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搖搖頭,將心中雜念拋開。

“和尚,”陳元笑道:“你的緣法又在哪裡?”

法源轉頭看向他,說道:“你啊。”

陳元嚇一跳,忙道:“與我何乾?”

法源道:“你就不用自謙了,自從遇到你,我聽到不少妙理,眼前隱隱有新境界展現出來,卻看不明白,接下來該怎麼走,還要請你多指點。”

陳元撇撇嘴,說道:“和尚,修行貴在自立,打定主意要依靠彆人可不是什麼好事。”

“非也非也。”

法源道:“自立固然重要,助緣亦不可少,陳施主就是貧僧最大的助緣,既然來了大行寺,貧僧可不會輕易放你離開。”

陳元知道他在開玩笑,所以也不著急,笑道:“和尚你不妨學正念大師,正念大師由風月而入道,你還是趕緊下山娶妻生子的好。”

法源搖頭道:“我不成,貧僧自小進入大行寺,心中早斷了男女之情,若說還有什麼不能釋懷,倒不如說放不下天下眾生的苦痛,想要有所作為,使眾生離苦得樂,隻可惜力量微薄,什麼都做不成。”

陳元笑道:“你應該去考狀元做官,任一方父母官,而不該做和尚,做和尚能有什麼用。”

法源冷笑一聲,說道:“做官有什麼用,儒門講究入世,可曾使世道變好一分?”

“世人之苦,其根源在於內心的無明與執著,無法點化人心,就算死了,這無明還會潛藏在魂魄中,化為厲鬼,這可不是做官就能解決的。”

陳元沒想到法源和尚竟然有這麼大抱負。

他搖搖頭,無奈道:“這我可幫不上忙。”

法源笑道:“陳施主不可妄自菲薄,誰不知道陳施主尊師乃上天下地的第一人,貧僧不揣冒昧,想請施主向尊師討一個訊息,指點超脫之途,不論最後成與不成,小僧都謹記大恩。”

噗嗤

他什麼時候又成了上天下地第一人了,怎麼地位還水漲船高了呢。

不過這也正常,在神京城,元始天尊法身表現出壓製真武大帝的神威,有這個評價也不意外。

聽法源提起傳說中的陳先生,陳元心中一動,想起來一條適合法源的路,隻是這條路眼下還未浮現,恐怕要等他元始天尊成就法身纔有可能實現,倒不好立即說出來。

陳元說道:“也罷,等什麼時候見到家師,我替你問問他。”

法源大喜,連忙行一大禮,說道:“多謝陳施主!”

兩人邊走邊說,很快回到客房。

雲光公主和姚映雪已經睡了一會兒,正坐在一塊兒閒聊,聽到二人回來的聲音,連忙迎出來。

陳元說道:“和尚,我剛答應幫你大忙,現在我有個小忙,你可不準推辭。”

法源道:“陳施主儘管說,小僧就算拚上這條命,也要幫你辦好。”

陳元笑道:“要不了你的命,我有事有離開,這兩位姑娘留在寺中,還請你多多照顧。”

法源道:“還當你有什麼事,師父既然收留兩位在寺中,自然保證她們安全。”

陳元撇撇嘴,說道:“外敵易退,家賊難防,今天在山門外遇到的三位大師,可不像是和善的人。”

法源苦笑道:“陳施主和兩位姑娘不必擔心,幾位師叔伯雖然脾氣急躁,可隻要師父下了法旨,他們絕不會違背。”

希望如此。

雲光公主知道陳元是要離寺去救青兒和姬瀟瀟,之前她隻想到兩人身在雲州府,必然多災多難,恨不能立即將二人救走,可此時陳元就要離開,去救二人,她卻不由得想到,西荒距雲州府不知幾千、萬裡,其間官府和真武道場重重把關,陳公子在路上還不知會遇到什麼危險,心裡不由得擔憂起來。

她走上前,說道:“原本該是我自己去救她們,隻可惜我人微力薄,隻能拜托公子,公子務必以自身為念,若能救她們出來,自然是好,若實在為難,那…那也是她們福薄。”

說到這裡她臉色一陣發白,但仍堅持說道:“陳公子千萬不可赴險,好叫公子知道,公子此去是替雲光赴險,若公子有什麼三長兩短,雲光絕不獨活!”

陳元心想,說得很好,隻可惜我去雲州府根本沒有什麼危險。

他笑道:“放心吧,我都曉得,兩位先在其中等候,我很快就能回來。”

陳元隻在大行寺住了一宿,第二天就準備出發去雲州府。

雲光公主和姚映雪,法源把他送出山門。

姚映雪眼睛紅紅的,

說道:“你可要早些回來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哭什麼,咱可是甘冒奇險,入京反嚴的義士,什麼時候軟弱過。”

姚映雪橫他一眼,說道:“這叫由奢入儉難,身邊有人依靠,誰又想去冒什麼奇險呢,UU看書www.kanshu.com不管遇到什麼事,心裡多想想,這裡有人等著你呢,一定不可魯莽行事。”

陳元點頭道:“知道了,放心,回去吧。”

說著向三人擺擺手,轉身下山去了。

三人直到看著他身影消失在雪路儘頭,這才反身回到寺中。

西荒雖然沒有儒門和道門的勢力,城皇廟卻不比他處少。

城皇廟在世間諸勢力中地位超然,沒有誰明擺著要與它抗衡。

陳元走下雪山,向著人煙阜盛的地方走去,沒多久就見到一座城皇廟。

他也不知道此地是何州府,更不認識此地城皇,頂多有些眼熟,他無意與城皇寒暄,表明要用通道後,在城皇引領下進入後殿。

陳元剛鑽出通道,就見眼前站著兩位渾身純黑純白的鬼使,正是黑白兩位尊者。

以往見到兩位尊者,陳元總像見到兩位朋友一般,彼此之間全無隔閡,可此時卻有些微妙。

酆都城主從神京不告而彆的事,讓陳元忽然意識到,陰司終究不是他陳元的陰司,陰司有自己的意誌,其中有些未必於陳元有利,兩方唯一可以達成共識的就隻有一點,陰司絕不會害陳元性命。

“見過陳先生。”

黑白二尊者道。

陳元道:“可是閻君有旨意傳達?”

白尊者點頭道:“閻君大人想請先生什麼時候方便了,可以移駕一會。”

陳元想了想,說道:“還請二位尊者代為回覆尊神,私事一了,我必定前去拜會。”

解決私事是一方面,更重要是他想把元始天尊修成法身,到時候他纔不用依賴任何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