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書生們在王寶護送下走得很順利,沒多久已經遠遠看到皇宮西門。

眾人走到門前,宮門兩旁的禁軍湧上來把大家攔住。

“乾什麼的?”

禁軍頭領喝問道。

王寶心中有些踟躕,陳元隻讓他護送眾人到宮門,之後再如何卻沒有指示,如今已經到了宮門,眼看眾人被禁軍攔住,王寶心中想著,要不要把禁軍衝散,把這些書生放進去?

很快他搖搖頭,發什麼瘋呢,衝皇宮?

以後不管是誰掌權,他這個帶頭闖皇宮的都得不了好,反正大人也沒有進一步的指示,他的人物已經算是完成了,不要再多事為好,

這麼想著,王寶揮手指示手下官兵退到眾書生後面。

這下就輪到書生們直面宮門了。

雖然起事的時候大家都是一腔熱誠,可此時面對皇宮高大巍峨的宮門,眾人不由得還是生出一絲膽怯。

這可是逼宮,不管哪朝哪代,都是死罪,今天若不能把嚴清拉下來,他們八成就要步那些前輩的後塵了。

書生們都還年輕,容易衝動,也容易退卻,老人們卻不一樣,他們不容易有什麼期望,可一旦有了期望,也不容易放棄。

隊伍前面的那班老先生就是這樣,這些人在京城做著最小的官,把一腔熱情壓抑著,就是為了今日,哪裡會這麼輕易就退卻。

於是人群中有幾個老先生當先走了出來,面對禁軍頭領,喝道:“放我進去,我要上朝!”

禁軍頭領笑道:“你什麼人啊,也想上朝,朝堂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去的嗎?”

老先生冷聲道:“我是讀書人,讀書人匡扶正道是本分,如今奸臣竊位而居,我等要皇上重新臨朝主政!”

宮門前,禁軍們面面相覷。

幾個老先生不理會他們,當先往宮內闖去。

禁軍頭領揮揮手,禁軍們架起手中刀槍,亮閃閃指向前面。

幾個老先生形容枯瘦,像是比眼前的刀槍還要冷硬,他們臉無懼色,朝著刀叢走過去。

後面的人彷彿被他們的勇氣感染,也跟著向前移動。

禁軍們一時間不知所措。

禁軍首領眉頭一皺,他可不管這些人有什麼信念,他的職守就是阻止不該進入的人進去。

他大喝一聲,正要下令,讓禁軍們殺無赦,忽然從宮門裡面走出來一個人。

這是穿著大紅蟒袍,上面有暗衛指揮使的標誌,正是陳元。

各處宮門禁軍的頭領都已經見過陳元,也知道禁軍的號令就在陳元手上,見他走過來,禁軍頭領連忙迎上去,問道:“大人,怎麼辦?”

陳元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放行,讓他們進去。”

禁軍頓時呆住,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聽力,問道:“什麼?”

“我說,”陳元看著他,一字一頓道:“放他們進去!”

陳元在暗衛做一陣子高官,正所謂居移動體,養移氣,他潛移默化之下養成了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,再加上法相迴歸,元始天尊的高妙法韻,與齊天大聖的霸道氣勢融合一體,這禁軍頭領一時間竟然被奪了心誌,連忙下令,要放眾人進去,半路卻又返回來道:“所有人?”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所有人。”

頭領擦擦頭上冷汗。

這可是幾千人啊,這不就等於放進去一支軍隊嗎,古往今來哪有這樣的事。

可是他又不敢質疑陳元,想著反正他是老大,出了什麼事也是由他擔著,就由著他吧。

於是禁軍頭領下令放行。

當先的幾個老先生奇怪地看著陳元,不明白他有什麼圖謀。

暗衛的張大秋,最近可謂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幾個老先生自然認識他,都知道他可算是嚴清的心腹,不知為何竟要放他們進宮,莫非是有什麼陰謀?

有陰謀又如何,我等連性命也豁出去了,還有什麼好在乎的呢?

幾個老先生隻是轉了下念頭,就不再思索這些,繼續帶領眾人往宮裡走去。

書生們一個挨著一個,接連從禁軍門眼前有過,禁軍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覺得像做夢一般。

皇宮,議政大殿。

今日朝堂上的官員少了一小半,其中大多是不想惹事的,知道今天必然有一場爭鬥,於是乾脆告病假不來了。

凡來了的,差不多都能算嚴清的人。

按照舊例,一個小太監裝模作樣地走到高高在上的那個位子旁邊,喊道:“諸位大人可有事要議?”

半晌沒人說話,大廳中靜得落針可聞。

當然不會有人出聲,大家都是嚴黨的人,真有什麼事背地裡找嚴大人反應就是了,

哪裡需要拿到朝堂上來議。

見沒人出聲,小太監又道:“既然無事,退朝!”

小太監拉長了聲音喊道。

堂上眾官正要送一口氣,卻聽外面有人喊道:“慢著,我有事要議!”

眾官一口氣提到喉嚨,轉身往後看去, www.uukanshu.com立即見到雲光公主款款走來。

還是來了!

小太監為難地看向站在最前面的嚴清,卻見他臉沉如水,看不出一絲表情。

沒能從嚴清臉上看出指示,小太監無奈,隻好說道:“殿下有何事?”

雲光公主道:“我有兩件事。”

“第一,昨晚暗衛於金華驛絞殺諸位士子,暗衛乃嚴大人手闖,竟做下如此滔天罪孽,請嚴大人辭去首輔之任,以謝天下。”

“第二,請皇帝重新臨朝聽政!”

此言一出,堂上一片嘩然。

他們都知道雲光公主此次回京的目的,卻想不到,她竟然這麼直接就提了出來。

就像將軍對壘,不經過任何試探,直接就亮白刃交鋒,眾官一時都反應不過來。

兵部尚書出列說道:“我反對,嚴大人臨朝多年,有大功於天下,天下百姓均愛戴嚴大人如父母,因為暗衛一個小子做下傻事,就牽連著嚴大人,這不合情理。”

雲光公主心中冷笑。

有大功於天下,百姓愛戴?

該多厚的臉皮才能說出這種話?

雲光公主道:“嚴大人,暗衛做出這種慘案,你該不該給天下人一個交代?”

嚴清歎息一聲,說道:“自然應該的,這次慘案,全由暗衛指揮使張大秋而起,張大秋生性暴虐恣睢,不尊上令,竟然做出這等人神共憤之事,韓千山!”

韓千山出面應了一聲。

嚴清道:“他是你的手下,著你立即將他逮捕歸案,三日後於金華門外處以極刑,向天下士子謝罪!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