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太學山轟然下落,山體周圍儘是呼嘯的罡風。

一座山集合了幾十座山的重量,周圍風雲變幻,像是地獄降臨一般。

大宗師手中筆墨揮灑,一個“仁”字出現在空中。

“仁”字越來越大,幾乎遮蔽整個天空,人們抬眼看去,眼睛中隻有這個仁字。

仁字將所有山峰包納其中,不同山峰中浮現出不同的字元,有“義”字,有“禮”字,有“勇”字,有“剛”字,有“忠”字。

這些不同的字體上帶著各自獨特的氣息。

太學中,以及議政殿上的眾書生激動得渾身都在顫抖。

身為儒士,在其一生之中,能看到這一幕,就算是死也值了。

這些山峰上的字體,都是儒門的奧義,尋常人能得其一已經不易,像紅山書院的道統,所得的就是一個義字。

可大宗師信手揮灑,竟然能得眾奧義之全。

不愧是紫陽儒傳人,儒門傳承,伯安儒得其純,而紫陽儒得其博,這就是紫陽儒的氣象,信手揮灑就是萬千神通。

眾山峰上的各種字體,都被一個“仁”字覆蓋,也被一個“仁”字統帥。

正在下落的太學峰陡然停止,與其他山峰一起漂浮在天空中。

緊接著,眾山峰向太學峰彙聚過去,像是星辰一般,圍繞著太學峰旋轉起來。

居其所而眾星共之!

大宗師高懸眾山之巔,凝視著遠處的真武大帝法身。

趙道玄的臉色第一次凝重起來。

他左手掐法訣,右手持法劍,身後隱隱有大龜呈現。

大宗師手中筆一揮,環繞在太學峰周圍的眾山彷彿得了命令,流星一般向真武法身撞過去。

真武法身手中法劍一揮,劍光向襲來的山峰斬去。

下一刻,真武法身面露驚色。

山峰竟然沒被斬斷!

若是尋常山峰,這一劍早將其斬得粉碎,可眼前的山峰卻佈滿儒門字元,貫通著人道之力,竟然抵擋住了真武法身的力量。

趙道玄沒有料到,一眨眼間山峰已經撞到真武法身上。

轟!

山峰把真武法身撞得向地下陷去。

真武法身慢了一步,緊接著就是步步慢,不等他從地下掙紮出來,山峰接二兩三轟擊過來。

方圓近千裡之內,到處都是轟隆聲響,震得人們耳朵都要流出血來。

山峰砸在地上,震得大地翻滾起伏,波浪一般向遠方湧去。

波浪滾過神京,幾乎把整個神京城掀翻,幸虧護城大陣發揮作用,這才倖免於難,可城中房屋還是坍塌一小半,人們如同在洪濤巨浪中行舟,被顛得到處都是,頭破血流的人隨處都有。

一時間連陳元都不由得心中發麻。

轟鳴聲響了近一柱香時間,真武法身毫無還手之力。

議政殿上,不少人變了臉色。

大宗師竟然這麼強,連真武大帝都壓製下了?

那可就麻煩了!

很多人都把目光偷偷看向嚴清,想從他臉上看出些什麼,可是嚴清依舊古井無波,不給人任何資訊。

相比於嚴黨,雲光公主和眾書生卻都喜形於色。

他們也沒料到大宗師能壓製趙道玄,甚至沒料到大宗師會出手。

如果此次真武大帝真得敗了,那局勢立即徹底扭轉。

眾人正自心中期盼,忽然間天色暗了下來。

怎麼回事?

所有人都抬頭向看去,卻見太陽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隱沒了,漫天星鬥出現在人們頭上。

眾人全都愕然,不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明明還是白天,按照時間不久纔是正午,怎麼忽然變成黑夜?

眾人正在彷徨,天上星光忽然亮起來,其中有七顆星更加比彆的星辰亮無數倍。

星辰之光傾瀉而下,全都向真武大帝的方向彙聚過去。

星光與眾山峰相遇,竟然將山峰排開。

真武大帝從地下緩緩升出來。

祂腳踏玄龜,身背法劍,手掐指訣,朗聲道:“諸天星鬥,聽吾號令!”

彙聚在他身邊的星光陡然散開,化成無數星鬥。

地上群星與天上群星一一相對,一顆也不多不少,真武大帝法身就在群星中心。

群星繞著祂緩緩旋轉,一時間,祂幾乎成了宇宙的中心。

真武法身法劍一指,群星閃爍,化成一條摧殘星河,向群山沖刷過去。

轟地一聲。

這聲響超過以往所有響動不知多少倍,以至於眾人幾乎有一種天地在瞬間靜默下來的感覺。

天上眾星鬥瞬間消失,黑夜又變成白天。

眾人不由得往交戰的方向看去,

隻見到處是濃煙與塵埃,什麼都看不清楚。

驀地從濃煙中飛來一道金光。

議政殿上眾人都嚇了一跳。

能從那邊飛過來,必是兩位一品的手段,看過剛纔那般景象的人都清楚,沒有人能抵擋兩位一品的手段, www.uukanshu.com連同為法身的韓千山也不行。

金光飛到殿上,在範陽等諸生身邊一繞,頓時將劍光掃除。

一個微弱蒼老的聲音跟著傳來:“快跑!”

眾書生連同雲光公主心中全都一沉。

這是大宗師的聲音,他讓大傢夥快跑。

這意思太明白了,他輸了,真武大帝馬上就要回返了!

大宗師輸了會是什麼結局,他們都很清楚。

早就在傳說,大宗師壽命已經到儘頭,如今隻是依靠修為強吊著性命,現在他竟然全力出手和真武大帝鬥了一場,恐怕真得時日不多了。

眾人沒有時間悲痛,立即就要飛身離開皇宮。

韓千山目睹了兩位一品的戰鬥,心中受到極大打擊,竟然忘了阻攔。

眾人剛走出沒幾步,忽然感覺到深重的威壓從背後傳來,讓他們身體一個踉蹌,再也走不動了。

雲光公主駭然轉身,隻見背後的滾滾濃煙中探過來一隻大手,向他們抓過來。

大手神威赫赫,還沒到身前,眾人就已經提不起身中元氣,更不用說逃跑。

陳元看著眼前的大手,心中止不住就要罵出聲來。

他孃的,賊老天就是不想讓我好過啊,我這纔剛恢複法相,就讓我遇到這種局面!

沒辦法,這時候就算不為了救姚映雪,隻是救自己,也由不得他不冒險了!

陳元精神一凝,神庭中元始天尊法相,冷漠地法眼緩緩睜開,祂手持慶雲金燈,身披五彩霞光,手向前輕輕一點,漫漫混沌立時翻湧起來,讓出一條通往外界的道路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