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最快更新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最新章節!

老僧禪杖猛地砸,身氣勢勃發,隱隱金剛怒目之氣概。

尚氣性麼?

陳元心納悶,至於樣吧,就算周睦,也至於臉面之後,連話也說幾句,就打打殺殺。

雲光公主一步,想接老僧的禪杖。

陳元伸手將扯到身後。

堅持帶西荒,自然義務保證裡的安全,老僧就動手,打的臉面嗎,能忍?

陳元心也氣,手向一舉,把禪杖托住。

老僧一招力極重,雖然被陳元托住,但力量順著陳元身體傳到地,整座山體都轟然作響,山頂白雪轟隆隆滾,彷彿洪濤巨浪,往山滾。

幸而行寺作為西荒聖地,四周容涉足,更無築房長住,所以雪崩雖然驚心,倒怕什麼傷亡。

老僧見禪杖被陳元抓住,心怒氣更盛,多年苦修,居然能立即將娃娃拿,哪裡還臉面立足,當即將手禪杖向一挑,想把禪杖從陳元手奪回。

哪知禪杖頂端竟然著絲毫氣力,陳元彷彿變成棉絮,被老僧一挑到半空。

陳元從容地懸於空,等著老僧索戰。

遠客,行寺山門面與寺僧交戰,多少些敬,所以陳元藉著老僧一挑之力,飛到空,打算等老僧索戰之,將引到附近山頭,再將製服。

老僧見一杖將陳元挑飛,還當心裡怕了,想眼女子才主的,行寺曆仇視周皇室,自己將拿住,立即寺僧間提高聲望,面的子等會兒對付遲。

想到,老僧理會的陳元,舉禪杖向雲光公主搠,一杖甚勁猛,雲光公主隻覺一股力撲面而,立即明白,自己若儘全力,恐怕無法阻擋。

的實力原本比老僧更強,隻真武場被魔猿掠奪了元氣,雖然後陳元路為祛除了體內綠光,體內元氣漸漸恢複,終究及全盛候,因此絲毫敢輕忽,將姚映雪攔身後,一雙玉手金光放,迎向禪杖。

陳元本半空等著老僧,想著老僧怎麼都名門派的輩,江湖規矩總講究,成想老僧根本理會,直接向雲光公主攻。

心怒,身形疾閃,彷彿雷霆從而降。

老僧隻覺手一震,禪杖彷彿打堅摧的金剛岩,幾乎脫手而。

急忙轉身後退,身子跟著禪杖反震回的力走,才終於把禪杖的力瀉,沒現禪杖脫手飛的丟景象。

老僧驚,心一嬌滴滴的女子怎麼修為麼深厚。

等轉身回,才發現方纔的子知怎麼已經回,正滿面蕭殺之氣地盯著。

後面同的兩老僧見同伴吃了虧,臉色一變,立即挺身,走到者身後,三老僧成三角之勢,與陳元針鋒相對。

三老僧氣息相通,面一如金剛怒目,後面兩則王逞威,三氣勢合發,真像降魔除妖的佛兵佛將。

當先的老僧禪杖往地一頓,佛光傾瀉而,像水一般往山流,沒多久,整座山都被佛光籠罩。

佛光將山連成一體。

陳元隻覺眼一亮,佛光向身刷。

意試試對面三的手段,於也閃避,任由佛光籠罩自己身。

一刻,隻覺渾身一緊,整差點跪倒地。

感覺整座山都壓身。

地煞凝陰術熬煉的身子骨比嘴硬的鋼鐵還堅實幾倍,此卻被壓得骨骼一陣哀鳴,皮肉綻開。

陳元意識連通神庭,緊接著身毛髮鑽,金色黑色夾雜的毛髮披身,獠牙長,陳元隻覺意識一陣狂暴之意。

手向旁邊一伸,一根鐵棒現掌。

鐵棒迎風而長,一間變作十丈長短,陳元手持鐵棒,猛力揮,山門幾十名寺僧都鐵棒籠罩之。

僧感受到鐵棒威勢,

臉色均為之一變,各運法門,將彼此氣息聯絡一起,以三老僧為尖端,彷彿一把尖刀,迎向陳元。

一刻鐵棒與尖刀相撞。

數清的慘叫響起,僧被掃飛,撞破山門,隻三老僧最後關頭躍起,避開了金箍棒。

陳元心神一動,金箍棒立即縮,隨即猛長,搠頭一名老僧胸口,將打飛。

剩的兩老僧眼睛瞪的老,怒:“妖魔!”

陳元一身半金色半黑色的毛髮,以及衝的妖魔氣息,比之世任何妖魔都還怖幾分。

陳元心狂性發,哪裡乎幾老尚聒噪,好好躍起,一棒砸了。

老尚驚,心想魔頭髮了狂,若被砸實了,哪裡還命,於立即往旁邊閃。

劈啪

半路一條電索閃,將老尚攔腰捆住,雷霆之力透體而入,老尚體內元氣被擊得亂做一團,哪裡還回手之力,立即被電索拉扯。

陳元伸手抓著的襟,將提到眼,問:“進進得行寺?”

老尚還嘴硬,陳元一聲長嘯,震得老尚耳朵刺痛,口獠牙讓老尚心一寒,再也說話。

“uukanshu.com施主手留情,行寺怠慢貴客,還請恕罪。”

陳元身後傳一樂嗬嗬的聲音,聲音很近,就耳後。

心一凜,立即閃身避開。

體內先五行雷氣,雷氣一滾,身子幾乎化成電光,向猛衝,等回身,背後哪什麼。

“施主必驚慌,敝寺並無惡意,還將實性師兄放吧。”

聲音又身後傳。

陳元身汗毛一豎,立即知自己遇到了真正的高。

正想閃身躲開,卻覺手一痛,由得把老僧丟了。

等回身看,卻見身後遠處站著胖尚,正準備接飛的老僧。

為您提供大神小糊塗的大迷糊的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最快更新,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,請務必儲存好書簽!

第三百二十六章、大行寺首戰免費閱讀.https: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