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皇宮位於神京的正中央,皇宮的四個正門向外輻射出的四條大道是神京的四條正道,把神京分割成四部分。

西安門外的大道上,幾千名書生,在眾多德高望重的老官員帶領下,正緩慢地往皇宮走去。

他們人雖然多,卻誰也沒發出多餘的聲響,隻有鞋面擦過街面的沙沙聲,在黑夜中,他們退去了白日裡鮮明的色彩,變成了一道道鬼影。

這些鬼影在黑暗中默默地走著,氣氛壓抑而凝重。

四面而來的咚咚聲打破了這等靜默。

書生們中發出一陣騷動,為首的兩個人高聲喝止了幾遍,這才讓大家重新安靜下來。

沒過多久,咚咚聲終於來到他們身邊,一騎騎駿馬從四周的大街小巷湧出來,把他們包圍在中間。

當先的正是九營的主將王寶。

王寶在九營重威勢之重,控製力之強,遠超其餘各營主將對各自官軍的掌控,因此眾將以他為首。

“大晚上集結成群,往皇宮緊逼,你們是要造反嗎?”

王寶喝道。

書生們群體中,當先的一人是個瘦削的小老頭,他是禮部的一名主事,平日裡見人先是三分諂笑,今天卻感覺整個人被一股勇氣塞滿,面對王寶的質問,他走上前去,罵道:“狗賊,我們不要造反,我們要勤王,有奸臣把持了朝政,我們就是要去把奸臣拉下來,你們要是還自以為大周的官兵,還有幾分忠君體國的血性,那就跟我們一同去闖皇宮,而不是阻攔我們!”

王寶噗嗤一笑,說道:“勤王?你們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,也學彆人勤王,你們回去吧,我不為難你們,若還執迷不悟,可彆怪咱們手下不留情。”

老先生見他全無一絲忠君之心,冷哼一聲,當先就往前走去,全不管前面擋著層層疊疊地騎士和駿馬。

他一動,身後的書生們也跟著動起來。

幾千名鬼影整個向前逼近,讓這些習慣殺伐的官兵,竟然也有了幾分緊張。

王寶身邊的七營主將何軍冷哼一聲,拔出跨間長刀就向老先生頭頂砍去,卻被王寶探手抓住。

“王寶,你做什麼?”

何軍喝道。

王寶道:“何必這麼大殺性,一些書生而已,隨便驅趕一陣,他們自然就散了。”

何軍道:“這說的什麼話,他們若是散了,咱們上哪去要功勞,沒有功勞,咱們怎麼發達,你彆管,讓我痛痛快快殺幾個!”

王寶眉頭微皺,看向前面的老先生,說道:“老人家,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若還不肯離開,我們可就要開殺戒了。”

老先生冷冷看了他一眼,呸的一聲,一口唾沫向他吐過來。

王寶側身躲開,一扯馬頭,後退幾步,高聲喊道:“所有九營兄弟聽著!”

話音剛落,不僅九營官兵,其他各營也都提起了精神,手摸向刀把,目光炯炯看向眾書生。

書生們頓時一陣慌亂,隊伍像是潮水湧動一般,起了強烈的騷動。

雖然被義憤填塞胸口,這讓他們多了些勇氣,可終究是些沒經曆生死的年輕人,見到對面官兵當真要動手,書生們立即慌亂起來。

王寶把手高高揚起,五個京防營主將都牢牢看向他,隻等他一聲令下,立即向前衝鋒。

“殺!”

王寶一聲斷喝。

官兵們胯下駿馬箭一般向前衝去,下一刻,震天響的慘叫聲爆發出來。

聲音竟然是從官兵們後方傳來的。

四個主將愕然勒馬,回身向後面看去,卻見第九營的官兵正在砍殺自己的手下。

城中本就不適合縱馬,更不方便調轉馬頭,他們為了爭取時間,這纔不得已帶了騎兵過來。

在來的路上,王寶為表示謙遜,讓九營的官兵在隊伍的最後面跟隨,意思是不與大家爭功。

其餘四個主將對此都很滿意,卻不成想,第九營突然把長刀對準他們,如今他們無法轉向,第九營從後殺了,其餘四營立即亂了起來。

不過片刻時間,四營中官兵或被殺,或掉下來被馬踩死,已經有幾百人殞命,其他人也心神大亂,再也沒有鬥誌。

九營官兵一陣猛衝,把四營的人衝得大亂,一邊口中大喊:“放下武器,不殺俘虜!”

四營官兵求生心切,紛紛把刀擲於地下,自己也隨之下馬聽候發落,也有那等找到機會逃跑的,快馬揚鞭,早逃得不見蹤影。

營中四名主將都是法相境界的高手,哪裡肯束手就擒,他們是四個人,

四個對王寶一個,沒有輸得道理,於是從馬上縱身而起,就向王寶截殺過來。

半路裡卻從旁邊飛過來**名高手,個個都不弱於他們。

幾個主將心中大駭,定睛看去,立即認出來,這竟然是暗衛的百戶長。 www.kanshu.com

他們眼看自己等人已經逃無可逃,隻好放棄反抗,下馬投降。

何軍冷冷看向王寶,不屑道:“王將軍,原來大夥都看錯了你,你什麼時候與暗衛勾結起來了?”

王寶笑道:“這就不是你該問的了。”

說著他看向過來增援的高峰等人,說道:“有勞各位押這幾人先回京防營看守。”

高峰等人都是受陳元吩咐前來接應的,他們也不知陳元什麼時候和王寶聯絡上了,更不知道陳元的計劃,隻是他們早就習慣了對陳元的計劃不做任何詢問,隻是儘力去執行,因此聽王寶如此說,立即兩人一隊,押著四個主將往各自京防營營地走去。

很快原地就隻剩下第九營官兵和書生們。

書生們對於眼前發生的變故早就看得目瞪口呆。

這些不是截殺自己等人的嗎,怎麼先殺起自己人來了?

很快他們好像明白過來,肯定是這些人為了爭功,這才互殺起來,他們不想把功勞與他人共享,而要自己獨占,這纔要把其他人殺走。

這些唯利是圖的狗賊總是如此。

眾書生鄙夷地看著走過來的王寶。

王寶笑道:“你們不要多想,我是受人之托,送你們去皇宮的,現在時候不早了,咱們趕緊走吧。”

一場廝殺過後,天色已經發白,再不趕緊走,可就趕不上早朝的時間了。

書生們全都心中驚奇,他們怎麼也想不到,竟然會有官兵來接應他們,官兵不是都已經被嚴清掌握了嗎?

不過時間已經不容許他們多想,眾人立即重新啟程,向皇宮方向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