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眼見著白玉大手向著山穀按去,趙道玄不敢遲疑,立即斬出一道劍光,他明白,隻要自己稍微遲一步,後果就再也無法逆轉了,他會被憑空抹殺在這片天地之間。

此時,連趙道玄百多年的人生經曆,無敵的修為,也不由得心中發寒。

眼前這一幕實在太令人震撼了!

山穀中,少年修煉完畢,站起身來擦擦額頭上的汗水。

他感應一下體內的元氣,發現元氣增長了一小節,隻是一次修煉,就能明顯增強元氣,他果然是天才,觀中那麼多師兄,終有一天會被他踩在腳下。

一時間,少年躊躇滿誌。

忽然間,他似乎感應到什麼,抬頭向天空看去,下一刻嘴張得老大。

天空中出現一隻白玉大手,這手比他身邊這些奇峰峻嶺還要大許多。

大手向著他所在的山穀抓來,凜凜神威讓他眼睛一陣刺痛,心臟不由自主地砰砰亂跳起來。

……

對,就是這副景象!

趙道玄心中湧現出更多的記憶。

就是這副駭然的景象,以及自身如同螻蟻一般無力的感覺,讓他從那以後就立誌要成為當世最強者,不要再被任何人壓下。

不僅如此,他還要超越生死!

正是這一念,讓他萌生出創立閻君教的主意,並最終實施了這個計劃。

趙道玄心中出現越來越多的記憶,並且與他直至今日的人生融合無間,好像這本就是他的人生。

不對!

這不是他原本的記憶,這是他今天纔剛擁有的記憶!

可是無論他怎麼說服自己,這些記憶就在那裡,就鑲嵌在他百多年生命的拚圖上,嚴絲合縫,彷彿就是這副拚圖的一部分。

很快,趙道玄釋然了。

沒錯,這就是他的記憶,這也就是他的人生,他已經否定不了了。

他在自己一百二十一歲的時候,經曆了自己十九歲的人生!

這是多麼荒謬的事情!

可是那個境界就該是這麼荒謬。

倒果為因,倒因為果,無所不能,無所不在!

……

白玉大手眼看就要把山穀抓在手裡,卻忽然疾速收回,很快山穀的畫面飛速遠去,倏忽之間就消失在時光的遠處。

陳元心中歎息。

可惜了,再遲片刻,他就能把真武抹殺在時光長河中,結果被趙道玄一道劍光打破。

以他現在的境界本來無法在時光長河中追蹤這麼久遠,更加不能將力量投放到遙遠的過去。

隻是從未來借了些力量過來,這才做到這種近乎荒謬的偉績,這還要加上真武法身正好將神目看過來。

真武法身要追蹤他的形跡,他也正好順著這條線,從時間上追蹤到趙道玄的少年時代。

這種力量遠非陳元所能掌握,每一瞬間他都感覺自己的身體要崩解開來,若不是地煞凝陰術已經有很高的造詣,他早在元始法相運用神力的時候被碾壓成塵埃。

不行,要趕緊走,再遲了就露餡了!

趙道玄一劍斬在白玉大手上面,卻隻是打得祂略微晃動。

這讓他心中一陣無力。

這種感覺他已經近百年沒有經曆過了,他是武道奇才,甚至是遠超同代人之上,奇才中的奇才,自他入修煉之途,從沒有經曆過這種無力感,除了在那座山穀中。

哪知道在他一百多歲,已經成了當世無敵的高手,這同一個人又出現在他面前,帶給他同樣的無力感。

好在,這一劍雖然沒能奏效傷到對方,卻打斷了對方的神通,對方沒能把他抹殺在時光中。

趙道玄正在心中慶幸,卻見白玉大手指尖電光閃動。

玉清神雷!

電光倏忽即至。

真武法身上,玄龜顯現,卻立即被劈成碎片,電光打在真武法身之上,將祂轟出幾十裡遠,落在神京北邊的群山之中。

陳元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極限,哪怕再多出一招,他都要面臨肉身崩解的危險。

他心神微動,白玉大手從空中抓下來,把陳元和雲光公主,姚映雪,範陽諸生抓在手裡。

陳元已經沒有能力觀照具體的因果線條,他感覺自己頭痛得想要裂開,於是隨手從自己身上捋出一條線,白玉大手輕輕撥動,陳元和雲光等人憑空消失在半空中。

議政殿內外,幾千人靜悄悄地站著,誰也沒發出半點聲響。

剛纔發生的一切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,甚至比真武法身與大宗師之戰還甚。

大宗師與真武之戰,

他們雖然震驚,但隻會覺得正該如此,當世一品正該有這樣的威勢。

可方纔陳先生與真武大帝的交戰,他們卻完全看不明白,隱隱隻看到真武大帝斬了陳先生一劍,然後陳先生回擊一道閃電,www.kanshu.com就把真武大帝劈出幾十裡遠。

就從這兩三下交手中,眾人已經能看明白,陳先生竟然遠強於真武大帝。

這一點很分明,真武大帝一劍隻能略微撼動陳先生,而陳先生隨手發出的雷霆,卻讓真武大帝難以承受。

眾人心中都悵然若失。

今天真是發生了太多事,這些事任何一件,對整個江湖都像是地震一般。

大宗師恐怕已經隕落了,以後儒門不知該如何存續。

神京中,雲光公主與舊皇室的勢力徹底暴露出來,今天以後就會被徹底拔起,所有人都明白,姬姓已經成了過去式,接下來隻看嚴清什麼時候扯下大周這塊幕布,換上自己的旗號。

眾人都猜測,他應該不會很快做出這種決定。

這一次他雖然又贏了,但他身上金光散了,不壞金身被打破了,因為雲門山的那位老神仙被人從天下第一的位子上拉下來了,重新坐到那個位子上的是神秘莫測的陳先生,而這位先生似乎對雲光公主頗為留意,至少祂離開之前沒忘了把公主帶走。

這麼一增一減之間,嚴清看似贏了,但地位卻多了一層隱憂。

一時間眾人心中各懷心思。

很快人們的猜測得到了證實。

闖入皇宮的幾千名書生並沒有被嚴懲,隻是被訓斥一番就被放走了,隻有那些老官員被奪職後關進黑獄。

按照嚴清以前的毒辣性子,他絕不會這麼輕易饒過他們。

可如今他金身已破,真武大帝再不是絕對的無敵,他卻不得不開始留餘地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