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這一天過得很平靜,甚至比雲光公主來之前還要平靜,但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什麼,大家不知道具體會發生什麼,但都明白肯定會發生些了不起的大事,而且不會太久了。

天色漸漸黑下來。

韓千山站在金華門上的城牆上,看向幾裡外的金華驛。

他修為高深,雖然隔著三四裡路,仍能清清楚楚看到金華驛中的情形。

金華驛已經亮起燈火,四野被照得一片通明,驛站中笑語聲,歡呼聲,甚至讀書聲,吵吵嚷嚷,好不熱鬨。

韓千山凝目而視,看到了幾個熟悉身影,王九,範陽,左維明…

這都是書生中的頭領人物,他早就掌握了他們的相貌,這幾個人正在院子裡暢談,更多的書生卻在屋子裡飲酒,韓千山雖然看不到他們,但聽著裡面的吵嚷聲,也能猜到他們有多麼興奮。

他嘴角撇出一道冷笑。

“時間不早了,動手吧。”

韓千山向旁邊說道。

陳元就站在他身邊,與他一起看向金華驛的方向。

“不急,”陳元說道:“且讓他們再快活一陣吧,也沒多久好活了,等過了子時再動手。”

韓千山詫異地看他一眼,笑道:“主意是你出的,這時候倒發起善心來了。”

陳元歎息一聲,說道:“下殺手乃自保之舉,不得不做,下殺手之際與人為善也是應當的。”

韓千山心中不屑,想著這不就是虛偽嗎,都下殺手了,還想什麼與人為善。

不過他也沒什麼意見,這麼些年,他在暗衛見過形形色色的人物,人品怪異,心思異常的不知凡幾,或者說,在暗衛呆得久了,人的心思多半都有些異常。

韓千山不再言語,隻是默默地看著遠處。

鬥轉星移,很快到了子時。

陳元站到城牆邊上,身子向前傾倒,整個人跌了下去,半空中他身子扭轉,穩穩地落了地。

雙腳剛著地,陳元立即邁開步子,往前狂奔過去,兩條腿像是紡車輪,轉得飛快,很快就到了金華驛附近。

陳元停下身形,默然而立,靜靜地看著驛站,身上氣機卻越發凝重起來。

韓千山饒有興致地看著陳元。

對這個最近大出風頭的屬下,他心裡也頗為好奇。

韓千山早聽說過,張大秋已經過了二重死關,可究竟他有多強,因為他從未顯化法相無人相鬥,他卻無法準確估計出來。

這次他主動請纓,要一個人對付這些書生,倒是個好機會。

這些書生不易對付,彆的不說,光一個王九就讓人頭疼,若張大秋沒點隱藏手段,恐怕不易成功。

正這麼想著,就見張大秋已經有了動作。

韓千山神色一奇。

都這個時候了,他還不肯儘全力?

陳元靜立良久,身上氣機已經升騰到極限,卻見他猛地抬起右手,隨後向下壓下來。

半空中一隻巨掌出現,彷彿憑空飄過來一片雲。

巨掌緩緩按下,穿過空氣,燃燒起蓬勃火焰,火光照亮了半面天空。

金華驛中,書生們愕然抬頭,見自己頭上忽然出現一隻巨掌,全都慌張起來,書生正要運力相抗,可哪裡來得及,巨掌早將他們鎖定,磅礴的勁力讓他們呼吸為之一窒。

巨掌似慢實快,像是一塊隕石從天而降,轟地砸在金華驛上。

一陣地動山搖。

塵土漫天飛起。

等塵土落下,韓千山向原處看去,哪裡還有金華驛的影子,隻剩下一個手掌形狀的大坑。

大坑深有十幾米,坑底閃閃發亮,那是被大火燒化的泥土沙石。

連泥土都燒成這樣,人物自然早就灰飛煙滅。

韓千山心中驚歎,既為張大秋的狠辣,又為他的修為。

眼前黑影一晃,張大秋已經出現在他眼前。

“幸不辱命。”

陳元淡淡道。

韓千山正色看向他,問道:“你快要度第三死關了?”

這也太快了吧,明明一個月之前他還沒過第二死關。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沒錯,之前去雲州府,遭逢奇遇,修為有些進益。”

韓千山笑道:“這可不是有些進益,到底是奇遇,連我都眼紅。”

陳元道:“現在不是時候,事後容我細細向大人稟明。”

韓千山點點頭,從懷中掏出一對令牌,交給陳元,說道:“這是禁軍的號牌,從今起,禁軍由你主持,明日早朝,所有人想犯禁逼宮,格殺勿論。”

陳元接過號牌,

雙眼看著,眼光一陣閃爍,笑道:“我明白。”

……

雲光公主到了崇明宮,等候皇帝召見,這一等就是一整天,卻始終不見有人來。

眼看天色黑下來,公主再也忍耐不住, www.shu.com她闖出崇明宮,來到天光殿。

天光殿外,小太監攔下公主。

“讓開!”

雲光公主叱道。

小太監微微頷首,說道:“皇上正在接見白大人,請公主先在崇明宮歇息。”

雲光公主一怔。

白一然還沒出來?

這都一整天了,他們說什麼都說這麼久?

雲光公主無法,隻得又回到崇明宮,又等了多半個時辰,外面忽然走進來兩三個宮女,手上托著幾個盤子,裡面擺放著各式糕點。

為首的宮女說道:“見過殿下,皇上聽說殿下還沒歇息,讓奴婢給殿下送些點心。”

雲光公主一喜,問道:“皇兄可說過何時召見本宮?”

為首宮女道:“回殿下,皇上說要與白大人徹夜長談,有什麼事,請殿下明日早朝上再議。”

雲光公主眉頭一皺。

這是打算不見她了?

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。

雲光公主心不住往下沉。

隻要能見到皇兄,無論出了什麼事,她總能有些把握,唯獨現在這樣,見也不能見,最是讓人心裡沒個準頭。

好在還有白大人!

雲光公主心中略微寬鬆些,至少白一然見到了皇兄,若皇兄有什麼安排,明天儘可向他請教。

這麼想著,公主隨手從盤子中拿起一塊點心放進嘴裡,卻不由得一愣。

點心中間有個什麼硬物。

她將點心從中間掰開,見是一顆臘丸。

雲光公主把臘丸捏碎,立即發現裡面是一張紙條,她把紙條展開來看,很快粉面含霜,蛾眉倒豎,倏地站起身來,向外面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