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瘦主事的話讓眾人都沉默下來。

方勤思忖,這話說得有理,永平侯和兵部關係不錯,往日待他們也甚為禮遇,這麼辦確實不好。

當然,到他們這個層次,人情之類,本就隨時可以犧牲,如果對不起劉毅可以讓他們自己得利,犧牲下劉毅也沒什麼。

隻是,劉毅雖隻是一個人,可到底是勳貴們的一個代表,而勳貴曆來在軍中勢力不小,若兵部開罪了這些勳貴們,以後的公務怕是不好處理了。

這且不說,若是就此被張大秋的威脅嚇住,豈不顯得兵部膽怯?

體面這東西看似虛幻,實則極為重要。

一旦兵部的體面被剝掉,再想撿起來就難了。

方勤想了半天,終於說道:“我想到個好法子,可以既不用得罪永平侯,又能完成張大秋的心意,咱們也不落臉面。”

下面眾多主事急道:“大人有什麼法子?”

方勤道:“張大秋隻說讓咱們給第九營換一個主將,又沒說要換誰,咱們把永平侯請過來,請他推薦一個不就完了?”

主事們眼睛一亮,都道:“大人果然心思敏捷,如此一來,永平侯也不能怪咱們無義了。”

方勤於是忙派人去永平侯府,請劉毅來兵部商議。

沒過多久,劉毅怒氣沖沖地來了。

去宮裡告狀,結果被嚴清擋在了外面,他心中已經是老大不痛快,又聽說張大秋督促兵部給第九營換將,他怒中又帶了幾分驚,於是步履匆匆趕來了。

“老方,你不會也是軟骨頭吧,竟然聽從那賊子擺佈?”

劉毅老遠就叫喊道。

方勤無奈地搖搖頭,說道:“他暗衛勢大,張大秋更是暗衛新貴,可咱們兵部更不是好惹的,如何就怕了他。”

劉毅聞言鬆了口氣,說道:“就知道老方你不是那種人,那你找我來所為何事?”

方勤道:“雖然咱們並不怕張大秋,可我瞧著他的說法也有些道理,如今林將軍被扣在暗衛,一時半會兒也撈不出來,軍營中不可一日無主,萬一在他離營的這段時間出點什麼岔子,咱們都擔待不起,所以…”

劉毅心中涼了半截,這老方說得好聽,這不還是聽從張大秋的吩咐,要換將嘛。

方勤見他臉色漲紅,似乎隨時會發作,連忙道:“你彆急啊,那張大秋雖說要咱們換將,可他又沒指定換那個,這時候想把誰扶到這個位子上,還不是咱們一句話的事。”

“就算林將軍一時不在位子上,第九營仍舊能掌握在侯爺手上,你說是不是?”

劉毅心中一動,神思頓時活泛起來了。

對啊,他要的隻是第九營,而不是林長髮,隻要是自己人坐在第九營的位子上,那人是不是林長髮重要嗎?

劉毅笑道:“還是老方你有辦法。”

方勤抹一抹自己的小平胡,得意道:“侯爺還是儘快給出個人選,我好給安排上。”

劉毅心中已經有了個人選,說道:“第九營副將王寶就成。”

方勤鄭重道:“當真?侯爺可要當心,若所托非人,那可就後患無窮了。”

劉毅自通道:“你就放心吧,這王寶能任副將,全憑我和林將軍疏通人脈,給他頂上去的,他還能不儘心以報?”

“就算退一萬步,這是個狼子野心之輩,可是他和張大秋有大仇,就憑這一點,他也不能離開咱們。”

嘿,張大秋啊張大秋,你搞走一個林長髮,我就安排一個更恨你,更想你死的王寶上去,我倒要看看你知道這事之後,臉上會是什麼表情!

劉毅心中恨意滔天地想著。

方勤聽他這麼說,也放下心來,當即準備文書,要薦王寶做第九營主將。

王寶也到處疏通關係,務求事情能有結果,不要節外生枝。

直到傍晚,劉毅在回到府中,想想白天的事,他心中仍有恨意,於是叫來管家,吩咐道:“去第九營,給我把王寶叫來。”

管家得令出城。

王寶正在自己營帳中等候著,他心中惴惴不安,幾乎不敢相信陳元剛給他遞來的訊息。

他就要做九營主將了?

這也太快了吧,短短幾天時間,他就要連跨幾級,成為一營之長?

想著當初拜到陳元門下,王寶兀自心中充滿豪情,他果然選對了,張大秋是個做大事的人,跟著他,自己纔有出路!

王寶一直等到半夜,這才聽到手下衛兵來報告,說永平侯府的管家找他。

來了!

王寶心頭大震,表面卻不露聲色,他親自迎了出去,見到管家,並不敢露出什麼高傲神色,而是謙恭地行了個禮,問道:“UU看書 www.shu.com管家深夜來訪,可有要事?”

管家道:“王將軍可知,林將軍出事了?”

王寶佯裝驚訝道:“林將軍出什麼事了?末將整日都在營中,不曾聽聞什麼訊息。”

管家道:“林將軍被暗衛的張大秋捉去了,如今危在旦夕,我家侯爺邀你過府商議。”

“又是張大秋!”

王寶咬牙切齒地模樣讓管家一陣感同身受。

自從這個張大秋出現,永平侯府就沒安寧過幾天。

管家道:“王將軍切莫心焦,還是先隨我進城去吧。”

王寶忙道:“正該如此,管家稍後,待我換了便服,與你進城。”

等王寶換了便服,隨管家回到永平侯府,時間已到後半夜。

見到劉毅,王寶迫不及待道:“侯爺,我家將軍到底為何被暗衛捉去?”

劉毅於是將白天發生的事一一講了出來。

王寶嘭地把旁邊的茶桌拍得粉碎,跳起身來,說道:“我去找他拚命,把林將軍救出來,這姓張的實在欺人太甚!”

說著就要往外闖去,劉毅連忙斜地理竄過來攔住他。

“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!”

劉毅勸道:“你若是這麼莽撞地闖進暗衛,這才正中了張大秋的詭計。”

“那怎麼辦,”王寶急躁道:“難道就任由林將軍陷身黑獄而不救?”

劉毅耐心道:“不是不救,而是要講究方法,要不然不僅救不了林將軍,反而連你也要陷進去。”

王寶聽他說要救人,神情漸漸平靜下來,問道:“侯爺有什麼妙計,還請不吝指教。”

永平侯歎了口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