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從雲州府城皇廟出來,立即感受到此地的消殺之氣。

從城皇廟到城門口隻有四五裡路,陳元遇到七八夥巡查的官兵,幸而這些官兵沒什麼修為,看不破他的偽裝。

他到城門口張望了一會兒,隻見那裡張貼著不少懸賞,最顯眼的就是雲光公主,其他的還有左維明,範陽等,每有人進出城門,守衛的官兵必定嚴加搜查,有菜農進城送菜,官兵就把菜散落一地,有那等乖覺的人,偷偷給領頭的官兵塞二錢銀子,這才能免一番折騰。

陳元暗自搖搖頭,他沒有進城,而是轉身往雲光公主的行宮趕去。

等趕到行宮,卻發現這裡已經變得荒涼,隻有了了幾個把守的官兵,裡面還有些打掃的老嫗,不要說青兒和姬瀟瀟,連行宮中的一應珍寶家當,也早就不見,顯然已經被人搬空。

麻煩了!

難道倆姑娘已經被捉走送往神京?

他偷偷潛進行宮,來到一座院落,這裡以前不知是做什麼用的,現在已經空空如也,隻留下幾棟房子,一個老嫗手中拿著把掃帚,正坐在台階上休息。

陳元顯出身形,那老嫗嚇了一跳,隨後卻忽然伸出手指著陳元,驚道:“你是陳元公子?”

陳元奇道:“你認識我?”

老嫗點頭道:“以前公主在的時候,我見你來過,公子可能沒注意我。”

陳元有些不好意思,心想他還真沒注意到,當初行宮中何等熱鬨,他哪能都認識。

“這裡怎麼回事,青兒姑娘和姬瀟瀟郡主呢?”

陳洛問道。

老嫗歎口氣,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前陣子忽然聽說公主事敗了,城內外來了很多官兵,到處亂鬨哄的,最開始這些官兵還不敢冒犯行宮,到後來就越來越不老實,前天忽然有個將軍帶著一隊官兵闖了進來,不僅抓走了青兒姑娘和郡主,還把行宮裡的珍寶洗劫而空,隻留下我們這些老不中用的,還在這苟延殘喘。”

陳元皺眉道:“你知道他們把青兒姑娘帶到哪裡去了?”

老嫗想了想,說道:“我隱約聽到官兵管那將軍叫太爺,或許是新來的府尹也說不定。”

將軍做府尹?

陳元猜測這是嚴清派到江東省圍剿白家的官兵,因為事情緊急,所以在戰時接管雲州府政務。

陳元離開行宮,向城內走去,途中路過紅山書院,他看到書院已經封山,外面有不少官兵在旁監視,好歹沒有起衝突。

儒門雖然勢微,到底不是輕易能得罪的,書院山長又是法相巔峰的儒者,若非不得已,新來的府尹恐怕也不會選擇對付書院,最好兩家能相安無事。

陳元見書院無事,放下了一件心事。

進到城中,隻見街上行人稀少,偶爾遇到一兩個也是行色匆匆,街面上店鋪大多關門,整個雲州府像是死去了一般。

隨處可見官兵巡邏,每十人一隊,走完一條街能遇到兩三隊,這些官兵遇到行人就上前盤查,行人但凡有回答不上來,或者說話磕巴兩句,官兵就報以老拳。

這些官兵都是跟隨各自統領從外地來的,因為不是自己鄉親,動起手來分外凶狠。

街道上已經是如此戒嚴,府衙裡更不用說了。

陳洛決定先回家躲避一時,等晚上再去府衙探探。

他回到家中,卻發現家中的東西早不知被誰偷光,幸好他早將重要的東西埋在院子裡水缸下面。

他從水缸下把東西取出來,裡面有他默寫的經文,有媚娘最初學字時練的幾頁字,有丁鋒的銀子,也有城皇廟的令牌,他通通用包袱裹好,隻等晚上一起帶走。

天很快黑下來。

陳元背好包裹,騰空而起,往府衙的方向飛去。

府衙裡燈火通明,到處是官兵把守,有幾位氣息強盛,顯然是法相境的高手。

m.yyxs" yyxs

這些高手並不讓陳元棘手,反而讓他感覺驚喜。

他略微感應就發現,其中兩個高手聚在府衙最後面一個院子裡,那個院子也沒什麼出奇,卻有兩個高手守在那裡,想必有些貓膩。

陳元立即縱身趕過去。

院子裡,兩名法相在坐著對飲。

正房裡傳來一通劇烈的敲門聲,

隨即有清脆的少女聲音傳來。

“快開門!”

“本姑娘要小解!”

說到最後兩個字,裡面聲音明顯弱下來,顯然極為羞澀,若非已經忍受不住,對方絕對不會把這話說出口。

兩人自顧自喝酒,頭也不回說道:“夜壺就在屋裡,自己解決。”

裡面的聲音悲憤道:“這個夜壺在屋裡都兩天了,還怎麼…夠用!”

“哼,關我屁事,真以為我們倆是你仆人不成?”

裡面的姑娘還想爭辯,另外一個聲音攔住她。

“青兒,彆叫了,這倆木頭會答應你纔怪。”

姬瀟瀟說完走到窗前,把窗戶推開一條縫,隨即夜壺從縫中遞出來,一伸手向兩人擲去。

“賞你們的!”

姬瀟瀟笑道。

“臭丫頭!”

兩個法相一驚,劈空掌將夜壺打碎,難聞的氣味在院子裡瀰漫開。

“真解氣!”

青兒振奮道。

忽然她臉又拉下來,淒苦道:“可是你把夜壺丟了,咱們還怎麼小解?”

姬瀟瀟也泄氣下來。

她們從小錦衣玉食,哪裡受過這等待遇。

如今占領雲州府的都是官兵,他們生活最是不拘小節,把二女抓過來後,他們想到這兩個人很得雲光公主喜愛, www.uukanshu.com將來必定派人來救她們,於是將二人囚禁在屋裡,不許她們出來,每日吃喝倒還好,最讓兩人發愁的反而是方便的問題,這幫大老粗隻想著不要把人餓死,哪管她們生活委屈,甚至巴不得看她們出醜,他們還能瞧個樂。

畢竟這倆人以前都是身份尊貴,等閒人連接觸都不能,如今有了機會,怎能不想辦法為難一下這些嬌女。

陳元懸在半空中,看得直搖頭,又好笑又好氣。

好在已經找到這兩個,也算是完成了任務。

陳元身子緩緩下落在院子裡。

兩名法相很快注意到他,喝問道:“什麼人?”

陳元不想和他們多囉嗦,發動生死簿神通,幾條漆黑鎖鏈憑空出現,兩個人還沒來得及驚叫,就被他拖進生死簿中。

屋子裡的兩個姑娘也注意到外面的事,見他將兩個守衛打發掉,立即意識到他是自己人,連忙問道:“你是誰,是公主派你來的嗎,公主現在怎麼樣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