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雲光公主自忖,她和嚴清之間隻差一個真武大帝。

真武大帝在,她就沒有勝算!

這個差距本來是無法彌合的,但偏偏就發生了這種事,江湖中突然就出現了一位誰都不曾聽過,但修為滔天的陳先生,而他恰恰揭發了雲門山與閻君教有勾連的事,從而使得酆都城主進京。

酆都城主進京則真武大帝退避!

這就給了她難得的機會。

此次前來,有白一然相助,護城大陣和韓千山就奈何她不得,至於其他人,哼。

她本身就是最頂級的法相,除了法相,神京中無人能拿她如何。

一時間,雲光公主躊躇滿誌。

韓千山不接白一然的話茬,向雲光公主行禮道:“殿下,嚴大人給二位安排了崇明殿,還請先去休息,也好明日上朝。”

雲光公主冷笑道:“大周的天下姓姬,本宮進宮還需要嚴大人安排?”

“其他的休說,本宮先去見皇上。”

說著動身往神京走去。

禦輦早就備好,雲光公主進了禦輦,白一然騎馬伴行,韓千山又在白一然身後,禮部眾官員就更在後面了。

一眾人等浩浩蕩蕩進了城,雲光公主撩起禦輦的氈簾往外看去,沿路兩側聚集著許多百姓,神京中百姓都知道雲光公主是絕世的美人,許多人甚至還見過她。

小時候雲光公主也是個調皮的,經常跑出宮遊玩,在京城百姓看來,這位沒什麼威嚴,倒像自家的小姑娘一般,因此聽說她回來了,紛紛趕過來看。

雲光公主出神地瞧著京中熟悉的風物人情,往事湧上心頭,竟不由得癡了。

這回一定不能失敗了!

雲光公主堅決地想,隨後將氈簾放下,任禦輦將自己帶進宮去。

皇宮內外格局極為分明,外朝治外事,內宮則是眷屬生活的地方,嚴清當政後,皇帝就沒怎麼出過內宮。

按道理,男子是不準進內宮的,但白一然有自不同。

他與先皇交情匪淺,自小就陪先皇練武,在內宮是走慣了的,如今又位高權重,修為滔天,堪稱國之柱石,什麼規矩破不得?

於是白一然與雲光公主一同進了內宮,走到皇帝居住的天光殿外。

兩人在殿外站定,外面的小太監跑進去稟報,很快,小太監跑出來,說道:“皇上有旨,雲光公主舟車勞頓,先回崇明宮歇息,白一然進殿面聖。”

雲光公主愣住了。

這真是她沒想過的,她離京進十年,初次回京,皇兄竟然不要見她?

她立即反應過來,怒道:“殿中可有彆人?”

必定有人威脅皇兄,不讓他與我見面!

小太監躬身肅立,回答道:“回稟公主,殿上隻有皇上一人,並無他人侍奉。”

雲光公主哪裡肯信,說道:“有沒有人,還是我自己看了才行。”

說著就要往裡面闖過去,卻被白一然攔住。

白一然說道:“公主莫要唐突了聖駕,皇上既然要我自己面聖,那我就去看看,公主放心,有我在,沒人能欺辱到皇上頭上。”

雲光公主心中感激,說道:“有勞你了!”

白一然點點頭,整理好衣著,走進了天光殿。

雲光公主看一眼殿外把守著的侍衛和太監們,冷笑一聲,轉身會去崇明殿,等著什麼時候皇兄會召見她。

……

把雲光公主二人送進宮後,韓千山來到內閣,他先是像嚴清臉上看去,見他平靜如水,心中不由得敬服。

面臨如此大變,恩相居然如此鎮定,當真好涵養。

“恩相,”韓千山道:“公主二人已經往天光殿去了。”

嚴清沒有什麼表示,反而問道:“金華驛怎麼回事?”

韓千山頭疼起來,說道:“金華驛那邊是張大秋在負責,屬下也不知他出了什麼紕漏,竟讓那班亂黨給闖了進去,屬下這就找他問個明白。”

嚴清道:“快去!”

韓千山躬身退出內閣,立即往暗衛走去,剛進暗衛,就見陳元迎了上來。

“張大秋,你想怎麼死?”

韓千山不由分說,上來就問道。

“大人何出此言?”

陳元道。

韓千山道:“何出此言?金華驛這麼大的事,你給做成這樣,難道還想逃脫懲罰?”

陳元笑道:“大人請坐,聽屬下一一道來。”

韓千山見他神態坦然,似乎其中另有隱情,於是暫時放下心中憤怒,在旁邊椅子上坐下來,想聽聽他到底怎麼為自己開罪。

陳元道:“大人以為,我們在金華驛外嚴設防線,當真能攔住那些亂黨?”

“所以你乾脆放他們進來?這就是你的解釋?”

韓千山冷冷道。

陳元卻不畏懼,反而笑道:“有時候退讓反而是進攻,這就叫以退為進。”

韓千山不怒反笑,說道:“ www.uukanshu.com好一個以退為進,我倒要看看,你打算怎麼個進法!”

陳元道:“屬下探查到,這群亂黨早就到了神京附近,可他們遲遲不肯接近金華驛,大人以為這是為何?”

韓千山猛地一醒,道:“你繼續說下去。”

陳元道:“屬下想來,他們隻有一個目的,那就是在等雲光公主進京。”

“若今天公主進京,不直接回宮,而是先去金華驛下榻,大人以為如何?”

韓千山一驚,說道:“你是說他們已經串通好了?”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算不上什麼串通,兩方都要對付嚴大人,彼此通氣隻是必然之勢罷了。”

“屬下料想,若不放那些亂黨去金華驛,雲光公主今天必先去驛站,到時候公主和白一然都在驛站,大人以為,咱們還攔得住那些亂黨嗎?”

韓千山冷笑道:“所以你就乾脆放他們進來?”

陳元道:“放他們進來,主動權就在咱們手上了,如今公主和白一然在宮中,金華驛隻有一群書生,還不任由咱們拿捏。”

韓千山眼神微縮,問道:“你打算怎麼做?”

陳元比了個斬首的手勢。

韓千山變了臉色,他沒想到陳元竟會出這等狠辣的主意,厲聲道:“你瘋了,暗地裡再怎麼打殺都無妨,如今他們已經到了金華驛,而且鬨出那麼大動靜,你若將他們趕儘殺絕,如何向天下人交代,就算此次撐過去,嚴大人必然會失信於天下,可謂得不償失!”

陳元笑了笑,說道:“誰說是嚴大人要殺他們?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