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跟隨來送信的夥計趕去了百花巷子。

百花巷子在平陽縣很有名氣,陳元卻是第一次來,展眼一看不覺有些失望,感覺這裡完全沒有前世影視劇裡那些妓院繁華熱鬨。

這就是一條常見的居民衚衕,後來被人盤了下來,做成了妓院。

衚衕兩側錯落分佈著許多院落,每個院子裡都有幾位姑娘。

這些姑娘大多是被賣到妓院中來的,但也有一些是散妓,與妓院的東家商議好,在巷子裡租借一間房子,每次接客都會按分上繳租費。

這些散妓在百花巷子裡混上幾年後,大多都認識了不少恩客,這時候她們就離開巷子,隻靠著這些恩客過活。

送信夥計帶著陳元走進了三號院子。

一進大門,就見有一群人簇在院子裡。

這群人分成了兩方正在對壘,一方是鄭小六,他身後瑟縮著一名女子。

另一方則是一個年輕公子哥,隻有十五六歲年紀,渾身十分圓潤。

公子哥身邊圍擁著四五個打手樣的漢子,看上去有些駭人,但陳元一眼掃視過去卻能看出來,這些人都沒什麼修為。

鄭小六雖然還沒開竅,但也所差不遠,不可能被這些人扣住,看來另有隱情,估計和他身後那名女子有關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陳元笑著問道。

看到兩方隻是對峙,並沒有真個打起來,他也放了心。

“元哥。”

鄭小六隻是叫了聲,有些羞愧地低下頭。

“你就是陳元?”

那公子哥語氣不善地叫道。

“正是,這位公子是?”

公子哥驕傲地抬起頭來。

他手下一名打手向前邁出一步,得意道:“這位是縣丞家的公子李如玉,李公子!”

陳元詫異地看了李如玉一眼,心想原來是他。

陳元雖然沒見過李如玉,可也聽過他的名字,自從隨著李雲貴到任,他仗著自己老爹是縣丞,一路作威作福,整個平陽縣到處都在傳這位李衙內的事蹟。

陳元道:“李公子,令尊是縣丞,我們是除妖司,說起來也算是一家人,李公子上來就扣押我除妖司的人,不太合適吧?”

李如玉啐了一口吐沫,說道:“陳元,怪不得我爹爹總說你不是好的,你竟然開口就顛倒黑白。”

“本公子玩得好好的,這個鄭小六開門就搶我的姑娘,還打傷了我家下人,你不治他的罪,反倒派我的不是了。”

陳元先是被他那句“我爹爹總說你不是好的”驚呆,心想這人是個傻子吧,這種私下裡的話他竟然也當著正主的面說出來。

隨即又被他所說的內容嚇到。

鄭小六這是昏頭了嗎,敢主動闖李如玉的院子,搶他的女人?

“小六,他說的是真的?”

陳元問道。

鄭小六紅著臉點了點頭。

陳元看看鄭小六,又看看他身後的女人,心中一動,頓時明白了什麼。

他孃的,這還真是桃花劫!

“小六,你不會是來真的了吧?”

鄭小六猛地抬起頭來,說道:“元哥,我要給桃紅贖身,娶她為妻,原本我已經和百花巷的東家說好了,這幾天我去湊錢,過後就來贖她,在這之前,桃紅隻是暫住在這,不許再讓她接客,誰知道李公子強闖進她的房間,我這纔打傷了他的人。”

“你聽見了?這可是他自己親口說的,他先動的手!”

李如玉叫囂道:“我要去見官,把這對狗男女都下到大牢裡去!”

陳元瞥了他一眼,沒有理會。

他走到鄭小六面前,盯著他看了一會,說道:“小六子,你昏了頭了?”

“桃紅姑娘是百花巷子裡的人,一日沒離開這,接客就是她的活計,和你有什麼關係?”

“你是誰?除妖司裡的一條爛命,說不定哪天就死了,你連自己都保不住,替彆人贖什麼身?”

“真以為在除妖司混了幾個月,周圍人就你活得時間長,你就熬出頭了?”

鄭小六渾身一震,過了半晌才道:“元哥,我已經答應了桃紅,我一定要做到,她不嫌棄我朝不保夕,我也不嫌棄她的出身,我一定要替她贖身。”

陳元氣笑了,說道:“那好,現在李公子要拿你去見官,你怎麼辦?”

鄭小六咬牙道:“見官就見官,大不了坐幾天牢,左右不過打了幾個人,又不是什麼大罪,還能砍我腦袋不成。”

陳元點了點頭,說道:“真是條好漢,我倒是想問問,

在你坐牢的這幾天,這位桃紅姑娘,你打算怎麼安排,你確定出來後還能見到她?”

鄭小六頓時啞口無言。

彆說去坐牢了,就算是今天他離開這裡半天,桃紅會遭到什麼虐待還不知道呢。

以李如玉的性格,他怎麼可能放過桃紅。

百花巷子為了討好縣丞,也不會讓她好過。UU看書 www.shu.com

眼見著鄭小六熄了火,桃紅淒然而笑,把手從鄭小六掌心抽出來,退了兩步,說道:“六哥,陳大人說得對,咱們鬥不過李公子的,你不要和他抗,平白把自己搭進去,都是我沒福分。”

說完從袖子裡抽出一把匕首,竟然往自己脖頸抹去。

鄭小六大驚,連忙去奪匕首,可是桃紅早防著他爭奪,竟然趕之不及。

陳元眉頭微皺,他指頭一彈,彈出一道氣勁,把匕首打掉。

鄭小六連忙把人抱在懷裡,從懷中掏出手帕,去擦她脖頸上的一道血痕。

陳元心中詫異。

這個桃紅竟然真是個烈性女人,從她剛纔揮動匕首的力量看,但凡他出手稍慢一點,現在眼前已經是個死人了。

他本以為這個桃紅不過是假意奉承,想要騙鄭小六替她贖身出來,然後等哪天他死了,她不僅得了自由,還能收穫不菲的錢財。

在除妖司的這段時間,陳元見過很多次這種事。

除妖司的普通差人壽命短暫,這是眾所眾知的事情,於是有那等風塵女子專門引誘這些人,目的就是等他們死後,她們能得些便宜。

陳元本以為這個桃紅也是那等人,所以不想鄭小六受騙,現在看來,竟然是自己看錯了。

“喲喲,”身後傳來李如玉讓人厭煩的聲音:“在爺眼前玩殉情呢,你一個婊子也配?”

“彆廢話了,陳元,彆怪爺不給你面子,實在是他們不走運。”

“來人,把女人給爺帶過來喝酒,男的押去大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