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回到除妖司的時候已是深夜,他隨意躺倒在床上就準備睡覺。

剛感覺到有些睡意,卻聽響起兩聲輕微的敲門聲。

“小兄弟,可在家?”

門外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陳元立時清醒過來,他翻身從床上爬起來,走過去把門打開。

門口站著兩高一矮三個人影。

那兩個高的正是之前見過的兩個陰使,慶無賞和厲無咎。

另外那個說是長的矮,其實也不過正常人的體型,隻是與兩位陰使相比,顯得就矮了些,渾身穿著青布長衫,倒像是箇中年書生。

“兩位使者,好久不見了。”

陳元拱手道。

慶無賞道:“上次承蒙小兄弟關照,我二人感激不儘,這次來又要叨擾你了。”

“另外還有個不情之請,這位是雲州府城隍廟的曹先生,聽說小兄弟可以驅散幽冥氣,此次也是專門來拜訪的,希望小兄弟能施以援手,我們必定感激不儘。”

陳元注意到,慶無賞和厲無咎對這位書生模樣的曹先生非常恭敬。

從站位上看,他二人小心地過後曹先生一個身位,而不敢與其並行。

說話的時候,他們也有意地略微彎腰以示恭敬。

他不由得推測起曹先生的身份。

各地城隍廟的設置他很熟悉,事實上大周百姓都很熟悉,畢竟世人多多少少都去城隍廟拜祭過。

城隍廟自城隍以下,分為感應司,報應司,以及勾魂司。

其中感應司是為了感知轄區內有無陰魂聚而不散,並且收集信徒的願望。

報應司和勾魂司分彆與感應司接洽,其中報應司主要迴應信徒的心願,大多是風雨不調,或某某信徒時運不振,祈求轉運之類。

勾魂司則顧名思義,職責在於把轄區內停留不去的陰魂勾走,打入陰司,消化其怨念,使其魂魄消散。

三司各置司長。

兩位陰使既對這位曹先生如此恭敬,看來他應該是三位司長之一,那可是法相境的高人。

陳元連忙拱手道:“豈敢,三位都是神道中人,代天行職,有補於天地,有功於黎庶,在下就算為幾位做些什麼也是應當的,何談感激。”

陳元這話讓三人都露出笑顏。

他們也都是雲州府堂堂的大人物,尤其是曹先生。

如今有求於人,不得不放低姿態,到底心裡有些不自在,現在見陳元不僅毫無高傲之色,反而敬重有加,三人立即覺得這個年輕人當真是個可深交之人。

陳元打量曹先生一眼,立即發現他身上的幽冥氣比兩位陰使要強盛不知多少倍,僅僅站在他身邊,陳元就感到絲絲寒意。

陳元道:“三位,此處不好施展,咱們且去外面如何?”

陰使所在之處,周圍的氣溫本來就會大幅降低,這位曹先生更是加劇了這種效應。

他們要是在這再呆一會兒,整個除妖司的差人恐怕都要被凍醒。

三人當然沒有異議,於是連同陳元一起跳牆出去。

剛跳出來,曹先生忽然開口道:“小兄弟,方纔隔壁院中有人在窺探你,要不要我去略施薄懲?”

隔壁院子?

沐有明?

陳元一下子反應過來,心中不由感覺好笑,這老小子還挺儘心的,真就沒日沒夜地監視他,又或者是隨時留意他這邊的動靜,聽到動靜這纔開始窺視的?

陳元搖頭道:“多謝先生好意,不用管他,隨他去吧。”

反正他也拿不到什麼證據,沒必要節外生枝。

“對了,”陳元忽然道:“剛纔幾位豈不是被他看到了?”

慶無賞笑道:“你放心,陰司行事,向來是隱藏身形的,上一次被你看見是因為突然被拘過去,沒來得及。”

“至於現在,那是因為你手上有我的牌子,要不然你也見不到我們。”

陳元這才放心下來,當下帶著三人往他慣常去的破廟走去。

走進破廟,陳元示意三人圍坐成一圈,隨後他走到三人中間盤膝坐下。

他從神庭中喚出琉璃盞,頂在頭上。

這一個月他的儒術境界提升,琉璃盞的燈光也明亮了很多。

曹先生三人被燈光照耀,立即發現各自體內的幽冥氣在不斷消散。

消散的速度不算很快,但也比每天裡幽冥氣的凝結沉澱要快百倍。

曹先生心中大喜。

陰司中人原本是沒有壽限的,隻是因為有了幽冥氣的凝聚,這纔有了壽限。

曹先生已經存在了幾百年,

原本已經幽冥氣深入骨髓,不久就要神軀崩散。

如今經琉璃盞燈光一照,幽冥氣退去,他竟然感覺自己身體中重新煥發了生機。

像這樣每過一陣子就來照射一回,那豈不是總有一天他會恢複全盛狀態?

曹先生兩眼發亮,熱切地看向陳元。

對於陰司來說, www.uukanshu.com這個小兄弟真是個寶物啊!

隨即他心中升起一股危機感。

陰司可並不是沒有敵人,事實上大周的天上地下,各方勢力,越是強悍就越是被人忌憚。

陰司看上去超然各方勢力之外,實則早就被人針對了。

仙門和佛門在做什麼打算,真以為陰司不知道嗎?

陰司凝聚世人如此龐大的香火,這兩大教門哪個不覬覦?

最近出現了什麼拜閻君教門,真的是憑空出現嗎?

陰司看上去巍巍大勢,實則暗敵遍地,要是被他們知道有陳元的存在,陳元立即就會深陷危險之中。

曹先生立即下定決心,回去要下禁令,不許談論,更不許外傳與陳元相關的事。

凡城隍廟中人,若非幽冥氣深固,不得透露陳元的事。

有那幽冥氣深固,瀕臨崩解的纔可以帶來求救,而且事後要下禁口令。

做好這些打算,曹先生這才心中安穩一些,隨即卻又發愁起來。

如此一來,陳元對陰司的恩情可就太大了,他們到底怎麼回報纔好呢?

曹先生正心中發愁,陳元卻樂開了花。

當他把琉璃盞頂在頭上,為三人驅散幽冥氣時,隨著幽冥氣不斷消散,他感覺自己心神內的浩然氣發瘋似的漲起來,比他平時修煉快了何止十倍!

這算什麼?

陳元心中驚呆了,本以為隻是幫個忙,結個善緣,多交些朋友罷了,沒想到還有這種好處呢。

這算不算超度亡靈,積累功德?

陳元忽然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