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馬蹄聲像是踏在眾人心頭上。

這時候,能在此地出現,那自然是京防第九營的人馬。

京防營中多是普通官兵,僅憑武力自然攔不住他們,可一旦交手,立即就要驚動彆的高手,到時候援兵趕到,他們還能逃脫嗎?

“怎麼辦?”

五兒和秀兒兩個小丫頭已經嚇得花枝亂顫,不住問該怎麼辦。

姚映雪和範陽等人都看向陳元,卻見陳元面色平靜,似乎不為所動。

“阮兄,可要動手?”

範陽問道。

陳元笑道:“不用。”

他話音剛落,官兵已經趕到面前,為首的正是第九營新任的主將王寶。

王寶跳下馬來,向眾人走了過來。

範陽等書生不自主退後兩步,擺開架勢,一旦對方出手,立即就要回擊。

卻見王寶走到陳元身前,單膝跪地,拱手道:“見過大人!”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來人都可靠?”

王寶道:“大人放心,都是心腹,我這就送各位去金華驛。”

說著,他看了看眾書生,心中兀自惴惴不安。

直到今天他才知道,這位大人竟然是那邊的人。

身為暗衛指揮使,這已經是頂尖的人物,竟然破門而出,這該是多大的魄力,反正王寶明白,自己是做不到的。

跟著這樣有魄力的老大,恐怕才真正有出路吧。

王寶說完,轉身帶著手下官兵開道,向金華驛的方向趕去。

範陽等人驚歎地看向陳元。

這真是太難以置信了,這位阮兄不僅在暗衛近乎登頂,連京防營都抓在手裡,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!

無暇思索,眾書生隨同王寶,向前趕去。

運河碼頭。

神鳥與魔猿遙遙相對,彼此氣機牽引,互相咆哮一陣。

二者之間,天地元氣激盪成風,捲起風沙,一時間天昏地暗,碼頭兩側擺放的儀仗被風沙吹得劈啪作響,不一會兒就隻剩下光禿禿的棍棒。

禮部官員們,以及兩邊把守的官兵也不好受,兩隻巨獸的咆哮震得他們耳鳴眼花,風沙也直往身上鑽,沒過多久,鼻子和口中都已經滿是泥沙。

隻有韓千山修為高深,才能不受影響,可他眉頭緊皺,看樣子並不比其他人安逸。

韓千山從剛纔就暗自揣測白一然的修為,此時已然確定,白一然修為又有精進,已經是二品的頂峰,說不準以後能進一品,連神京的護城大陣隱隱地都要被他壓下。

這人實在太恐怖了!

韓千山心中濃濃的憂慮之情。

兩頭巨獸折騰了大半個時辰,這才安靜下來,魔猿消失不見,神京上空重新恢複天朗氣清的模樣,神鳥也緩緩落下來,又變回白一然的模樣。

“痛快!”

白一然大叫一聲,聲音如洪鐘大呂,震得眾人耳朵嗡嗡直響。

“好久沒人讓老夫鬆鬆筋骨了,神京這隻妖猴果然夠勁。”

說話間,帆船已經靠岸。

岸上眾人來不及整理被風沙吹亂的儀仗和衣著,連忙向二人行禮。

雲光公主和白一然正要上岸,忽然臉色一變,轉頭向遠處看去。

韓千山也早有感應,陡然間回過身來,面色凝重地看向一個方向。

那裡是金華驛!

天地間吹起一陣清風。

河面波光粼粼,樹葉颯颯響動,青草偃伏,白雲飄蕩。

和暖的清風全向著同一個方向吹去,那裡就是金華驛。

韓千山有不好的預感,還沒等他細想,一道青光從前方的金華驛沖天而起,直上雲霄,天地之間浩然氣悠悠盪盪。

金華驛。

眾書生遠遠地看著那座館舍,心中意味難明。

這座館舍對讀書人意義重大,多少進京趕考的書生就是在這裡緊行最後的修整,在這裡他們洗去一身的風塵,換上新衣,光彩照人的走進神京,等下一次出京,很多人已經功名在身,光宗耀祖。

這裡是聖朝優待儒門的象征。

對於此次進京的書生來說,這裡更是他們心心念唸的地方,是勝利的象征。

越是靠近金華驛,他們心中的豪情越是濃烈,直欲突破形體,上達蒼天。

終於,他們走到了金華驛的門前,眾人並未急著進去,而是在門外盤膝而坐,彷彿一瞬間脫離了險境,他們像是回到了自己的書院,搖頭晃腦,誦讀起熟悉的經典。

讀書聲清揚激越,眾人的幾十道聲音凝成了一道,幾十股氣息糾結在一起,成了一股,這一股氣息正大剛強,無堅不摧,在眾人體內奔湧而走。

很快,連天地間的浩然氣也受到感召,聚集過來,內氣外氣相感應,直沖天際,直一瞬間,範陽感覺自己神庭穴為之洞開,他清楚的知道,隻要自己心念一動,立即就能顯化出法相。

範陽之後是左維明,之後是範成光,之後是顏丙忠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之後是姚繼宗,之後是姚延宗…

前前後後,竟然有一十三個書生當場破境,進入法相,其餘八十五位書生也連破數境,修為大進。

王九早就已經顯化法相,卻也感覺自己的法相增加了許多,而且底蘊深厚,立即就能度過第一重死關。

他打算此間事了,立即就小地方閉關,等度過死關以後,他就去找丁鋒,找池明明,找法源他們。

江湖纔是他的世界,他不想再踏足官場,這段時間的經曆已經讓他看清了許多汙穢。

除儒門修士外,韓複等人和姚映雪,五兒,秀兒,雖然不能增加修為,卻也覺心思明朗,精神大漲。

陳元在一旁看著,心中讚歎不已,想著總算沒辜負他們這樣冒險前來。

……

運河碼頭。

韓千山臉色越來越難看,他已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。

張大秋這廝在做什麼,竟然讓書生們進了金華驛!

他正要派人去檢視,卻感覺肩膀上一沉,原來是白一然把胳臂搭了上來。

“老韓,幾年不見,你還是這麼沒出息。”

白一然笑道:“幾個書生而已,就把你嚇成這樣,我看嚴清也沒什麼本事,你何苦跟著他。”

韓千山不搭理他。

他的這條命都是恩相給的,現在的地位也都是恩相扶持而來,他怎麼都不能辜負了恩相的栽培,就算恩相這一關真得挺不過去,不過是拿這條命還給他而已。

雲光公主踏足碼頭,看向遠處的神京,心中悠悠一歎。

終於回來了!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