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趙道玄手中拂塵向空中的手杖捲過去,像是撒了一把銀絲。

半空中手杖疾縮,讓開趙道玄這一拂塵,拂塵在空中一舒,將半天的雲彩一掃而光。

手杖這一退,趙道玄立即明白,大宗師果真狀態不行了,因此露怯了。

他身體騰空而起,掌中雷光閃爍。

京城與太學之間,幾十裡距離,雷霆一閃而過。

太學中,諸生早察覺到大宗師與趙道玄鬥法,此時見雷霆來襲,人人心中顫動,難以自持。

驀然間,一聲歎息傳來。

太學上方顯出一支巨筆,巨筆隻是一劃,頓時爆發出漫天青氣,青氣浩浩然遮天蔽日,雷霆彷彿被青氣遮蔽了路徑,幾個閃爍,竟然被青氣消磨殆儘。

趙道玄也沒指望隨手一道雷霆就能奏效。

大宗師狀態再差,終究還是一品法身,怎麼可能容易對付。

若大宗師容易對付,他反而會失望。

他們都是站在這方世界境界巔峰的人,每一個都在想辦法突破境界的限製,可直到現在還沒人成功過。

趙道玄早就想找大宗師切磋,通過不同道境的碰撞,來逼出一條從沒見過的路。

隻可惜,到了他們這種地位,已經不能再隨意出手。

雲門山道首和儒門大宗師交手,這個意義實在太大,誰都不能預料會有什麼後果。

因此直到現在,趙道玄才得償所願。

此時青氣漫天,趙道玄知道,這是大宗師凝鍊的青史浩然氣。

曆史悠悠,往而不返。

沒有什麼力量可以在這一片青史浩然氣中保持住自身。

連他真武法身也不行。

若他的真武法身可以經受住曆史時光的沖刷,他的境界已經遠遠超出此時,哪裡還需要與大宗師交手。

不過,雖然不能正面抵抗青史的沖刷,但他卻儘可以用神通避免青史的評判。

眼見青史浩然氣捲過來,趙道玄身後隱現真武法身。

真武法身手結九色蓮花印,立時身現金光,向四方滿溢而出。

九色蓮花印乃慈尊印之一種,這是賜福之法印。

面對青史之浩蕩,真武法身並不抵抗,而是手結法印,彷彿賜福天下。

一瞬間,整個神京城,百多萬民眾都被金光照見,隻覺心中慈樂安詳,身體康泰安舒。

下一刻,青史浩然氣沖刷過來,卻順著九色蓮花印,卷向神京城中百萬百姓。

青史不評判百姓。

青史浩然氣在神京城中一掃而過,什麼都沒發生,無功而返。

真武大帝依舊法眼低垂,漠然地懸在空中。

太學中,大宗師蒼老的眼神一凝,他沒想到趙道玄竟然會這麼破解他的青史浩然氣。

九色蓮花印本來是極平常的手印,它不是用來殺伐的,而是用來賜福的,可是這麼一個不能用來殺伐的手印,卻破去了天地間最無解的青史浩然氣。

大宗師心中讚歎,趙道玄真是奇才,可隨即他不由得有些沉重。

趙道玄還有悠長壽限,儒門該怎麼與他抗衡,尤其在他死之後?

這麼想著,大宗師從靜室中一躍而起。

他手中執拿著一支筆,淩空書寫起來。

“敬而遠之!”

四個字一揮而就。

天地間生起一縷清風,清風吹過,九色蓮花印所放金光頓時被衝散。

大宗師持筆繼續勾畫,眼前的世界彷彿成了畫卷,他一筆點向議政殿中的範陽諸生。

筆尖有墨溢位,隨即墨汁暈開。

趙道玄所施展禁錮空間神通立解。

範陽等人瞬間擺脫束縛,他們不敢遲疑,轉身就要逃走。

卻聽趙道玄說道:“大宗師何必心急,等勝了我,再放他們走不遲。”

真武法身將法劍綽在手裡,劍光一閃,將大宗師法墨斬儘。

劍光兀自不散,圍繞著範陽諸生盤旋不去,彷彿遊龍一般。

範陽等人臉色一變,他們都能感受到劍光中的森森寒氣,他們明白,隻要他們敢向前再多走一步,立即就會被這劍光斬成無數段。

真武法身斬出劍光,一晃身已經出了神京,來到太學外面,祂伸手在地上一扳,承載著太學的峻嶺被祂整個掀起來。

兩名一品法身對峙,太學中諸多儒士隻覺天地間元氣混亂,他們的修為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,人人都在山上滾來滾去,不能自止。

大宗師手中筆連連劃動,形成諸多字元。

字元彷彿流星,向四面八方飛出去,

沒入附近群山中。

每當一枚字元飛出,真武法身手中山峰就增加一座山的重量。

而附近的一座山卻像是忽然失了重量,飄到空中。

沒過多久,方圓幾百裡內竟然浮滿了群山。

這一番奇景當真動人心魄。UU看書uukanshu.com

神京中的人,不論敵友,都失魂落魄地看著眼前的景象,腦子裡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。

隻有陳元在元始天尊加持之下還保持冷靜。

眼前的景象再奇,能奇得過開天辟地?

真武大帝再強,能強的過元始天尊?

陳元心中糾結,現在是最好的逃走時機。

他隱隱能看出來,大宗師恐怕不是真武大帝對手,等二人勝負分出來,再想逃可就難了。

甚至不用等二人分出勝負,等韓千山從震驚中回過神來,他要面對一位三品法身逃走,也是極困難的一件事。

可要是現在逃走,姚映雪怎麼辦,他不可能就這麼丟下她。

更何況左維明也是他的朋友,雲光公主對他也不錯。

直接丟下他們,似乎不合道義。

可要想帶走他們,必須先把真武大帝的劍光切斷。

嗯……

天空中不斷有山峰浮起,以真武法身之強,也終於承受不住這等重量。

他猛地撒手,太學之山飛速向地面墜去。

所有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上,

大家都明白,這看上去雖然隻是一座山,實際上卻是天上密密麻麻山峰的總和。

這座山若是墜在地上,立即就會將大地砸一個大洞,方圓千裡範圍都會被地震毀滅。

神京城百萬之眾,能活下來的絕對不足一成。

想到這種災難場面,連嚴清一黨的人也不由得頭皮發麻,呼吸急促起來。

範陽等人眼看著山峰落下,連逃跑的心都忘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