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韓千山聽他所說的話奇奇怪怪,心中大是費解,問道:“書生們死在金華驛,這筆賬自然會算在嚴大人頭上,難道你有法子開解?”

陳元陰惻惻笑了笑,說道:“暗衛指揮使張大秋為人狂悖,不尊上令,為人毒辣,殺戮金華驛中讀書士子,罪大惡極,已被韓大人您斬殺,這筆賬豈不就了了?”

韓千山悚然一驚,說道:“你要拿自己去了賬?這對你有什麼好處?”

他倒不是真關心張大秋,隻是不相信會有這種人,寧可用自己的性命,去成全他人的事業,於是猜想,張大秋此舉必定有所圖。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韓大人何必如此拘泥,以大人的手段,做一場戲,讓外人以為屬下已被大人斬殺,隨後偽造一具屍體應當不難。”

韓千山玩味地看著陳元,半晌才道:“確如你所說,這些都不難,不過難免會有隱患,若你日後被人發現,豈不將此事儘暴於天下?”

“你就不怕我假戲真做,當真施展辣手,格殺了你?”

陳元自通道:“大人捨不得。”

韓千山哈哈大笑,說道:“笑話,你有什麼能耐,會讓我都捨不得?”

陳元道:“屬下早就在想,在暗衛中指揮使已經是極點,如何才能更進一步。”

韓千山微妙道:“你在覬覦我的位子?”

陳元笑而不答,說道:“最開始屬下以為,總管大人的位子,最重要是需修為通神,修成法身。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

韓千山似乎著實好奇,問道。

陳元道:“當然不是!”

韓千山問道:“那你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?”

陳元道:“屬下查閱過暗衛成立以來所有曆史資料,還真給我弄明白了,暗衛成立三十年,一共出過一十三名指揮使,個個都是度過二重死關的高手,其中有五位明確記載已經達到了三重死關的邊緣,隻要度過死關,就可成就法身。”

“可這五位毫無例外都在三重死關的時候劫火焚身而死。”

韓千山若無其事道:“法身本就不易成就,這恐怕不能說明什麼。”

陳元嘴角掛上一絲冷笑,說道:“法身難成不假,可暗衛掌握天下大權,嚴大人將全天下珍寶,丹藥,功法都供給暗衛,若是連暗衛的五位最強指揮使都無法晉升法身,恐怕這天下的法身之路已經斷絕了。”

韓千山卸下那副漫不經心的面容,冷冷地看著陳元,眼睛有寒光閃爍。

陳元步步緊逼,說道:“看韓大人神態,屬下是說對了。”

“自從看完資料,屬下就已經確定,並不是修成法身才能與總管並肩而立,而是先有了與總管並肩而立的資格,才能修成法身!”

韓千山歎了口氣,說道:“張大秋,你很聰明,那你說說,要如何才能與我並立?”

陳元自通道:“條件很簡單,卻又是這天下最難的一件事,若無機緣,屬下恐怕終生也難滿足這般條件。”

韓千山道:“你就不用賣關子了。”

陳元點頭道:“條件就是信任,嚴大人的絕對信任,隻有得到嚴大人的絕對信任,才能突破法身!”

“而要想得到嚴大人的絕對信任,屬下就必須將自己置於死地,讓自己再也離不得嚴大人,嚴大人生則屬下生,嚴大人死,則屬下死。”

“如今城外金華驛就是屬下的證道契機,將他們趕儘殺絕,既了了嚴大人一番心事,也將屬下逼上絕路,從此隻有唯嚴大人之命是從。”

陳元聲音激昂,似乎心中有一團火在燃燒。

啪啪啪!

韓千山忍不住鼓起掌來,大笑兩聲,說道:“張大秋,你實在出乎我意料之外,聰明,當真聰明!”

忽然他臉色一寒,整個屋內的氣溫驟然下降,過不一會兒,四面牆上飛快地爬滿了白霜。

陳元隻覺像是被什麼猛獸給盯住了,連動都不敢稍動,唯恐氣機牽引之下,對方立即撲過來將他斬殺。

韓千山說道:“你說得很對,隻可惜你不該對我說,若你直接進宮向嚴大人面稟,此刻已經是暗衛的第二首領,三十年了,終於有人能挑戰我的位子,你以為我會讓你活著走出這裡!”

話音剛落,室內竟然飄飄灑灑落下雪花,這雪花極晶瑩,從空中緩緩而落,美得讓人不捨得瞬目,雪花與室內擺設一碰,擺設登時被青霜佈滿,下一刻立即碎成一地。

這雪花竟是威力極大的神通!

陳元自忖,他就算顯化了法相,與這雪花相抗,一時半會或可自保無虞,時間久了,難免被凍結,隨後碎成塵埃。

眼見雪花向他飄來,陳元卻不驚恐, uukanshu.com反而笑道:“韓大人何苦試探屬下,誠如屬下所言,隻有得到嚴大人的絕對信任,才能作為大人的位子上。”

“大人就是那個能得到嚴大人絕對信任的人,這樣一個人,凡事定會以嚴大人為主,如何會做這等擅權自重的事。”

他話音剛落,室內飄蕩的雪花登時消散,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。

韓千山笑眯眯地看著他,說道:“你不錯。”

隨即又道:“不過你的提議,我不敢自作主張,我現在就進宮,一切聽嚴大人定奪。”

說完,他吩咐陳元在原處等候,自己則匆匆忙忙往皇宮趕去。

等見了嚴清,韓千山把他與陳元的一番交談,原原本本轉述給嚴清聽。

嚴清聽後眼睛一亮,讚歎道:“我還是小瞧了這孩子,很好,你立即告訴他,就照他所說的做,隻要他把事辦的漂亮,該有的少不了他。”

“千山,你親自盯著他,若他真把事辦妥,你把宮中禁軍也交給他掌管,明日早朝有人敢犯禁逼宮,不必請示,殺無赦!”

韓千山再次匆匆返回,把嚴清的命令傳達給陳元。

“那群書生今天修為都有進益,成就法相的想必也不少,你要不要找幫手?”

韓千山問道。

陳元自通道:“不用,一群書生而已,今天剛顯化法相,對於法相神妙還一無所知,又有多少神通,我視之如土雞瓦狗。”

韓千山見他自信滿滿,於是不再言語,想著反正他要盯著他執行,若中間出了什麼意外,他自會出手料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