麼想著,天地雖大,竟然沒有她可以像陳元站在映雪姑娘身邊一樣,站在她旁邊的人。

想著想著,雲光心中感到一陣酸澀。

兩人正各自想著自己的心思,一陣腳步從外面傳來,最後止步在門口,知客僧的聲音傳來:“兩位姑娘,陳元公子回來了,現正在山門前,法源師叔讓小僧請兩位姑娘過去。”

姚映雪和雲光都是一怔。

陳元昨天才離開大行寺,怎麼今天又回來了?

“或許還有事要交代,咱們去看看。”

雲光道。

姚映雪快速地點點頭。

不管為什麼回來,反正回來了就好,能多看一眼都是好的。

兩人隨知客僧走出山門,果然見陳元正站在山門外的涼亭中,與法源在暢談什麼。

兩人身邊還站著兩個身影,雲光公主嬌軀一震,腦海裡一陣空白。

青兒和姬瀟瀟見到雲光公主,如鳥投林般飛撲過來。

雲光把兩人摟在懷裡,三人相對著哭了一陣。

“殿下,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,嗚…”

青兒哭得直打嗝。

姬瀟瀟擦擦眼淚,說道:“哭什麼,早給你說過,那些反賊嘴裡能有什麼實話,他們說已經把公主姑姑捉住你就信了?就他們那些人,想抓到姑姑還遠著呢。”

青兒不服氣道:“明明你哭得最厲害,你都哭暈過去了,還是我給你掐醒的!”

雲光滿臉笑容看著二人鬥嘴,最後拉住兩人的手,問道:“

陳公子怎麼救出你們的,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?”

青兒添油加醋把三人從陰司通道回來的經曆講述一遍。

雲光恍然大悟。

她早該想到的,以陳先生和陰司的關係,他的弟子要借用陰司通道,自然不是什麼難事。

雲光牽著青兒和姬瀟瀟,正要向陳元道謝,卻見陳元也正走過來,說道:“殿下,你和兩位姑娘就暫且在寺中安身吧,法源大師會照顧好你們,在寺中一切都不必忌諱。”

雲光怔住了:“陳公子要離開了嗎?”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是啊,托家師的福,嚴清倒也不敢過於逼迫,朝廷沒將我和映雪列入通緝之列,我們就不在寺中叨擾了。”

雲光呆住了。

她心底湧現出許多從沒有過的情感。

有不捨,有傷感,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痛楚,這些情感雜陳在心中,讓她一時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。

姚映雪狐疑地看向雲光公主,很快就明白髮生了什麼,她心中歎息一聲,幽怨地看著陳元。

過了好一會兒,雲光公主道:“活命之恩還沒有報答…”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說什麼活命之恩,咱們也是朋友,不是嗎?”

朋友?

雲光公主在心中咀嚼著兩個字,最後嫣然一笑,說道:“是啊,朋友,陳公子多保重,以後有什麼需要,雲光絕不推辭!”

陳元笑著點點頭,牽起姚映雪的手,轉身向山下走去。

“陳施主!”

法源叫道:“彆忘了代我向尊師問一聲,小僧的成道之機在哪裡。”

陳元點點頭,笑道:“放心吧,我有預感,家師對你必有安排。”

法源驚喜道:“希望如此。”

陳元牽著姚映雪走下山來。

“陳公子,咱們去哪?”

姚映雪笑盈盈地看著他。

如今就剩下他們兩個人,她心中湧動的情感再也難以抑製,隻覺每一刻都有說不出的喜悅之情從身上散溢位來,連整片天地都被一種歡樂的情緒浸染。

陳元道:“我也不知道,走到哪就算哪,天地這麼大,何不到處看看,你覺得呢?”

姚映雪癡癡地看著他的眼睛,說道:“我都聽你的。”

兩人從西荒出發,一路向中原走去。

嚴清不敢得罪陳先生,因此沒將二人列入通緝,兩人一路走一路玩,著實見識到不少新奇美景。

神京一戰的影響也漸漸顯示出來,公主消失無蹤,原本由她掌控的幾個省,都被嚴清拿下,換上了嚴黨的人。

至此天下再沒人能限製嚴清,UU看書 www.kanshu.com除了雲門山那位,已經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陳先生。

嚴清越發好道,真武道場由八十一座擴展到一百二十座,不僅如此,各處道場還重新加以整修,格局也發生大變,在真武大帝神像旁邊多了一尊閻君像,供世人敬拜。

陳元這才知道那天酆都城主和真武達成了什麼交易。

他可以理解陰司的想法,慶雲金燈雖然可以祛除幽冥氣,可他的修為卻還是太低,杯水車薪,陰司不可能不急,這時候與真武聯合,借真武信仰來加持自己,的確是好方法。

雖然可以理解,但陳元心中卻不能沒有想法。

不過這些他都不想多去計較了,世間大局又如何,不過是幾個棋手在勾心鬥角罷了。

他做不來棋手,彆人也沒法讓他做棋子,這是最好的時候,何不儘情享受好時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