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聽王寶問他有何妙計,永平侯不僅歎一口氣,心想我能有什麼妙法呢,不過是勉強維持罷了,能保持不敗已經不易,想反過來製住張大秋,更是想都彆想。

劉毅於是將日間與方勤商議之事儘數說於王寶。

王寶臉色大驚,嗖地站起來,說道:“這如何使得,林將軍是末將恩人,如今林將軍被陷害入獄,末將卻替代了他的位置,這不成背信棄義了麼,萬萬不可!”

劉毅見他面臨如此重大誘惑,仍舊不變其節,心中更加滿意了。

他親自走過去,把王寶按著坐到位子上,說道:“我知道王將軍對林將軍一片忠心,隻是如此一來你更應該坐到那個位子上。”

“張大秋那奸賊就是想趁機把九營從我永平侯府,從林將軍手中搶過去,一旦被他得手,林將軍沒了倚仗,他必定痛下殺手,到時候林將軍哪裡還有反抗的餘地。”

“所以你才應該出任主將,你對林將軍忠心耿耿,有你在,九營就還是林將軍身後的盾牌,張大秋也纔會有所顧忌。”

劉毅口氣十分誠摯,連王寶都要感動了。

他孃的,若不是老子早跟了張大人,今番肯定被他說服,那時節安安穩穩做九營主將,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
隻是如今既逢明主,這區區一個九營主將,他倒有些看不入眼了。

王寶佯裝為難道:“話雖如此,可是…”

“沒有可是!”

劉毅斬釘截鐵地打斷他的話,說道:“這是危急存亡之秋,容不得你再猶豫了!”

王寶鋼牙緊咬,終於說道:“好,就這麼定了,等什麼時候手刃了張賊,我再把位子還給林將軍不遲!”

劉毅笑道:“正該如此,那張賊自以為把林將軍囚禁起來就能把九營拿掉,哪知道走了個林將軍,來了位王兄弟,照常要和他作對,他的詭計算是破產啦!”

破產了?

張大人真是贏太多,真是個蠢貨。

王寶心中不屑,表面卻慷慨激昂,說道:“何止要和他作對,我還要親手砍下他頭顱,給林將軍出出氣!”

“好,有誌氣!管家,備酒,我要與王兄弟痛飲一晚!”

劉毅吩咐道。

兩天後,永平侯終於疏通了關係,委任狀發下來,王寶親自去兵部領了狀子,跨上高頭大馬,沿街向承光門外行去,永平侯就陪在旁邊,神態好不得意。

兩人剛行到承光門外,就見前面站著個人,這人正站在街心,見有駿馬行過來,也不避讓,好似故意要惹事一樣。

街道兩旁的商戶百姓全都心中好奇,這年頭,百姓見到官,躲還來不及,哪有往上湊的道理,這個年輕人到底什麼來曆?

等馬行得近了,王寶和劉毅全都扯一下韁繩,把馬勒住。

“喲,這不是張大人嗎,張大人不在暗衛辦公,這是微服私訪來了?”

劉毅調笑道。

能在這裡遇到張大秋,真是他夢寐以求的事。

張大秋奸計沒能得逞,若不能親眼看看他表情如何,真如錦衣夜行一般。

劉毅繼續道:“來,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王寶王將軍,第九營新任主將。”

“哦,我忘了,張大人和王將軍早見過了,哈哈哈。”

劉毅得意地笑起來,張大秋臉上表情凝重,這讓他看了很舒心。

陳元點了點頭,說道:“兵部竟然敢戲耍於我,我記住了!”

劉毅道:“張大人這是哪裡話,大人一片好心叮囑兵部換將,並不也謹遵大人指點換了主將,哪裡就戲耍大人了,難不成,大人指點兵部的話另有深意?”

陳元不搭話,冷笑兩聲,轉身離去。

劉毅見陳元背影消失,呸地吐一口唾沫,罵道:“什麼玩意,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。”

終於能殺殺陳元的威風,劉毅心中暢快極了,鞭子在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下,馬立即躥了出去。

……

陳元遠遠地聽到劉毅和王寶離去的聲音,好笑地搖搖頭,繼續往暗衛走去。

剛回到暗衛,陳元不由得一怔,衙門中不僅有林清修,連時常隨在嚴清身邊的韓千山也在。

暗衛原本四個指揮使,其中兵馬司已經派去雲州府,負責監視白家行事,刑訊司指揮使曾受重傷,長久不主持事務,探訪司指揮使丁程白不知何事出京,至今未歸。

不僅如此,暗衛中留在京城的四個千戶,除了被趕走的程洛勇,以及升任指揮使的陳元,其他兩個也都在,至於其他的百戶更是聚集了一大片。

這麼大陣仗,發生什麼事了?

陳元默默地走到林清修身邊坐下。

韓千山看了他一眼,點頭示意。

很快所有人都聚集完畢,整個大廳中百多個暗衛,沒有一絲聲響,像是聚集在一塊的幽魂。

韓千山這才站起來走到前面, www.uukanshu.com說道:“諸位,雲光公主明天就要到了。”

就這麼簡簡單單幾個字,大廳中傳來一陣吸氣聲,顯然眾人都明白這意味著什麼。

雲光公主是大周姬姓皇室僅存的抵抗力量,隻要她還活著,朝野上下就始終還有一道潛流,威脅嚴大人的安穩。

如今雲光公主到了神京,這股潛流終於要浮出來,與嚴大人這道滔滔大江碰撞一番,看誰更強一些。

暗衛作為嚴大人手下鷹犬,馬上就要面臨最大的考驗。

韓千山不能眾人把事情都思索詳儘,繼續說道:“明日清晨,林清修帶領案牘司和刑訊司所有人馬,隨我出城迎接雲光公主。”

“張大秋,你帶著探訪司的人繼續把守九門內外,我不想看到任何一個亂黨走進金華驛!”

“是!”

林清修和陳元同時喊道。

終於到時候了,再不來,我他媽就要當老大了!

陳元心中暗自發著牢騷。

人員佈置完成,眾人各自回去準備。

陳元獨自坐在官署中,暗自思索著明天該怎麼辦。

真要把姚映雪他們送去金華驛嗎?

他有些猶豫,金華驛並不是一場遊戲的重點,到了這裡就得到最終的勝利。

恰恰相反,這是最終考驗的開始,一不小心就全軍覆沒,誰知道眾書生趕到金華驛後會發生什麼。

其他人也還罷了,他可不希望姚映雪遇到什麼麻煩,五兒和秀兒兩個小丫頭也挺好的,死了多可惜,還有左維明,雖然彼此理念並不契合,終究朋友一場,難道就任由他們去冒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