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法源和尚有些猶豫,說道:“正念正在行功,恐怕不便打擾,我要先去向師父請示。”

於是立即趕去方丈,向羅漢請示,很快法源回來,說道:“走吧,我帶你去見他。”

說著帶陳元向後山走去。

大行寺後山是一個直上直下的峭壁,迴音洞就在峭壁上。

迴音洞是一個自然形成的山洞,洞中地勢複雜,九曲十八折,在最深處有一塊特殊的石頭,人稱迴音石,這塊石頭所在位置十分特殊,若有人坐在石頭上,他發出的一切聲響,經山洞中石壁反射,都會變得極為弘大。

甚至連心跳聲,都清晰可聞。

大行寺初祖發現這個山洞後,發現此地有利於修行耳神通,於是將其作為宗門密地,命名為迴音洞。

正念被羅漢點化後修行耳神通,即常年在此閉關。

陳元來到大行寺,立即就想到他。

想到當初這一家三口其樂融融,後來卻妻離子散,何等悲慘,不由得有些悵然。

許相公應該也想知道白娘子和媚孃的訊息吧。

兩人來到後山峭壁之前,迴音洞就在峭壁下十幾丈的地方,在迴音洞和崖上之間絕無攀登的階梯,但以兩人的修為,這自然不是問題。

陳元隨著法源降下懸崖,來到迴音洞前的平台,二人剛要進洞,就聽裡面傳來一箇中正平和的聲音:“陳施主來訪,有失遠迎。”

聽聲音正是許相公。

陳元心中一奇,想著他怎麼知道是我,難道是耳神通的妙用?

可即便如此,總也要他出聲才能憑聲音認出他吧?

帶著好奇,陳元隨法源走進洞去。

迴音洞道路十分複雜,若無人帶領,很容易就會迷失在裡面。

陳元隨著法源轉了不知道多少彎,終於見到一個僧人,身穿灰色僧衣坐在一塊大石頭上。

陳元心中一驚。

這僧人依稀便是許相公的模樣,可眼神平澹,似無波的寒潭,神情靜默,好似心中空空如也。

這與他想象中的許相公可差遠了。

他本以為許相公被拆散了家庭,哪怕來到大行寺,心中也必滿是憤恨,卻沒想到,他竟是這副神情,倒真像個有道高僧。

正念和尚雙手合十,道:“陳施主。”

陳元笑道:“久不見了,許相公可還好。”

正念和尚道:“世上已經沒有許相公,隻有正念和尚。”

“既然已經沒有許相公,”陳元道:“和尚又何必否認,許相公是空,正念又何嘗不是空,既可假名為正念,又何嘗不能假名為許相公?”

正念和旁邊的法源和尚全都一怔。

正念和尚苦笑道:“陳施主佛法高深,小僧不及也,不知陳施主找小僧有何事?”

陳元緊盯著他,問道:“大師就不想知道白娘子和媚孃的音訊?”

聽到這兩個名字,正念和尚心中不自覺出現的那些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情景,隨即則是三人被拆散的慘痛。

當時他滿懷仇恨,想潛入大行寺學習佛法,等修行成功,再給大行寺一個報複。

可等他來到大行寺,見到羅漢的神通,他立即明白,任憑自己怎麼修煉,也不可能對大行寺造成什麼損失。

絕望之下,他一直壓抑在心中的仇怨頓時爆發出來,於是在一個夜晚燒掉了藏經閣。

其實以他凡人的身份,如何能瞞過寺中僧人的耳目,燒掉藏經閣,實則羅漢早察覺他的心思,為了讓他心中魔念有所宣發,於是支開守夜僧人,讓他得手。

藏經閣被燒掉,正念心中魔念得到宣泄,羅漢於是趁機向他演說佛法,終於拔掉魔根,將他引入佛途。

從此以後,他就在這迴音洞苦修耳神通。

耳神通所聽的不僅是聲音,還是自己以及終生的心音,迴音洞中的靜默環境,正給他充足的時間處理自己的心緒,時間久了,他竟然真的步入禪定之中。

可今日陳元來訪,還是不由得讓他禪定的內心起了波動。

鼕鼕冬

山洞中響起一連串有力的心跳聲。

法源臉色一變,喝道:“正念!”

正念和尚精神一振,立即收斂心神,他有些不知所措,看向法源,茫然問道:“師父,我該聽他說嗎?”

法源歎道:“癡兒,直心是道場,你想聽就聽吧,咱們修行者,求的是放下塵緣,而非摒棄塵緣,

你不需強自把持自己的心。”

聽到法源的話,正念眼神一定,向陳元欠身道:“有勞陳施主。”

陳元現在心中也有些訝異,他也沒想到許相公在大行寺竟然真在學佛,www.uukanshu.com既然如此,是不是還有必要把媚娘母女的情況說給他,似乎也就有問題了。

不過既然他問起了,陳元也沒必要隱瞞,當即說道:“你兩位離開後,媚娘一直與我生活,她…很好,人古靈精怪的,很討人喜歡,她和我一起生活兩年多,後來白娘子找來,把她帶走,現在母女兩人都生活在南部十萬大山,那裡是妖魔地界,白娘子血脈尊貴,妖魔必然不會虧待他,你可以放心。”

正念靜靜地聽他將母女二人的下落簡略講完,臉上不自覺露出微笑,山洞中心跳急促起來,可隨後又漸趨緩慢,最後終於邈不可聞。

正念雙手合十,說道:“多謝陳施主!”

他臉上神情灑然天真,一時間竟像是孩童一般。

陳元心中一震,也立即雙手合十,回禮道:“應該的,不打擾大師修行,在下告辭了。”

說著拉一拉法源衣袖,退出迴音洞。

“和尚。”

陳元笑道:“你似乎還沒有你這個徒弟悟性強嘛。”

法源和尚道:“每個人有他自己的緣法,正念前半生耽於恩愛,所思所念都是風月之情,可一旦霍然撒手,卻又頓超彼岸,自然遠超貧僧。”

陳元點點頭,心想這也許就是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的道理吧。

大善大惡都容易超脫,反而是那種既不精誠為善,又無膽量為惡,生活夾纏不清,要想超脫卻要廢些功夫了。

不過,許相公是自求超脫了,不知道白娘子聽到會怎樣傷心,媚娘又…

想到媚娘,陳元心中不由得一聲歎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