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現出本相,湊近視窗,說道:“青兒姑娘,是我。”

“陳元?”

青兒吃了一驚:“怎麼是你?”

在她心中,陳元隻是個有些才氣的尋常書生,修為並不高,至少遠到不了法相,可看他剛纔輕鬆打發兩個法相的樣子,分明是法相巔峰纔有的手段。

“好極!”

姬瀟瀟歡呼道:“快放我們出去!”

她聽說過陳元,還曾在行宮見過一面,知道他是公主姑姑的朋友,出現在這裡必定是來救她們的。

“瀟瀟你彆信他!”

青兒急道,一邊拉著姬瀟瀟退到後面。

“陳元公子絕沒有這等修為,他肯定是假冒的,不知要圖謀什麼!”

陳元哭笑不得,這小丫頭還挺警覺的,就是戲有點多。

經她這麼一說,姬瀟瀟也猶疑起來。

陳元無法,正要掀翻屋頂,直接帶走二人,忽然從身後冒出大片亮光。

他回過頭去,隻見府衙正堂挺立起一座巨大神像,腳踏玄龜,手持神劍。

真武!

陳元心中一抖,差點嚇得立即逃走,幸好他很快看出來,眼前並非真武法身,而是近二十丈一尊真武法相。

丁鋒。

他孃的,原來是你小子,嚇老子一跳。

“丁鋒,你堂堂真武高足,什麼時候也做起朝廷的將軍來了,還沒出息到洗劫公主行宮,你就那麼缺錢?”

陳元笑道。

丁鋒也認出了陳元,當初他和池明明決鬥,一個小小除妖司小旗參與進來,讓他吃了一驚,後來他查到,這個小旗似乎大有來曆,隻可惜世事變化無常,從那以後,大周發生了好多大事,他也無暇再理會這人,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這裡遇到了。

在院中把守的兩個法相既然不見了,想必是被他給解決了,才短短一兩年時間,這個小旗就從五六竅,成長到可以悄無聲息除掉法相,果然有問題!

丁鋒冷哼一聲,法音滾滾而來:“我神京丁家本就世代為武將,我做將軍有什麼奇特之處。”

至於洗劫公主府,他卻沒解釋什麼,其實當時他隻是要去劫走青兒兩人,沒想到竟然無意中發現陳元傳給公主的兩句道德經文,丁鋒感受到經文的玄妙,擔心有遺漏,乾脆將行宮中的東西全都搬空,以便後面仔細搜查。

“既然來了,”丁鋒道:“那就留下來吧!”

說著把手中真武法劍高高揚起,正要向陳元刺過來,忽然從城外襲來一股鋒銳的劍氣。

丁鋒臉色一變,轉頭向城外看去,隻見一柄長劍從城外矗立起來。

“韓劍癡?”

丁鋒問道。

“沒錯!”

韓劍癡的聲音遠遠傳來:“丁鋒,快來與我一戰!”

仙門三宗中,鐵圍山束劍閣向來以劍道著稱,可鐵圍山的劍道卻始終邁不過朝天觀的真武劍,束劍閣曆代祖師皆以此為恥。

"

韓劍癡自從學以來,最大的心願就是擊敗真武傳人,為此他曾經幾個月跟在丁鋒身後,想要找到他的破綻,將他擊敗,卻從沒如願,甚至使自己道心受損,反而被大行寺法謙擊敗。

從那以後,韓劍癡回劍閣閉關,直到現在纔出關,出來以後他不再想找丁鋒的破綻,隻想痛快與他一戰,勝負生死在所不計。

丁鋒一陣頭疼。

這個韓劍癡,什麼時候找來不好,偏偏現在。

陳元也不急著走,好整以暇地看著丁鋒,看他怎麼選擇。

是“宿命之戰”還是官場職責。

丁鋒道:“韓劍癡,等我三天,三天後你我紅山一戰。”

陳元搖搖頭,心想他這是既要又要啊,這麼想,心氣就失了銳氣了。

韓劍癡明顯也感覺出他道心的闇弱,哈哈大笑道:“

何必三天後,我輩武者,興之所至,那就要戰,就現在!”

丁鋒道:“說得漂亮,韓劍癡你看準了我職責所限,不可能儘興與你一戰,這就是你的興之所至?”

陳元再次大搖其頭,心想婆婆媽媽的。

他身子一晃,眨眼間出現在真武法相前面。

丁鋒吃了一驚,法劍輕揚,向陳元劈過來。

顯化!

陳元瞬間顯化出大聖法相,架住真武法劍,隨即他抓住真武法相,向城外猛擲過去。

“打去吧,說這麼多廢話!”

陳元笑道。

說完她回身抓向青兒二人所在的房子,房子像是紙湖一般,被抓得粉碎。

陳元將青兒二人抓在手心,向城外縱去,轉眼間出了城,來到城皇廟外。

青兒和姬瀟瀟已經驚呆了。

這什麼情況,這還是陳元公子嗎?

陳元收回法相,笑道:“現在相信了吧,是公主讓我來帶你們走的。”

聽到公主兩個字,二人一個激靈,立即清醒過來,急道:“公主還好嗎?”

這段時間她們每天都要聽到些關於雲光公主的各種訊息,有人說她已經被殺,有的說她被囚禁在黑獄中,還有的說她其實逃走了,兩人也不知哪個纔是真的,如今聽陳元說是奉公主命令而來,當真大喜過望。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放心吧,公主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,我這就帶你們過去。”

聽說公主安全無恙,青兒激動到眼淚奔湧而出,她一邊哭,一邊連連搖頭,說道:“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公主安全就好,你不要帶我們去找她了,這天下哪裡還有安全的所在,若是被奸賊的人追蹤找到公主,豈不是害了她,知道她平安,我就知足了。”

姬瀟瀟滿臉鬱悶,心想你不要去安全地方,難道我也不去,怎麼還替我決定了。

不過她也沒有說話,雖然二人習慣性鬥嘴,但顯然是一般心思,寧可自己再被人捉回去,也不想讓人藉由他們追蹤到公主。

陳元心中有些感動,又有些好笑,說道:“放心吧,這些我難道就想不到?”

“不會有人追上來的,快跟我走吧。”

聽他這麼說,二人心中都動搖起來,能擺脫追蹤,又能見到公主,她們哪裡能拒絕這種誘惑。

青兒和姬瀟瀟對視一眼,點點頭,跟著陳元向城皇廟走去。

進了城皇廟,姬瀟瀟似乎想起什麼,等看到他熟悉地在影壁前召喚陰使迎接,她終於確定了自己的猜想,脫口道:“你和陳先生是什麼關係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