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心中一凜,立即意識到眼前之人的身份。

在大行寺能這麼舉重若輕得捉弄他,隻有一個人,那位淨琉璃羅漢!

這位大老也是一品,要不然佛門也不可能與道門和儒門並立。

隻是這位羅漢比之真武大帝和大宗師卻低調許多,他經常離開大行寺,但無人知道他的身份。

他好像有無數化身,許多人曾得他救助,也有人蒙他傳授武道,當時人們不知他身份,隻以為是位積德行善的好人。

其中一部分機緣巧合後來知道了他的身份,但大部分都湮沒無聞,最後他就在天下留下了一個活菩薩的名頭。

這位活菩薩在人間頗有名氣,但並不像真武與大宗師那樣,彷彿神靈在世般名重天下。

陳元打量一眼這位活菩薩,真羅漢,隻見他大腹便便,滿臉笑容,看上去像是箇中年和尚,可看久了又覺得他身上有幾分滄桑感,最後隻覺他身上歲月模湖,隻一點靈光曆歲月而彌新,似乎有經受歲月沖刷的能力。

陳元心頭微驚,這位淨琉璃羅漢的境界實在可怕,恐怕比真武大帝並不弱分毫,若不是他從未來借過元始天尊法身,還真看不透他的境界。

羅漢將老僧提在手裡,輕飄飄落在地上。

陳元也很識相,和這位交手,他還不夠格,還是老實點為好。

“向尊師問好。”

羅漢打個問訊,笑嗬嗬道。

陳元連忙回禮,說道:“見過大師,不知法源和尚可在寺中。”

羅漢點頭道:“在呢,他幾次跟我說起過你,你傳他的經文,我們也多次推究,所獲不少,賢師徒對我大行寺的恩情,敝寺銘記在心。”

彆銘記在心了,是時候回報一下了。

陳元心中吐槽,笑道:“大師客氣了,在下這次前來拜訪,是想請貴寺幫個忙。”

羅漢看一眼雲光公主,立即明白了他的來意。

他微微搖頭,笑道:“你可真不客氣。”

朝廷怎麼會放任雲光公主在外,大行寺若收留雲光公主,那以後可要麻煩無窮了。

不過說起來,當今天下也隻有大行寺有資格保下她。

陳元正色道:“大師如果覺得不方便,我們這就離開。”

雲光公主聞言立即看向羅漢,她知道,自己以後的安危,乃至青兒和瀟瀟的安危,可就落在眼前這位活菩薩身上呢。

羅漢道:“算了吧,你要真想離開,也就不會來了,隨我進來吧。”

說罷轉身帶三人往寺中走去。

陳元大喜,牽著兩人跟著羅漢往裡走。

“方丈三思!”

三個老僧忽然攔在羅漢身前,叫道:“大周與我寺有仇怨,咱們不肯落井下石,殺了這小丫頭已經是以德報怨,怎麼能收留她在寺中?”

“三位大師乃出家人,怎的這般沒有慈悲心。”

陳元嗤笑道。

當先的老僧眼睛一瞪,怒道:“老僧修怒目金剛,身後兩位師弟是降魔天王,要什麼慈悲心!”

好…好有道理!

陳元這下子沒了脾氣。

羅漢道:“這位施主對敝寺有大恩,佛門最重因果,咱們不能不報。”

老僧兀自不平道:“什麼大恩,就一些歪理邪說,我看是有大仇纔對。”

羅漢好氣道:“彆聒噪了,各自回去吧。”

說著領陳元三人進了寺廟。

陳元笑道:“大師,貴寺僧人火氣未免太盛了些。”

羅漢道:“三位師兄是戒律院首座與長老,殺氣自然重些,其他僧人還是很好的,若是講經堂的師兄,陳施主方纔可未必能占到上風。”

這位活菩薩聽上去怎麼好勝心還挺強的。

姚映雪明顯也有這個疑問,她不好意思道:“今天來到大行寺,才知道以前對僧人的印象真是錯的離譜。”

羅漢好奇道:“怎麼說?”

姚映雪笑道:“以前還以為僧人都是些枯木死灰的人,如今看來,連大師這等活菩薩似乎還免不掉常人的好勝心。”

羅漢點頭道:“我佛追求寂滅,所以最終還是要變成枯木死灰,不過這等境界不容易達成,那至少先要真誠,所謂直心是道場,做到了真誠即便還未入道,所差也不遠了。”

陳元點點頭,心想門口遇到的三個老和尚動不動就喊打喊殺,到真是挺直率的…個屁。

羅漢帶著三人一路走進自己方丈,

裡面早已經坐著位年輕和尚。

見陳元三人進來,和尚立即起身迎上來,笑道:“陳施主,終於盼到你來大行寺。”

陳元道:“UU看書 www.kanshu.com我是投奔你來了。”

於是將來意說給他,法源和尚知道師父必定已經答應了他,要不然也不會帶他進來,他笑道:“何談投奔,陳先生門下弟子能來敝寺,蓬蓽生輝。”

見陳元與法源似乎十分熟悉,法源與這位活菩薩都稱陳元對大行寺有大恩,雲光公主神色有些驚奇,心想陳公子看上去不顯山不露水,內地裡卻有這許多際遇,任何一點拿給彆人都是一輩子都求不來的。

想到當初在雲州府她就慧眼識人,想要招攬他,雲光公主心中時而感到羞慚,時而又有些得意。

兩人廝見過,法源拿起放在旁邊的手杖,說道:“小僧帶你們去客房休息。”

說著拿手杖在地上指指點點,往外走去。

他還在修煉眼神通,不可睜眼視物。

陳元三人向淨琉璃羅漢行禮告辭,隨著法源向客房走去等安排好客房,吃了素齋,雲光公主與姚映雪各自回房休息。

陳元拉住法源問道:“和尚,許相公可好?”

法源笑道:“首先,這世上已經沒有許相公了,隻有正念和尚。”

“其次,他過得還不錯,上次他心中魔念未除,燒了藏經閣,師父打發他去迴音洞面壁思過,後來又傳了他耳神通,如今還在迴音洞苦修。”

什麼魔念未除,你們這些和尚害的人家人離散,還不許人心中有氣?

他忽然想到,這許相公燒掉藏經閣,豈不也是直心做道場?

想到門口幾個老和尚的樣子,陳元不禁笑出聲來。

“和尚,”陳元道:“可否帶我去拜會正念大師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