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看來隻有當今皇帝才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,可惜皇帝根本扶不起來,本來好好的大陣在手,都能讓嚴清給騙過去,現在沒了大陣,自然更加沒法逃出嚴清掌控。

陳元要想弄明白其中的隱秘,恐怕隻能偷偷潛進宮去逼問皇帝,這也就隻能想一想。

陳元歎一口氣,正要說話,忽然感覺體內元氣一陣翻騰,他臉色頓時變成醬紅色,隻覺渾身炙熱,說不出話來。

雲光公主與姚映雪見他忽然不說話了,都向他看去過去,見他臉色發紅,緊接著身上散發出巨大的熱量,像是整個人變成了熔爐一般。

隨即陳元身上開始鑽出細小的金毛,變成了之前齊天大聖法相的模樣。

雲光公主二人見他忽然現了法相,隻當又有敵人來襲,雲光連忙將心神探出去,四處搜查,哪裡有半點敵人的影子。

她心中疑惑,重新回看陳元,頓時心中巨震,幾乎不能自持。

隻見齊天大聖法相金色毛髮根部泛起黑色,像是有墨水從法相皮膚下面冒出來,金色毛髮肉眼可見的要被染黑。

再看大聖法相頭面,雲光公主頭皮一陣發麻。

大聖口中竟然鑽出獠牙,兩眼也閃著紅光,儼然是之前魔猿的模樣。

怎麼會這樣?!

雲光公主心中茫然,全然不知發生了什麼。

剛纔不是陳元勝了麼,怎麼他的法相竟發生這種變化?

她心中惴惴不安,不知該怎麼辦纔好。

如果敵人就在面前,她還能與之對敵,可眼下的情況又該怎麼處理。

她湊到前面,試探地叫道:“陳公子?”

卻見大聖法相猛地轉過頭來,猩紅的眼睛直盯著她,讓她渾身一陣發寒。

“公主姐姐,陳公子這是怎麼了?”

姚映雪再不通修行,也知道眼前的情況不對勁了。

雲光搖搖頭,把姚映雪攔在身後,防止意外發生。

魔猿緊盯著兩女,腳步蹣跚地走過來。

雲光提起警惕,手中金絲傾瀉而下。

卻見魔猿忽然停下腳步,雙手抱住腦袋,發出一陣壓抑的低吼。

隨即魔猿一縱身往遠處林子裡撞過去,隻聽到一陣轟然響聲,林子中樹木遭了殃,魔猿在地上滾來滾去,把整個樹林碾壓粉碎。

雲光公主叮囑姚映雪在原地等候,自己則飛身過去檢視,隻見魔猿雙膝跪在地上,抱著頭嘶吼,過了半晌,渾身黑色毛髮從根本重新變作金黃,獠牙退去,眼中紅光消散,重新變作齊天大聖法相。

緊接著法相消散,陳元滿臉苦笑出現在原地。

雲光公主兀自不敢放下警惕,叫道:“陳元?”

陳元抬頭說道:“雲光,是我。”

雲光公主鬆了口氣,問道:“方纔這是怎麼了?”

陳元道:“無妨,隻是修行出了些問題。”

修行出問題還無妨呢?

雲光公主心中苦笑。

陳元歎息一聲,沒再多言。

真不知是喜是悲,他方纔擊殺魔猿分身,天賦神通自然運行,將魔猿死後的元氣鯨吞一空。

他本就到了第二死關的臨界點上,體內突然湧去這麼多元氣,境界立時不穩起來,偏偏此時元始天尊法相出了問題,而這些元氣又來自魔猿,不免沾染了魔猿的暴虐之氣,竟讓他一時間差點失守,將魔猿從禁錮束縛下釋放出來。

看來要儘快突破第二死關了!

要不然以後每動用大聖法相,總免不了要承受魔猿失控的危險。

陳元心中憂慮道。

他和雲光公主返回原地,見姚映雪正關切地看著他。

陳元笑道:“修行出了些問題,沒有大礙,你放心。”

姚映雪不通修行,也不知該怎麼安慰他,想了想,她走過來拉住他的手,隨即抬頭看著他的眼睛,眼神堅定。

陳元明白,她是想說無論發生什麼事,她都會和他在一起。

他心中一暖,反手也握住她的手。

雲光公主見兩人含情脈脈地看著彼此,無奈地搖搖頭,把身子轉向一邊。

兩人這才驚覺,連忙回過身來。

陳元問道:“雲光,接下來你打算去哪裡?”

雲光道:“我要回雲州府。”

“去接青兒?”

雲光點點頭。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現在恐怕不是回去的好時候,如今白大人身隕,雲州府正是空虛的時候,朝廷肯定已經派大軍過去,

你這時候回去,豈不是自投羅網?”

雲光又何嘗不知道這些,她淒然道:“那又有什麼辦法?”

“這些年我做了太多無用的事,如今這些無用的事終於被證實隻是一場虛幻,UU看書 kanshu.com若是連雲州府中的青兒和瀟瀟我也不能保住,那還不如死了的好。”

陳元無奈道:“可是你就算回去,也難救她們出來,反而讓自己也陷在裡面。”

雲光慘笑道:“這樣也好,大家做伴不寂寞。”

陳元見說她不通,心中也有些發愁。

想了想,他又道:“你想回去與她們做伴恐怕也做不到。”

雲光一怔,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陳元歎氣道:“從此地到雲州府,千裡迢迢,怎麼說也有一二十個府,也就是有一二十座真武道場,真武的力量由道場向外輻射千裡,你真能躲得過嗎?”

雲光公主一呆。

這些她還真沒想過,想到三人剛剛纔逃出真武道場的驚險,雲光公主不僅感到一陣絕望。

她看著雲州府的方向,心中一片迷茫。

陳元見狀,無奈道:“你放心吧,她們兩個就交給我好了。”

他挺喜歡青兒的,和姬瀟瀟也有過交際,任由這兩個人落在嚴清手中,他也於心不忍。

雲光公主要去雲州府自然是千難萬難,但他卻容易得很,到時候再加上變化神通,偷偷帶走兩個小丫頭,應該不是什麼難事。

雲光公主霍然轉頭,熱切地盯著他:“真的?!”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當然是真的,不過在這之前,還是先把你們兩個送去一個安全的地方。”

雲光公主心中一苦,無奈道:“哪裡還有什麼安全的地方。”

整個天下都成了嚴清的勢力範圍,也就是成了真武的勢力範圍,哪裡還有她的容身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