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管家趕到永平侯府的時候,劉毅還沒有起床。

陳元接連幾日沒有找他麻煩,劉毅早就放下警惕,不再遵從林長髮的叮囑,每日蟄伏在府內,而是天天宴飲,夜夜笙歌,直到快要天亮時才睡去。

因此聽說有林府的人來找他,劉毅老大不情願,滿臉地不耐煩。

“這不是徐管家嘛,這麼大早晨,你來做什麼?”

劉毅接過旁邊丫鬟遞過來的茶,咕嚕嚕漱口起來。

徐管家連忙道:“侯爺,您老人家可要救救我家老爺!”

劉毅心中一奇。

什麼叫救救他家老爺,永平侯府已經今不如昔了,他這個侯爺還要靠林長髮在軍中支援呢,什麼叫他去救林長髮。

劉毅問道:“林大兄出了什麼事?”

徐管家於是將一大早陳元上門拿人的事講了出來。

林長髮原本沒什麼根基,得永平老侯爺提攜纔有了今日的地位,他府上的這些管家管事乃至與仆人小廝,都是他發達以後,從老家提拔來的,這些人全都指著他吃飯。

所以,徐管家與林長髮感情又非尋常主仆可比,如今林長髮突然被抓走,他心中焦急欲焚,因此描述起當時情狀,不免諸多誇張之處。

劉毅聽他聲情俱茂地將來,直感覺林長髮已經證據確鑿,馬上就要問斬了一般。

這可如何得了!

劉毅驚出一聲冷汗,再也沒有半分醉意。

“你彆急,”劉毅安撫道:“事情未必就有這麼嚴重,你先在此等候,我去暗衛打探後再說。”

說完他立即安排下人帶徐管家進去好好招待,自己則匆匆披上衣服,往暗衛告訴。

……

暗衛中,林清修今天當值,見到陳元竟然把林長髮抓了來,也頓時大驚。

軍中人豈是那麼好抓的,若最後被證明抓錯了,軍中出了亂子,嚴大人和總管怪罪下來,這誰受的起?

“你怎麼把林長髮抓了,”林清修急忙問道:“可有把握麼?”

所謂的有沒有把握,當然是說有沒有把握將林長髮坐實了罪名,讓他再也沒有機會翻身。

陳元自通道:“放心吧,這姓林的我早看他不順眼了,今天終於被我抓到把柄。”

“今天他鄰居來首告,說聽到他在府中與亂黨王九密謀,恰好前天我在承光門外遇到王九,一番追逐,正要將他擒獲,剛到九營外,竟有九營中官兵射箭攔我,放走王九,這傢夥絕對有問題。”

林清修這下心中也有些狐疑起來。

張大秋前天在九營外與林長髮起了衝突,這事他也有所耳聞,但並沒有放在心上,隻當二人往日有齟齬,因此林長髮給他使絆子而已。

可今日聽說有人首告林長髮私通亂黨,他又遲疑起來,心想莫非真有這事,可是這也太巧合了吧?

林清修搖了搖頭,心想和自己有什麼關係,反正出了什麼事也是張大秋兜著,這麼一想,他徹底將此事放過去。

林清修轉身離開,外面守門的兩個老頭子中的一個卻快步走了進來,報告道:“張大人,外面有永平侯求見。”

劉毅?

陳元嘿嘿笑了兩聲,說道:“讓他進來。”

他挺喜歡那這些勳貴子弟開涮的。

門衛出去沒多久,劉毅就氣喘籲籲跑了進來,顯然是沒有絲毫耽擱。

“張大秋,你造反了,連京防營將軍都敢抓!”

劉毅進門就叫道,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。

陳元道:“我給你個機會收回剛纔的話,京防營什麼時候成了老天爺,也敢用造反這兩個字?”

劉毅一下子被噎住了,老半天才把氣順過來,說道:“你到底為什麼要抓林將軍?”

陳元淡淡道:“勾結亂黨,密謀造反。”

“證據呢?”

“他鄰居鄭老先生親耳聽見,已經告發了他。”

“呸!”

劉毅罵道:“什麼鄭老先生,他算什麼東西,他說林將軍勾結亂黨,我還說他就是亂黨,所以胡亂攀扯林將軍,意圖擾亂京防,不僅他是亂黨,你也是亂黨,要不怎麼跟著陷害忠良!”

“胡說八道誰不會,沒有證據,你怎麼能亂抓京防營的大將!”

陳元古怪地看了劉毅一眼,心想你他孃的還真是個人才,什麼都被你猜著了。

他淡淡道:“你咆哮什麼,這裡是你撒野的地方?尋找證據自然是我暗衛的事,哪裡輪得到侯爺你在這裡指點,你還有事沒事,沒事就趕緊走吧。”

“我不走!”

劉毅悶聲悶氣道:“我要見見林將軍,免得他被你這奸賊給害了。”

陳元冷哼一聲,說道:“你以為你是誰,暗衛的犯人是你想見就見的?”

“陳辰,給我把他叉出去。”

說完陳辰幾個大步走上前來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叉開兩手去抓劉毅的臂膀。

勳貴子弟向來以武立身,劉毅也是從小修習武道,因此見陳辰抓來,身子一矮,就要往旁邊滾過去,可他終究用功不勤,境界也不甚高,身子還沒來得及動,陳辰雙手往下一按,恰按在他雙肩上,隨後雙手用力,掐住他兩邊肩胛骨,把他提了起來。

劉毅隻覺自己兩邊肩膀像是各被插了五隻鐵錐,不容他反抗,提起他就往外走去。

等到了外面,陳辰兩手一揚,劉毅就飛了出去,摔在暗衛前面的廣場上面,等他從地上爬起來,陳辰已經不見了,隻兩個守門的老頭還在原處,戲謔地看著他。

劉毅隻覺受了奇恥大辱,他一個堂堂侯爺,竟然被區區暗衛百戶,像提拿一隻劣猴一般給丟了出來,這讓他以後怎麼見人。

又想到連林大兄也被抓了進去,以暗衛的狠辣手段,現在還不知在怎麼炮製他呢,再遲一些,連性命說不定都不能保住。

等林大兄死了,他永平侯府沒了倚仗,豈不更是要受人欺負?

想到這,他蒙地咬牙,心想乾脆豁出去了,現在就進宮去找嚴清,問問他還管不管手下這幫鷹犬。

急怒交加之下,劉毅快步疾走,向皇宮普化門走去。

暗衛的中央黑獄就在皇宮邊上,劉毅隻走了沒半刻鐘就到了普化門。

守門的衛士見了他,連忙迎上來,問道:“這不是永平侯爺嗎,今日進宮要做什麼?”

劉毅咬咬牙,說道:“我要見嚴大人,我要告狀!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