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明白,對付真武法身,尋常手段是沒用的,哪怕是元始天尊法相,其品級雖然遠高於真武法相,可法相永遠無法抗衡法身。

今天要想逃出生天,隻能用非常的手段。

元始法相無法對付真武,那就找元始法身!

這麼想著,陳元精神微動,元始法相法眼放光,這世間的因果洪流呈現在祂眼中。

元始天尊彷彿高踞因果河流之上,一雙冷漠的眼睛看向未來,忽然祂手掌探出,抓向未來的一朵浪花。

議政殿。

真武法身一掌壓下來,像是整片天都塌了,眾人一個個心駭欲裂,止不住地發抖。

不管是嚴黨那邊,自覺與真武法身是同道,因此理智上以為祂不會殺自己的,還是雲光公主這等對真武滿含恨意,以為這種恨意可以幫她克服恐懼的人,此時心臟都像是被揪住一樣。

一品法身,其神威足以壓倒人的任何精神力量,不論是理智的力量,還是仇恨的力量,除非你有同等層級的力量護身。

終於結束了,好累啊。

雲光公主心中驀地升起一個念頭。

來吧,徹底結束了也好。

她想起自己短短二十幾年的經曆,十歲以前受萬人寵愛,之後父皇駕崩,境況急轉直下,從十三歲就開始充當皇兄與眾臣聯絡的中介人,之後皇兄退到內宮,她更是自己承擔起與嚴清周旋的重任。

她本沒有政治的才能,本性也不在此,如果有的選,她寧可每日遊山玩水,和青兒她們念唸書,做做針線。

隻是出於對整個皇室的責任感,她纔不得已承擔起這一切,可她從來做得並不高興,好在現在都要結束。

雲光公主屈身跪坐下來,呆呆地看著正壓下來的巨掌,等著末日來臨。

驀然間一道亮光閃過。

半空中巨掌轟然崩解。

議政殿內外眾人瞬間回過神來,眼見著巨掌崩潰,全都茫然失措。

怎麼回事?

大宗師還沒放棄?

一時間大家隻能想到是大宗師還有還手之力,這才從真武手上把諸生救下來,若不是大宗師,還有誰有這種手段呢。

眾人向空中四處尋找,忽然愣住了。

隻見神京城上方天空中,一隻白玉大手懸掛在南方。

“咦?”

一聲驚咦清清楚楚傳到眾人耳中,大家心中更加怪異起來。

他們都聽得清楚,這聲驚咦是趙道玄的聲音,說明連他也沒想到這白玉大手會出手。

這到底是誰?

很快有人心中想到一個人,慢慢的,所有聽聞那個傳言的人都想到了。

沒辦法,在這個世上有資格做真武的對手,就那麼幾個人,就算一個個排除,也該想到了。

陳先生!

隻有那位莫名出現在天地之間的陳先生,纔有能力,也有立場插手。

“你究竟是誰?”

趙道玄問道:“以你的修為,不可能是無名之輩,咱們應該是老朋友吧?何不露出真容。”

一品法身哪是這麼容易就能證成的,世間一品法身,在年少時都曾是震驚整個天下的奇才,所說一個人年少時無過人之才,到老了忽然成了法身,這簡直比神話還匪夷所思。

聽到趙道玄詢問,下面眾人也紛紛向白玉大手看去,猜想祂會怎麼迴應。

天下修行者,無人不想知道這位陳先生的真實身份,可惜任憑人們怎麼探查,都找不到他絲毫蹤跡。

隻是到了最近,人們才知道他與一位名叫阮東的少年似乎有些關係,可這位阮東本身就神秘莫測,人們自然沒法通過阮東去瞭解陳先生。

如今既然真武大帝都出言相詢,他不可能還是一點訊息都不透露出來吧?

然而,出乎眾人意料之外,聽到真武法身詢問,白玉大手依舊懸在空中,沒有絲毫聲響,彷彿連真武大帝都不足以讓祂有什麼迴應。

真武法身臉色微冷,說道:“好,既然你不說,那我就自己看。”

說完祂神目一閃,向著白玉大手看過去。

真武大帝這一雙神目可以觀照十方天地,隻要有一絲氣息,就沒有祂找不到的存在。

真武神目大放光芒,卻見白玉大手掐了一個手訣,放出一種玄妙氣息,真武神目順著這道氣息追蹤過去,很快看到一處所在。

這裡有巍峨高峰,樹木鬱鬱蔥蔥,山泉潺潺而流,山間一個少年正閉目靜坐,運功修行。

這少年雖隻二十歲左右年紀,但神態嚴肅,

竟有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威嚴。

趙道玄心中巨震,幾乎不能自持。

這個少年面目與他相似,依稀就是他年少時模樣,再往四周看去,這裡分明就是雲門山,而且是過去的雲門山,他初入朝天觀時候的雲門山。kanshu.com

從那以後,這些年來雲門山地貌已經發生了變化,其中有自然的地殼運動所致,也有高手比拚的作用,少年靜坐用功的這處山穀,如今早被埋葬在群峰之下。

趙道玄心中驚疑。

這是什麼神通?

障眼法嗎,還是**術?

不可能,這世上不可能有什麼障眼法和**術可以瞞得過他。

可如果不是障眼法和**術,難道這竟真是他少年時的場景,自己追蹤這陳先生,竟然追蹤到自己的少年時光,世上竟有這等匪夷所思的事?

趙道玄正在心中驚疑,忽然從記憶深處甦醒過來一段記憶。

那時他進入朝天觀不久,他正在這處山穀修煉,忽然憑空出現一隻白玉大手向自己抓過來。

不可能!

趙道玄悚然而驚。

他怎麼會有這樣的記憶!

他是當世一品,絕頂的人物,自然知道,不可能有人在自己的記憶中做手腳,可他明明記得,在今天之前,他還沒有這段記憶,這段記憶彷彿憑空出現。

還沒等他想明白其中緣故,趙道玄忽然見到白玉大手向著那座山穀按下去。

趙道玄眼神一縮,立時明白了什麼。

倒因為果,操弄時光!

這正是他夢寐以求,卻苦苦難得的境界。

不,這比他夢寐以求的境界還高,他隻求超脫出時光之外,而眼前這人卻能隨意操弄時間。

趙道玄來不及再多想,大喝一聲:“賊子敢爾!”

隨即拔出法劍,一道劍光向著白玉大手斬去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