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雖然早就猜到她的選擇,可王九還是心中泛起苦澀。

伯安儒向來多性情中人,王九身為伯安儒中的驕子,更是如此,好在他雖然用情頗深,但感情正大而不偏狹,因此心中並無怨恨。

他點點頭,說道:“我這就回伯安山去了,若不突破二重死關,絕不再出山行走,大家若有難,立即派人去伯安山通知我,不論天涯海角,我必定趕來。”

說著他在眾人臉上一一看過去,最後落在姚映雪身上,卻驀地想到,她與阮公子在一起,自然是不會遇到什麼危難的了,隻要阮公子回到那位陳先生身邊,這天下雖大,又有誰能傷害他們呢。

想到這,他心中悠悠一歎,隻覺一切都沒有意味,舉起手來與眾人拱手作彆,身子騰空而起,向南方飛去。

目送著王九離開,秀兒和五兒兩個走到姚映雪面前,兩人眼淚在眶裡直轉,隨時都要掉出來。

“姑娘,我們怎麼辦呢?”

五兒問道。

她們本是姚映雪的丫頭,從小在姚映雪身邊長大,名義上雖是主仆,實際上卻情同姐妹,後來姚映雪離開雲州府,她們隻當此生再難相見,再加上左維明竭力維護她二人,於是捨身相從,如今眼看大家就要分散,她們卻不知該何去何從。

姚映雪摸摸五兒秀髮,說道:“你們已經長大了,總不成永遠跟著我,以後好好服侍左相公,保重自己身體,不要再以我為念。”

說著她看向左維明。

左維明道:“映雪姑娘放心,我一定會照顧好她們兩個。”

姚映雪笑了笑。

左維明的人品她自然信得過。

五兒和秀兒兩個最後癡纏一陣,終於雖左維明一同離去。

共同離開的還有範陽。

他們這一隊就隻剩下四個人,倒也不惹人注意,四個人結伴而行,還能相互照應。

最後就隻剩下陳元,姚映雪和雲光公主。

“殿下要走哪邊?”

陳元問道。

雲光公主歎息道:“我要回雲州府,哪裡還有人等我回去。”

她說的是青兒和姬瀟瀟。

本來以為這次進京必定有驚無險,就算出了什麼差錯,也不過是她自己身陷京城,白一然這位二品法身總可保無虞。

隻要白一然在,江東省就穩如雲門山,把青兒兩人留在雲州府自然是最安全的。

可是怎麼都想不到,最先出意外的正是白一然。

白一然死了,江東省自然成了眾矢之的,若不立即將兩人接走,恐怕她們就要落在嚴清手裡了。

陳元知道她說的是青兒和姬瀟瀟。

他有心送她回去,通過陰司通道,回雲州府不過半日,卻又有些猶豫。

倒不是擔心她知道自己的秘密,既然已經放出話去,說陳先生是自己師父,那麼憑藉“師父”與陰司的關係,借用一下陰司通道,自然算不得什麼。

隻是酆都城主之前的舉動,卻給他心中蒙上了陰影。

酆都城主竟然在那種關鍵時刻離開了神京,而之後真武大帝立即就出現了,若說祂們兩個沒什麼交流,真是鬼都不信。

他相信,陰司絕不會存心害他。

陳元明白自己對陰司的意義,因此陰司眾神絕不會希望他死去,可是祂們對雲光公主的態度卻很微妙。

在不知道酆都城主與真武大帝都做了什麼交易的情況下,他不敢冒險帶雲光公主去走陰司通道。

既然如此,隻能由她自己行動了。

陳元愛莫能助。

他正要舉手告辭,忽然臉色一變。

雲光公主幾乎與他同時感應到動靜,於是和他一起往西北方向看去。

西北方有一座真武道場。

從道場裡走來一隊人,打頭的是位鬚髮皆白的老神官。

老神官徑直走到三人面前,稽首問道:“可是阮東公子與雲光公主殿下?”

三人先是一驚。

這老神官竟然知道他們的身份,此地距離神京兩千餘裡,他怎麼這麼快得到訊息?

哎喲!

陳元忽然心中一動,恨不得打自己兩個嘴巴。

他怎麼就忘了這茬呢!

這裡可是真武道場!

全天下真武道場都是真武大帝的耳目,真武大帝的精神可以輻射道場周圍百多裡,而此地距離道場纔多遠。

也就是說,他們剛纔這是在真武大帝眼皮子底下密謀呢!

陳元鬱悶得幾乎吐出血來,回道:“抱歉,你們認錯人了。

老神官沒想到他竟然會耍賴,不由得一怔。

他可是法相境數得著的高手,師父更是那位先生,怎麼能耍賴呢!

老神官苦笑一聲,說道:“阮公子不要玩笑了,貧道沒有惡意, www.kanshu.com隻是想請三位去道場稍住。”

“是請我們去呢,”陳元道:“還是逼我們去?”

“自然是請三位貴客。”

“那如果我們不去呢?”

陳元問道。

老神官笑了笑,沒有回答。

“阮公子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姚映雪不通武道,不明白當前的情況,問道。

陳元看看姚映雪和雲光公主,無奈道:“都怪我疏忽了,此地臨近真武道場,道場周圍百裡之內,真武的力量可以隨時降臨,剛纔必定是真武意誌降臨,讓這個老神官帶咱們去道場。”

姚映雪沒想到真武道場還有這種作用,問道:“他要咱們去道場做什麼?”

陳元搖了搖頭,他也想不明白真武要做什麼。

隻是有一件可以確定,真武並不想殺他們,或者說他不敢殺他們,否則的話,現在站在眼前的就不是這位老神官,而是真武投影過來,直接一掌鎮壓。

祂必定還在忌憚陳先生,因此雖然感應到陳先生氣息已經不在此處,仍舊不敢強迫三人,而是派出這個老神官過來“請”他們。

嘴上說的是請,可陳元明白,一旦他們拒絕,恐怕真武未必那麼輕易就放他們離開。

陳元看向雲光公主,問道:“殿下,咱們去道場看看?”

雲光公主笑道:“都聽阮公子安排。”

她明白,對方之所以對她客氣,其實全仗著對陳先生的忌憚,她雖身為帝女,在真武面前卻沒有什麼話語權。

所以她並不托大,乾脆一切交由陳元作主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