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聽說什麼,說清楚點。”

陳元嗔道。

鄭小六湊上來神神秘秘說道:“聽說林隊長要調任雲州府了,他向府裡推薦了元哥你做下一任隊長。”

陳元奇道:“他已經把推薦書遞上去了?”

這事他之前就隱約聽說過,隻是傳說一直沒有落實,所以他纔沒什麼反應。

鄭小六點頭道:“沒錯,剛纔府裡有差人下來,把林隊長的案卷帶走了,聽說推薦書也一同帶走了。”

說著,他滿臉崇拜地問道:“元哥,你真的已經打通三個竅穴了?”

隻有三個竅穴纔有資格任隊長。

可是,這才一年工夫,就能打通三個竅穴了嗎?

這速度都快比上人榜上那些俊傑了。

人榜是由朝廷親自覈實釋出的,上面收錄的是整個大周的年輕高手。

凡三十歲以下的通竅境高手都被考慮在內,但是人榜隻收錄前一百名。

元哥現在的修為比榜上的人自然差得多,那上面的俊傑最差的也有七竅修為。

可是元哥這修煉速度可是一點都不差。

如果元哥也是世家子弟,或者大門大派傳人,現在指不定早就榜上有名了!

鄭小六心中崇敬之情油然而生。

陳元笑了笑,沒有承認但也沒否認,徑直向林英豪官署走去。

鄭小六也跟著往那邊有,一邊問道:“元哥,今晚李如玉那小子在百花巷子設宴高樂,剛派人來請,你去不去?”

陳元笑問道:“他監禁期滿了?”

上次在百花巷子分手之後,李如玉就被他老子關了禁閉,期間隻偷偷溜出來幾次,和鄭小六小聚了幾場,從來不敢聲張。

這次竟然敢大擺筵席,看來是被放出來了。

鄭小六嘿嘿笑了兩聲,說道:“可不是,今天剛出來,立即就要去百花巷子連擺三天酒宴,我反正打算好了,要去打打秋風,元哥你也一起來吧。”

陳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:“不是已經給桃紅贖身,成親了嗎,怎麼還去鬼混?”

鄭小六理所當然道:“這夫妻之間,最重要是要有幾分新鮮感,每天都對著同一張臉,過不了多久就要互相厭倦了,所以時常出去尋尋樂子,有助於家庭和諧。”

陳元張大口呆了半晌,拍拍他的肩膀,感歎道:“人才啊!”

說話間,陳元走到了林英豪官署。

“你就這麼確定我開了三竅?”

陳元笑道,一邊不等林英豪招呼,自己隨意找個椅子坐下。

林英豪也不在意,說道:“彆裝了,上月的那條巨蟒早試出你的底細。”

那是一條從隔壁縣逃過來,幾乎要化蛟的巨蟒,合兩個縣除妖司之力才斬殺,當時陳元斬出的一刀讓他都感覺有些威脅,絕對是三竅無疑。

陳元沒有繼續掩飾。

雖然他打定主意要低調,可是有時候囂張反而是另一種低調。

誰能想到,一個一年就打通三個竅穴的俊傑,竟然是一個一年打通了七個竅穴,還儒術晉升六階梯的妖孽呢?

“任命書大概十天就能來,除妖司就交給你了,我在雲州府等你。”

林英豪明白,陳元肯定不會長久待在平陽縣的,他的天賦之高恐怕已經引起府裡除妖司的重視,等他在平陽縣鍛鍊個一年兩年,八成就會被調去雲州府了。

到時候說定他還要靠陳元提拔。

陳元點點頭,笑道:“好,到時候再跟你混,你可要罩著我。”

林英豪也笑了。

想了想,他又道:“對了,這次我推薦了你,有明恐怕不太服氣,你要好好處理,他這人本性不錯,隻是有時候名利心重些,難免做出什麼錯事。”

陳元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現在你才告訴我,當初你寫推薦書之前怎麼不問我?”

“怎麼,你沒本事壓下他?”

林英豪揶揄道。

陳元沒理會他,坐了一會兒返回自己的官署。

沐有明正在自己位子上閉目養神,陳元回來也沒能讓他睜開眼睛,可陳元卻早感覺出他的呼吸有一點點紊亂。

他心中暗笑,沒呆多久就回家去了。

沐有明現在心中很亂。

他本來以為隊長的位子已經十拿九穩了。

平陽縣除妖司中隻有他一個三竅,其他人都沒資格上位,隊長也不太可能推薦個外人進來,到時候二老爺再在府裡一說,這個位子可不就是他的了嗎?

說知道,莫名其妙的,

陳元竟然開了三竅。

一想到這,沐有明心中就火大。

他在除妖司辛苦熬煉了四年,這纔剛打通了三竅,陳元這小子隻來了一年竟然就追上他了,老天爺對他為什麼這麼不公,沒把這種天賦生在他身上?

現在隊長已經推薦了陳元,如果沒人替他說話的話,UU看書 shu.com那隊長的位子眼看著就要飛了。

現在能替他說話的就隻有二老爺。

可是二老爺交代他的事還沒有任何進展,他拿什麼去說服二老爺替他說話?

他本以為那隻木偶會是陳元的把柄,當時李雲貴也這麼想,結果他去信向左江省茅家子弟請教,得知要想用魘魔法殺人,少不得要設法壇日日祭拜,至少七日才能奏效。

陳元每天生活在除妖司,哪有地方設立法壇,更不用說他還每天都把木偶拿在手中擺弄。

除此之外,魘魔法殺人也是要修煉的,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運用,陳元之前隻是個普通捕快,哪有機會修煉這個。

於是這條線竟然斷掉。

後來他又發現陳元每隔一陣子都會夜間跑去城外破廟,等陳元離開後,他去破廟搜查,卻並沒有什麼可疑的東西。

於是這條路也沒能走通。

如今半年過來,他日日密切觀察,他竟然沒能發現陳元有任何可疑之處。

放在往日這還罷了,他和陳元又無仇怨,也沒必要一定置陳元於死地。

可現在卻不一樣,除掉陳元已經不再是二老爺的命令,而是事關他自己的大事。

沐有明坐在圈椅之中,臉色一陣變幻不定,他在想怎麼才能把陳元拿下,既除掉了自己的對手,又完成二老爺的囑托。

想了半天,他忽然心中一動,眼中閃出凶光。

無毒不丈夫!

這種時候,說不得要用些險招了!

沐有明兀地從椅子裡站起來,向縣衙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