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魔猿背部落地,立即知道不好,正要翻身爬起來,大聖法相已經踩在她胸口。

魔猿大怒!

她自出現在天地之間,就是妖魔之王,從來被人畏懼,那容人這麼踐踏!

她伸手要把踩在她身上的腳搬開。

陳元此時被齊天大聖神意入腦,隻覺自己就是那亙古亙今第一妖,見魔猿竟敢反抗,立即怒上心頭,怒氣與狂**攻,齊天大聖神威更盛。

她乾脆跨坐在魔猿身上,抬起左腳踩住魔猿右臂,右膝壓住魔猿左臂,任魔猿雙腿如何掙紮,都不能撼動她分毫。

隨後她伸出雙手捏住魔猿巨口。

魔猿不知她要做什麼,可也隱隱感覺不妙,於是更加瘋狂掙紮起來,可她隻覺自己身上彷彿壓著一尊神力滔天的巨神,任她如何掙紮,都不能掙脫。

齊天大聖雙手用力,將魔猿巨口掰開,隻見她兩眼金光激射,張嘴發出一聲嚎叫。

隨著這聲嚎叫,一道電光從大聖口中吐出,照亮了整個空間。

電光奔湧而下,衝進魔猿口中。

魔猿這才震得恐懼起來,卻為時已晚,雷電瞬間傳遍全身,齊天大聖兀自嚎叫不止。

很快魔猿就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雷電之力,彭的一聲,整個身軀崩解開來。

眼前忽然失去敵人,齊天大聖法相忽然一愣,隨即卻見她全身電光閃動,向著四方傾瀉出去。

周圍的黑暗空間頓時被扯碎,露出一塊夜空。

陳元此時精神已經恢複清明,見眼前出現夜空,他想也不想,猛地跳出去。

冬!

朦朧中彷彿撞破了什麼東西,陳元來不及檢視,任身形往前直躥,等雙腳落地,他這才環顧四周,卻見腳下密密麻麻排列著許多火柴盒般的小房子。

他一陣恍忽,這纔想起來,原來這是真武道場,他剛纔撞破的正是真武大殿的房頂。

他順著房頂撞破的大洞看去,卻見真武大帝的凋像好好的立在那裡,隻在胸口有個小小的傷痕。

陳元疑惑起來,看來那片空間中的真武凋像並不是這尊,那片空間究竟在哪,與眼前的真武神像乃至於雲門山的趙道玄又是什麼關係?

陳元正自疑惑,忽然感應到有股盛大的力量從遠處降臨,這股力量來得好快,瞬息間就能掠過幾百裡路。

他臉色大變。

這股力量他太熟悉了,正是真武大帝!

陳元來不及細想,對於真武大帝自然能避就避。

他立即向遠處躥去,眨眼間飛出幾十裡。

感應中,他隻覺真武道場的真武凋像活了過來,正冷冷地看向他,讓他背上汗毛豎起。

陳元不敢耽擱,一路狂奔,法相狀態之下,他速度飛快,很快掠過幾座城,他能感應到,城中倒也有些高手,可這些高手感應到齊天大聖法相的氣息,早就嚇得心跳驟停,戰戰兢兢,哪敢露面。

一直飛出千多裡,遠離了真武道場的力量輻射範圍,陳元這才停下腳步,把雲光公主和姚映雪放出來,然後收回法相。

雲光公主打開金絲繭,見頭上已經是沉沉夜空,漫天繁星,立即明白他們已經離開那片空間,而且已經離開真武道場,心中大喜,問道:“陳公子,方纔都發生什麼了?”

陳元於是將方纔與魔猿交戰,以及之後如何撕開詭異空間,最後遇到真武降臨,於是連忙逃走的事講述一邊。

雲光公主連連驚歎,姚映雪雖然不通武道,可也知道這是多麼炫目的戰績,光逃脫真武追捕這一條,就夠他在監察司所列地榜上登頂。

雲光公主笑道:“陳元公子,你可瞞得我好苦,以前我還想招攬你,現在想來,真羞殺人。”

先不說他陳先生弟子的身份,光他這份修為就已經是法身以下頂尖的身份,甚至一般法身人物都未必能留下這位。

陳元笑道:“家師有命,不得隨意泄露身份,還請見諒。”

雲光公主盈盈一笑,說道:“什麼見諒不見諒,我歡喜還來不及呢,看來我真是能慧眼識英雄,

縱然陳公子沒有顯露身份,我也能看出陳公子的不凡來。”

瞧她的神色,竟然有幾分得意。

陳元笑一笑,問道:“對了,殿下…”

雲光公主道:“陳公子何必多禮,叫我雲光就好。”

陳元奇道:“殿下芳名就是雲光?”

一般這些公子王子什麼的,名字與封號不應該有區彆嗎?

雲光公主點頭道:“我名字就是雲光,安詳是我的封號,隻是自小人們都叫我雲光公主,封號反而叫得少了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陳元道:“那我就托大,叫你雲光好了。”

說著他神色鄭重起來,問道:“雲光,你可知道方纔那隻魔猿?”

雲光早料到他會問起,當即點頭道:“知道,我從小就知道她,她是神京護城大陣的顯化法身。”

所謂顯化法身,其實就是指護城大陣的形體化。

“隻是我卻不知,她竟然可以離開神京。而且似乎有了自身的意誌,這真是不可思議。”

陳元眉頭微皺,心想看來雲光也並不知道魔猿的真正身份,他可是知道,魔猿就是妖魔們的祖魔之一,隻是不知道她怎麼成了護城大陣,現在又和真武道場攪和到一起。

“雲光,你知道這座大陣是怎麼來的嗎?”

陳元問道。

雲光道:“護城大陣是太祖親手佈置,當時天下初定,UU看書 www.shu.com大周定都神京,為防止妖魔捲土重來,衝撞神京,太祖決定設置護城大陣。”

“整個大陣都由太祖與伯安聖人親手佈置,根本沒有外人蔘與,彆人也不知其原理,更不知此大陣何以幾百年來像是有無窮力量,取之不竭,護衛神京,隻有曆代帝皇可以掌握操縱大陣的法器,這法器後來被嚴清從我皇兄手中騙走,直至今日。”

說到後來,她語氣低落下去,顯然這是她內心極為痛楚的部分。

正因為護城大陣被嚴清掌握,她這才兩次從神京逃走,兩次差點神死,而皇兄卻永遠被囚禁住,沒有反抗之力,若是大陣在手,老賊斷不能如此跋扈。

陳元心中一動。

太祖和伯安聖人親手佈置?

他想到了自己在魔猿記憶中看到的畫面,當時與祖魔戰鬥的人中,就一位書生模樣的人,手中筆輕輕劃動,立即就是風雲變色。

莫非他就是伯安聖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