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回到張府,侯老人還沒睡。

侯老人是跑慣了江湖的,對局勢的嗅覺最為敏銳,他見陳元幾天都不怎麼回府,今天乍一回來就過來找他,臉上神色沉重。

再加上他隱隱聽人說起,雲光公主已經到了神京,他很快猜到了什麼。

“要離開神京了?”

侯老人問道。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沒錯,今天就走。”

侯老人悚然一驚,說道:“這麼緊急?”

陳元無奈道:“是啊,沒想到公主這麼快走,我答應你要讓你修成變化神通,這陣子事務繁忙,一直沒來得及,今天就傳給你吧。”

自來到神京,他就隻給侯老人植了兩道先天氣,僅憑這兩道先天氣,還不足以讓他開竅,更不用說修煉變化神通。

眼看神京待不久了,以後還不知什麼時候重逢,能不能重逢,陳元感覺還是儘早履行承諾為好。

侯老人笑道:“總算你小子言而有信。”

說著按照以前的樣子盤膝坐下來。

陳元花了大半夜功夫,成功將五道先天氣植入侯老人的五臟。

“老先生,我在你五臟中植入了五道氣息,這五道氣息自會循環運行,每運行一週,就會壯大一分,等到時機成熟,氣息強盛,就能衝來竅穴,等你打通三個竅穴,應該就足以修煉變化神通了。”

陳元說著從袖筒中取出幾頁紙,說道:“這是變化神通的法門,到時候你自己修行就好,等會兒你就收拾了行李,等明日一早,城門打開後,立即離開,一路上多多隱藏身形,莫要回顧。”

侯老人點點頭,向他拱手道謝,立即反身回去,收拾行李去了。

陳元沒再打擾他,轉身離開侯老人的院子,向書房走去。

剛走到半路,陳元突然聽到一陣婉轉哀傷的琴聲,他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見是白清妍的院子,於是走了過去。

這夜月光很好,院子裡像是灑了一層青霜,白清妍就坐在月光下,癡癡傻傻地彈著琴。

自從刺殺陳元事件之後,她一直被囚禁在院子裡,不能踏出院門一步。

行動既受限製,她無事可做,剩下大片大片閒暇時間,隻能用來回憶過去。

想著爹孃的慈愛,她止不住心中悲痛,想到自己被張大秋欺騙,這麼多年以身侍仇,她又是自憐,又是羞慚,隻覺無面目活在世上,可是她偏又死不掉。

門外的衛士看守她甚嚴,但凡她有個什麼風吹草動,衛士必定衝進來製止。

白清妍隱隱感覺到,自己的餘生恐怕就要在這樣的活地獄中度過了。

“怎麼還沒睡?”

陳元的聲音讓她陡然一驚,璫的一聲脆響,琴絃斷了一根。

白清妍冷著臉看向陳元,問道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陳元笑道:“閒著沒事,過來看看。”

“在想什麼呢?”

白清妍道:“在想你什麼時候去死!”

陳元搖了搖頭,說道:“這樣不好,總執著過去的仇恨,以後還怎麼生活?”

白清妍面露譏諷,說道:“殺人父母的劊子手,口口聲聲讓人放下仇恨,張大秋,你死後能燒出不少舍利子吧?”

陳元陳元臉色一窒,心想當我沒說,他倒忘了張大秋對白清妍可是有深仇大恨的敵人。

陳元想了想,說道:“那如果我死了,那你打算以後做什麼?”

白清妍沒想到他竟然說出這種話,一時間弄不明白他又在耍什麼花樣,但她決定不管對方耍什麼花樣,總不能讓對方得逞。

白清妍道:“那就等你死了再說吧。”

陳元無奈道:“何必對我這麼警惕,就隻是隨便說說而已,難道你就不想暢想一下,等我死後,你會是什麼樣的光景?”

陳元的話果然觸動了她。

白清妍不自覺地想著有一天張大秋竟然死了,她會去做什麼。

過了半晌,白清妍慘然一笑,說道:“我還能做什麼呢,我這種不孝女,哪還有面目活在世上,等你死了,我也隻好追隨爹爹和孃親去了,張大秋,若你還有一絲往日的情分,現在就殺了我,彆讓我再在世上受苦了。”

陳元沉默片刻,說道:“總還是要活下去的,你就不想知道你爹孃葬在了哪裡,若你也死了,二老墳前無人照料,逢年過節無人祭拜,該是多麼荒涼寂寞。”

白清妍渾身巨震,瞪著淚眼看向陳元,顫抖道:“你、你、你為什麼對我說這些?”

陳元說道:“沒什麼,今天無聊而已。”

說著他站起身來,向院外走去,剛走到院子門口,想了想又覺得話還沒有說完,於是反身回來,www.uukanshu.com說道:“還是想辦法活下去吧,隻要活得久,說不定哪天就得償所願,見到我去死了呢,到時候恩也了了,怨也散了,你好卸下身上的包袱,安安穩穩地過幾年平靜日子,豈不是好?”

說完他大踏步離開院子,等白清妍小院就要消失在黑夜中,陳元又反身回來看了最後一眼。

他歎了口氣,心想這女人也是夠可憐的,希望以後她能活下去吧,反正他也隻能做這麼多了。

陳元離開後,院子裡又隻剩下白清妍一個人,她看著陳元走後空蕩蕩的凳子,眼神一陣茫然。

今晚的張大秋與以往全都不同,既不同於曾經偽裝成柔情蜜意的張大秋,又不同於前一陣子霸道狠毒的張大秋,今晚的他竟然彷彿真得知心人一樣,讓她感受到一點直抵心靈深處的慰藉。

這慰藉如此難得,讓她連心中的恨意都消減了許多,甚至想著他能留下來再多說幾句話該多好。

忽然間,白清妍猛地搖搖頭,眼中又恢複了堅定。

白清妍啊,白清妍,你怎麼還如此天真,竟會以為那狗賊能有人的情感,你被他騙得還不夠嗎?

這麼想著,白清妍陡然站起身來,抱起案上的琴就向地上砸去。

幾聲怪響撕破了夜空,門外的衛士忙走進來檢視,見白清妍好好地現在院子裡,隻一把琴摔在地上,又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陳元悠哉地到了暗衛。

林清修已經帶人去了金華門外的運河碼頭。

碼頭上早擠滿了人,兩岸上彩旗飄飄,旌節飛揚,這是禮部安排來迎接雲光公主的排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