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超度亡靈自然是誇張了。

這個世界沒有類似前世超度亡靈的觀念,甚至沒有靈魂轉世的觀念。

人死後陰魂即消散於天地之間。

隻是有些人因為各種原因,死後陰魂不散,為禍人間,這時候就要陰使出面,把不散的陰魂帶去陰司,將其打散。

陰魂被打散後,其殘存的各種邪祟陰毒念頭,積澱在陰司之中,就成為幽冥氣。

從某種角度說,陳元驅散幽冥氣還真的類似於超度,也算是為天地之運行做貢獻了,能產生浩然氣倒也不過分。

陳元於是將琉璃盞燈光激發到最大,浩然氣不斷在心神內湧流起來。

一個月來,琉璃盞彙聚五行之氣凝結的“燈油”,很快就耗儘了。

曹先生三人意猶未儘地站起身來,拱手道:“大恩不言謝,小兄弟可有什麼心願要達成,儘管說出來,曹某人絕不推辭!”

陳元笑道:“曹先生言重了,說什麼大恩,大家都是朋友,應該的。”

“在下向來對陰司眾神官頗為敬重,此番能為陰司做事,也算榮幸,以後凡陰司神官,所需接觸幽冥氣之害,儘可以帶來,在下絕不推辭。”

他可一點都不傻,交情要用在最關鍵的時候,現在他又沒遇到什麼自己沒法解決的事,乾嘛求曹先生辦事。

曹先生三人聽了他的話,全都大喜,連忙拱手道謝。

最後雙方約定好,每過十天都來此破廟相會,之後各自離去。

回到除妖司的時候,天才矇矇亮。

陳元向沐有明的院子看了一眼,不知道他還在不在。

他和沐有明現在已經徹底拉開了距離。

沐有明隻是個普通的二竅穴武者,而他卻已經打通了五竅穴,儒術也已經到四層階梯,更有數種強力手段,兩人早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人。

陳元不是個喜歡惹事的人,他知道自己在大周還隻能算個小螞蟻,現在最重要的是低調修煉,隻希望沐有明不會主動招惹他。

回到房間陳元開始了一天的修煉,等天徹底亮起來,這才趕去前面的官署,開始辦公。

之後的日子裡,陳元就重複著這種單調的生活。

除妖,修煉,每隔十天去破廟服務大眾。

破廟中來客越來越多了。

最常來的還是曹先生三人,但偶爾他們也會帶些陌生人來,多是雲州府城隍廟的神官,但也會有從其他地方城隍廟趕來的。

甚至還有從陰司冥府中上來的,這些人明顯的與眾不同,他們身上的幽冥氣濃鬱到像要

滴下水來。

時間久了,陳元也認識了不少陰司中人,瞭解了不少陰司中的事。

他瞭解到,原來陰司中的各神官,本也算是陰魂,隻是他們生前多有大功與人,因此受百姓祭拜,死後就成了神官。

他也瞭解到,這個世界的神靈並不隻有陰司一脈,很多地方都有自己信奉的神靈。

這些神靈或者是有功之人轉化而來,或者是些精怪,被香火洗去了魔意,成了守護一方的神靈。

凡神靈都要經朝廷認可,否則就要被剷除。

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陰司了。

陰司太過特殊,朝廷不得不認可它。

來向陳元尋求幫助的這些陰司神官,除了曹先生三人,來的時候都被秘法封住了耳目精神。

陳元猜測到這是不想他們知道他的底細。

這他倒是能理解,如果被人知道有人可以緩解陰司的劫難,恐怕他要成為很多人的眼中釘了。

既然陰司這麼小心替他隱瞞身份,陳元也就放心下來。

時間久了,陳元的傳說開始在陰司冥府和各地城隍廟流傳開來。

大家都聽說有位陳先生,可以度亡人昇天,可以救陰司劫難。

陳元對這些都不在意,隻一心的提升實力,

半年後,陳元又打通了兩個竅穴,儒術也到了第六層階梯。

到達第六層階梯之後,琉璃盞的燈光越發明亮起來,由原本的昏黃,變成現在接近金光。

每次他把琉璃盞顯化出來,金色的光暈籠罩在周圍,連城隍廟勾魂使都漸漸地難以承受琉璃盞的光芒,他不得不儘力壓低琉璃盞的威能。

神庭之外,混沌被排開了不少,他現在可以走出神庭幾步,然後繞著神庭邊緣走到後面,去觀察他的法相。

法相還是隱藏在混沌中,但已經顯露出一隻白玉似的巨手,以及幾片衣角,玄妙地氣息從法相傳遞過來,讓他時刻都產生各種領悟。

在突破第五層階梯的時候,他領悟到一門五雷法。

五雷法是由陰陽二氣衍生而來,既是內修之道,又是禦敵之法。

其法門在於用陰陽二氣產生出先天五行之氣,

然後將先天五行之氣儲藏在五臟之中加以蘊養。

這樣可以讓他五臟幾位強大,生機也更為蓬勃,體質之強大幾乎一騎絕塵般超過同境界的人。

等蘊養成熟,五臟中的五行之氣,引動外在天地中的五行,發為雷霆,一旦施展真有煌煌天威。

陳元直到現在也才蘊養好心中火行,發出火雷,隻可惜一直沒用過。

僅僅半年時間,UU看書www.shu.com他就已經成長為平陽縣的第一高手,幾乎沒有人配得上他用出雷法。

除了五雷法,他的另一項絕密手段就是陰陽氣。

琉璃盞越發強大,其煉化陰陽氣的能力也越來越強。

他神庭內的陰陽氣已經有近一丈長。

一旦顯化於外,兩條丈長的黑白氣沖刷而過,無物可擋。

琉璃盞操縱因果的神通陳元之後再沒用過,一則擔心被人懷疑,二來也是因為整個平陽縣也沒人需要他用這種手段。

遇到什麼妖魔,他隻要隨意出手擊殺就好。

隻是隨著境界越來越高,他漸漸發現,以前要依靠琉璃盞才能施展的神通,現在已經成為他的本能。

比如因果線。

他現在可以隨意切換視角去探查彆人的因果線,和周身氣運,而且看得更加清楚。

他甚至隱隱能通過因果線追蹤一個人的過往經曆,隻是現在還侷限在普通人身上,對於有修為的人,這種窺探消耗實在太大,連他也承受不起。

除了自身的修為,他神庭中還積攢了不少神通。

他身體的每個部位,眼耳鼻舌身,幾乎都附著著神通。

但是他用得最好的卻隻有那麼幾個,雛鳳清音,噓嗬風雨,**術等。

陳元很喜歡這種修為不斷提高的感覺,隻希望這種低調生活儘量維持下去纔好。

這天他剛從外除魔回來,剛走進衙門,就見鄭小六迎上來,鬼鬼祟祟道:“元哥,你聽說了嗎?”

陳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。

聽說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