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碼頭前,最前面是禮部的官員,大家都默默無言地站著,眼睛看著運河的下遊,努力地想瞧出隻船來,可河面上空蕩蕩,隻有粼粼波光湧動著。

過了好一陣子,禮部的官員們眼睛瞧得累了,腰腿也站酸了,沒法子再保持提拔的身姿,一個個東歪西斜,什麼交頭接耳起來。

韓千山帶著暗衛的人來到,總算讓這些人得到片刻休息,眾人連忙迎著韓千山行禮,雖然是行禮,可總比傻站著舒服,禮部的人不怕行禮,就怕傻站著。

韓千山冷漠地點點頭,算是回禮,隨即安排暗衛番子到沿河兩旁設防。

等暗衛們都跑出去,韓千山也站到碼頭前面,慢慢閉上了眼睛。

一直到正午太陽高掛,周圍的禮部官員都已經熱得滿頭是汗,叫苦不迭,韓千山這才忽然睜開雙眼,向著運河儘頭,天地交界的地方看去。

禮部的人見他有了動靜,全都嚇了一跳,再也顧不得酷暑,連忙重整儀仗,準備迎接雲光公主。

可他們哪有韓千山的修為和眼力,直到過了一刻鐘,眾人這才眯縫著眼在河道儘頭看到一個黑點。

這黑點慢慢清楚起來,變成一隻帆船。

為迎接公主,朝廷要把附近十幾裡河道封鎖,能出現在這裡的帆船,不問也可知道是誰。

碼頭上的人心臟砰砰跳起來,等了這麼久,終於把人給等來了,他們卻更加不安起來,公主這一來,事情如何發展,實在難料啊,沒有人能確定,自己不會被波及到。

駛來的船更加清楚了,眾人分明看到站在船頭的兩個人,一位氣勢恢宏,有氣吞天地之威,正是白一然。另一位身姿綽約,容顏照人,讓人見之即生自慚之念,卻是雲光公主。

帆船越行越近,碼頭上眾人正要準備好迎接的事宜,卻見船頭上白一然高高躍起,隨後化成一道光直衝雲霄,很快消失不見。

這般變故頓時驚到了碼頭上眾人,他們早料到,公主此來,必有動作,可萬萬沒想到,兩人還沒上岸就已經開始發難。

連韓千山也不由得皺起眉頭,不明白白一然這是要做什麼。

白一然是二品法身,若是他要做什麼,韓千山可攔他不住。

正這麼想著,韓千山突然覺察到周身空氣更加燥熱起來。

韓千山自然無恙,周圍的禮部官員卻已經承受不住,一個個開始揮手扇風,鬆解衣袖,同時抬頭向天上看去。

卻見層雲中顯出明晃晃一個巨大火球,火球穿雲而過,雲層為之劈開。

火球越降越低,底下的禮部官員像是被火燒烤一般,可他們已經顧不得怕熱,全都臉色慘白地看向火球。

白一然竟然顯出了法身,就在神京城外,他這是要做什麼?

眾人正自感到惶然,忽然一聲怒吼從身後傳來,眾人一個激靈,立即回身去看,卻見遠遠地,神京城上空出現一個虛影。

這虛影如雲似霧,一陣湧動之後,化成一頭巨猿。

巨猿毛髮如戟,根根直立,暴躁至極,對著半空中的火球就是一聲吼叫,整個神京城近百萬人,被這聲吼叫震得目眩神迷。

運河上方,火球陡然炸開,從裡面炸出來一隻神鳥,與巨猿兩廂對峙,也發出一聲清嘯。

承光門外,陳元正帶著姚映雪和眾書生奔走,望著神京上方那隻巨猿,不由得呆住了。

他萬沒想到,竟然會在神京見到這頭巨猿,而且看樣子,這巨猿就是神京護城大陣的源頭。

那他神庭的巨猿又是怎麼回事?

正這麼想著,巨猿又是一陣吼叫,陳元隻覺精神一陣眩暈,隨即眉心神庭腫脹起來。

陳元不敢怠慢,立即凝神回視,看向神庭,卻見神庭中大聖法相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醒轉過來。

自從上次與閻君教首相逢,他借了未來的玉清神雷,他的法相就沉寂下去,之後任他怎麼呼喚都無濟於事,如今總算是有了反應。

可是看大聖法相的狀況卻並不很妙,祂身上金毛從根上開始變黑,像是從身體裡滲透出墨汁一般,口中獠牙瘋長,頭上金箍也可是龜裂。

糟糕!

陳元暗道不妙。

他立即猜到,恐怕是神京城上空的魔猿法相影響了他,以至於大聖法相中的魔猿印記有些壓不住了。

大聖法相本就是以魔猿為根基改造而來,魔猿從未磨滅,若不然,也不需用金箍壓製。

眼看著魔猿就要掙脫束縛,陳元心中一動,手向旁邊一招。

姚映雪胸口飛出一個小包,立即從小包中又鑽出一支金釵。

陳元把金釵拿在手中。

“喂,送人的東西,怎好收回!”

姚映雪急道。UU看書 www.shu.com

“過後再還你。”

陳元笑道。

一邊說著,手中金釵化成一道金光指射神庭。

這金釵似金而非金,乃大聖法身金箍棒上的一部分,裡面還藏著陳元全盛時候的一具分身,正是可以增強大聖法相的力量。

果然,隨著這道金光進入神庭,迴歸大聖法相本體,魔猿立時被壓製下去。

大聖法相睜開法眼,光芒爆射,陳元立即感覺到,以往那熟悉的力量再次回到身上,而且更加圓熟,運用自如。

大聖法相迴歸,陳元力量恢複,隻聽嘭的一聲,元始法相手中燈盞火焰暴漲。

元始法相終於迴歸!

陳元睜開眼睛,心中滿是驚喜。

終於他媽的恢複了,老子等了多久,提心吊膽了多久,這下終於可以放心了。

“阮公子,你怎麼了?”

姚映雪問道,她也看出來不對勁,明白陳元絕不會這時候和自己玩鬨,他必定是遇到了麻煩。

陳元笑道:“沒事,很好,再好沒有了,快,繼續去金華驛。”

眾人點點頭,繼續往金華驛的方向走去。

很快他們穿過了暗衛的搜查範圍,書生們全都提起警惕。

暗衛是陳元的底盤,事先都已經被安排好,他們自然不用擔心,可出了暗衛的底盤,馬上就要進入京防營的地方,這裡可不歸陳元管,若是被京防營發現了他們,也是不小的麻煩。

哪知越是擔心,也就越是倒黴,眾人走了沒多久,就聽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,幾百騎人馬遠遠馳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