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劉毅一番話可謂激昂澎湃,養榮堂內眾人都被他說得有些心動。

“可是咱們就算投誠過去,人家也不一定信任咱們啊。”

武襄侯說道。

“這好辦,隻要咱們肯乾臟事,就不愁他不信。”

劉毅陰惻惻道。

“臟事?”

眾人不解。

劉毅點點頭,說道:“沒錯,臟事。”

“這就是投名狀,隻要交了這東西,咱們就算徹底沒了退路,嚴清也就不用擔心咱們還能反悔。”

眾人心中隱隱有些惶恐,隻覺得劉毅接下來要說的話恐怕非同小可,他們若是聽了,再想退出可就難了。

可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也由不得他們再想退出了。

忠義侯問道:“劉毅,你想怎麼做,就明明白白說出來吧。”

劉毅道:“明日雲光公主就要來了,你們可知道?”

眾人全都渾身巨震,張大了口,驚道:“你要對雲光公主下手?”

劉毅眉頭一皺,心想這群蠢貨腦子裡都是漿糊嗎。

他強壓下心中氣,耐心說道:“雲光公主自己修為如何且不說,她此次是和白一然同來的,我瘋了嗎,敢對她下手?”

眾人全都訕然,過了半晌才問道:“那你怎麼說起雲光公主來了?”

劉毅說道:“公主自由嚴清去對付,王對王,將對將,公主進京後,以往老實潛伏著的那些保皇官員和士人必定會有所動作,到時候就是咱們的事了。”

忠義侯遲疑道:“這時候介入嚴清和公主的爭鬥,是不是太冒險了?”

誰知道嚴清和雲光公主哪個能笑到最後,他們就這麼把寶押在嚴清身上,萬一公主贏了,他們可真就萬劫不複了。

劉毅搖頭道:“咱們以前就是因為不敢冒險,所以纔有今日之患,若現在還不敢冒險,少不得又會面臨明日之患,而且明日之患更加難以應付,到時候咱們可就沒有談判的籌碼了。”

眾人一時間都沉默下來。

他們都承認劉毅說得有理,可真要就此做出決定,他們卻不免心中畏懼。

這十幾年來,圍繞著嚴清和皇室,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打亂,死掉了多少重臣,他們一想起來都會覺得心寒。

現在劉毅竟然要他們親自參與進去,這些平日裡養尊處優,一生平安順利的紈絝子弟們,哪裡就能做出決定。

眼見眾人猶豫不決,劉毅暗罵這些人果然不是成大事的人,可是此事又必須借重他們之力,他自己勢單力薄,決計是做不成的。

好在他已經提前做了安排,當即說道:“既然大家都在猶豫,我也不勉強大家,這件事我一個人做不成,要大家齊心協力才能成,既然要齊心協力,靠逼迫是不成的。”

“這樣吧,我這裡有八張紙條,等會兒我給大家發下去,每人一張,各人在上面寫上成或者不成,到時候咱們看是讚成的人多,還是不讚成的人多,如果讚成的人多,那咱們就戮力同心,把這件事辦妥,若是不讚成的人多,我也不勉強大家。”

眾人交頭接耳一陣,都覺得此法可行。

於是劉毅拍拍手,早有下人等在外面,聽到他的召喚,手裡拿著幾張紙條並一隻竹筒走了進來。

下人把紙筆分給大家,眾人各自分散開來,寫下自己的答案,之後將紙條摺好,依次投進下人手中的竹筒。

下人微不可查地向劉毅使個眼色。

劉毅神色舒展開來,笑道:“這下好啦,現在結果就在這隻竹筒中,我這就當著大家的面唱票,到時候是怎樣就是怎樣,誰都不許反悔!”

座位中有人喊道:“劉毅你就快唱票吧,咱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。”

劉毅點了點頭,從下人手中取過竹筒,伸手在裡面掇出一張紙條,展開來,臉色不由得一變。

眾人心想這張必然是個不讚成的。

果然,隻聽劉毅不情願地念道:“不成。”

人群中傳來一陣輕微的舒氣聲。

劉毅心中冷笑,繼續從竹筒中取出一張,念道:“成。”

眾人呼吸又緊張起來。

接下來劉毅接連把票唱完,一共八個人,竟然隻有三個人不讚成。

這結果完全出乎大家意料之外。

可事已至此,即便有人不讚成,也不好逆著大家的意思,隻好接受了這個結果。

劉毅道:“咱們有言在先,既然有了結果,大家可不準再反悔。”

眾人都道:“知道啦,劉毅你打算怎麼安排,趕緊告訴大夥吧。”

之後劉毅將他的計劃講了出來。

雲光公主進京後,肯定是要上朝的,那肯定就是她發難的時候,到時候京中的公主黨官員必然會配合他,一起發難,趁著這個時機,由勳貴們掌握的五個京防營就可衝進神京,將發難的官員全部拿下斫首。

這樣一來,他們既為嚴清解決了難題,UU看書 uukanshu.com又交了一份投名狀,不愁嚴清不拿他們做心腹。

隻要他成了嚴清的心腹,之後在與張大秋的衝突中,就不怕嚴清再偏袒張大秋,他也才能真正出一口氣。

一切安排妥當,眾人紛紛走出養榮堂,各自去聯絡自己的人,準備實施最後的計劃。

很快養榮堂中就隻剩下劉毅一個人,他手裡依舊拿著竹筒,裡面的紙條已經隨著唱票被拿空,他輕輕在竹筒底下敲了兩下,卻見竹筒下面一翻,竟然又多出來不少紙條。

劉毅隨手將紙條撒了一地,冷笑起來。

……

陳元在官署裡捱到天色漸黑,這才走出暗衛,他也不回府,徑直向承光門外走去。

出了承光門,他加快速度,身子疾如奔馬,不一會兒就到了城隍廟。

酆都城主還坐在原處,事實上,自從祂來了神京,降臨到這座城隍廟後,就再也沒動過,除了陳元來的時候。

陳元的身形頓了一下,他想過去和他聊一聊,可終於沒有過去,隻是微微頷首,算是打個招呼,隨即轉去了後院。

其實他一直不明白酆都城主來神京的用意,表面上看是想讓在世真武就閻君教給他一個交代,一開始陳元也是這麼理解的。

可後來他卻疑惑起來。

酆都城主來神京其實很難有什麼結果,雲門山那邊隻要使出一個拖字訣,酆都城主就沒有辦法,祂不可能主動打上雲門山,而且祂也不可能一直待在神京。

若到了最後,趙道玄的面都沒見到,酆都城主就不得不打道回府,這樣不僅不能找回體面,反而更加顏面無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