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嚴清淡淡笑道:“白大人是二品神仙中人,我隻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糟老頭子,我能對他做什麼呢,不過是他明白天下大勢不可強為,於是幡然悔悟,以此謝罪罷了。”

雲光公主如何肯聽他這番胡扯。

正要痛斥他上逆君父,下虐蒼生諸多行徑,卻聽嚴清又道:“雲光,如今你自己尚且不保,還要與老夫作對嗎?”

雲光公主悚然一驚,一下子醒覺過來。

白一然是她這次進京最大的倚仗,如今他莫名死去,她一人如何對抗護城大陣和韓千山。

驀地,雲光公主轉身向陳元看去,心中又升起些希望,有這位在,應該還是有希望的。

陳元現在也很懵。

他昨天是見過白一然出手的,當時白一然身化神鳥,與護城大陣的魔猿相互咆哮,那種威勢,真是天神下凡一般。

結果他今天竟然在殿前自殺了,這都是什麼鬼啊,他可不認為自己能抵擋住護城大陣或者韓千山。

不行,要趕緊想辦法溜走了。

陳元正這麼想著,忽然聽到天邊傳來幾聲雷。

雷聲非常近,好像就在大家頭上一般。

眾人全都抬頭向雷聲的方向看去,立即發現在城隍廟方向升起一片烏雲。

神京中的眾人對此都很熟悉,之前酆都城主降臨神京,就是伴隨著這種烏雲而至。

如今烏雲又起,卻不知他要做什麼。

眾人正彷徨間,卻見烏雲向著南方飄然而去。

這下輪到陳元不淡定了。

酆都城主竟然走了!

他可是把酆都城主當成最後托底的人,結果祂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走了。

祂不要趙道玄給祂交代了?

那祂來神京做什麼,而且就算祂不想要這個交代,也不用今天就走啊,這不是坑他嗎。

短短時間內,事態可謂是一波三折。

先是各路士子進宮,打了嚴清一個措手不及,似乎立即就逼他遞辭呈告老還鄉。

結果還沒怎麼樣呢,事態急轉直下,作為最大假想敵的白一然,沒發揮任何影響,莫名其妙自殺在議政殿外的台階上,接下來酆都城主又飄然而去。

想到這,場上眾人忽然心中一驚。

陳元最先反應過來。

酆都城主走了,那位還會遠嗎?

不行,立即就要離開,再晚一點,等那位來了,可就再也走不了了!

陳元心頭危機感直響,馬上就要想辦法離開,卻忽然聽到一聲歎息。

這聲歎息很輕,很淡,但是場上所有人都聽得很清楚,它好像是被風吹來的,精準地送到所有人的耳中。

一時間,眾人幾乎認為,這是天地在發出悲歎。

所有人的內心不由得升起一種悲涼之感,隻覺得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毫無意義。

連陳元的精神都有一瞬間模糊,但很快神庭中元始天尊冷眼一照,他立即就從悲涼狀態中解脫出來。

再看場上眾人,兀自不覺得有何異常,許多人竟自嗚嗚地哭起來,議政殿內外像是忽然變成了一個葬禮現場。

陳元眼皮直跳。

他來了!

絕對不會錯!

陳元眼睛在四週一掃,心臟猛地一窒。

嚴清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道高大的人影,那人身穿玄色道袍,面色如雲似霧,讓人瞧不清楚,正是當世真武趙道玄。

這時候雲光公主也發現了異樣,連忙把目光轉向嚴清,等看到他身後的趙道玄,眼神一陣顫動。

嚴清從容回過身去,向趙道玄道:“恭迎雲門山老仙人降臨。”

他的聲音立即將殿上眾人驚醒過來,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他,這才發現,原來當時真武已經來到大家身邊。

殿外的書生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殿上的範陽等人卻已經是頭皮發麻。

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,不,比最壞的情況還壞,他們此次進京,最重要的前提就是有酆都城主在,趙道玄不會進京,可現在他來了!

有這個當世第一人在,他們沒有任何機會!

雲光公主心中已經涼透,原來始終都沒有機會,看眼前的情況,嚴清自然是早就安排好這一切。

隻可惜了這麼多士子。

她愧疚地看向身後的範陽等人,這些人都是大周的棟梁,今天就這麼折在這了。

趙道玄向嚴清微微頷首,說道:“首輔大人相召,山人怎敢不來。”

嚴清道:“有勞仙長。”

趙道玄笑道:“

豈敢,有人膽敢作亂,山人深受朝廷禮遇,自然不能坐視不理。”

說著他轉眼向範陽等人看去,眼光如電,讓範陽等人不禁打了個寒噤。

趙道玄伸手向眾書生抓去。UU看書 kanshu.com

這一掌也平平無奇,沒有任何奇妙景象,陳元卻不由得悚然而驚。

在元始天尊法眼觀照下,範陽等人立身的那一片空間似乎被一掌挖掉。

範陽等人顯然也意識到不對勁,他們剛晉升了法相,立即就要一起把法相顯化出來,衝出這片囚籠。

可是他們又哪裡能理解這位天下第一人的神通。

範陽等十幾位法相把法相顯化出來,可是絲毫不曾觸及到空間的邊界,十幾尊高**相矗立在原地,卻發現他們並不比其他人更高些。

很快他們就意識到,這是他們身處的空間被壓縮了,無論他們怎麼高大,他們頭頂仍有足夠的空間容納他們,可是他們身處的空間分明又是有限的。

這種現象玄妙異常,眾人連理解都做不到。

眼見著眾書生就要被拿在手上,趙道玄忽然咦的一聲。

議政殿屋頂忽然被掀去,瓦礫四散飛去,遠遠地一支手杖飛過來,看方向,正是太學。

趙道玄笑道:“你終於還是忍不住了,看來你真是捨不得他們。”

說著,他一掌向飛來的手杖打去,手杖與掌力相持在空中,範陽等人的空間也終於停止收縮。

“今天是你們贏了,何必趕儘殺絕呢。”

空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。

趙道玄道:“不必說其他的,你已經時日不多了,趁這個機會,我向你討教幾招,你若是勝我半分,我立即放他們走。”

說著,他把範陽等人丟在一旁,從懷中取出一根浮沉,向空中的手杖纏繞過去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