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王寶連忙單膝跪地,兩手抱拳高過頭頂,說道:“屬下莽撞,給將軍惹麻煩了!”

林長髮把他扶起來,說道:“這算什麼麻煩,他張大秋再怎麼位高權重,難道還能闖咱們軍營不成。”

“我知道你對他恨之入骨,時時想要找他報仇,隻是以後切不可這麼浮躁,你就不想,萬一今天他一氣之下,向你們出手怎麼辦,張大秋此人性情怪異,什麼事都做的出來。”

王寶羞愧道:“大人指點的是,屬下以後定會謀而後動。”

林長髮點點頭,說道:“你明白就好,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你隻要好好跟著我,以後總有你出氣的時候。”

“好了,你下去吧。”

王寶行禮後退出營帳。

王九從第九營離開後,轉了個圈又回到赤鬆林,如今他孤身一人,不用擔心其他人的安危,真可謂魚入大海,輕鬆自在。

等到了晚上,他這才自行潛入了城隍廟。

他先是默默地向大殿上的酆都城主鄭重地行了大禮,這纔回到後院,找到範陽,左維明和姚映雪等人。

王九將日間之事講了出來,眾人都不知陳元此舉有何用意,隻好感歎,高人行事果然變幻莫測。

陳元從第九營離開後直接回了暗衛。

第二天一天無事,陳元不見有什麼動靜。

又轉過一天,陳元剛進了暗衛,就見陳辰迎了上來。

“大人,下面有人來報,說有情況要報官。”

陳辰道。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帶人上來。”

很快陳辰帶著一個形容畏縮的財主老頭走了過來。

陳元問道:“你是什麼人,要報告什麼事?”

老頭說道:“回稟大人,小老兒名叫鄭康,是東陽郡一名行商,本月剛遷來京城居住,小老兒要告的是鄰居,京防第九營的林長髮,林大人私藏亂黨,圖謀不軌。”

“哦?”

陳元笑道:“以民告官,若情況不實,你可是要受重罰的。”

鄭康道:“小老兒所言句句屬實,小老兒在京城新置的宅子就在林長髮隔壁,兩家就隔著一道牆,前天晚上,小老兒在院中納涼,隱約聽到隔壁有爭吵聲。”

“小老兒向來仰慕京中貴人們的生活,於是側耳傾聽,哪知聽到的內容讓小老兒心臟差點跳出來。”

“你聽到了什麼?”

陳元追問道。

鄭康道:“小老兒聽到,隔壁爭吵的兩人,一位就是那林大人,另一位卻是個名叫王九的書生。”

“那書生憤憤不平,自言在張大人您這裡受了氣,想要找您算賬,林大人卻苦苦安撫他,讓他稍安勿躁,說是要從長計議,等定好了妙計,一定要讓張大人吃個大苦頭。”

“豈有此理!”

陳元重重地拍了一下身邊的桌子,震得杯盤飛起老高。

“沒想到這林長髮也是個狼子野心,腦後生反骨的主,陳辰!”

“屬下在!”

陳辰道。

陳元道:“把老鄭帶下去好生看護,可彆讓那等賊人給害了,然後你給我調人過來,咱們去林家走一趟。”

陳辰答應一聲,立即把鄭康帶了下去。

等陳辰回來,陳元問道:“這個老鄭沒有問題吧?”

陳辰道:“大人放心,絕對沒有問題,咱們暗衛早佈置下很多這樣的人,他們從不參與暗衛的任何事,怎麼看都是尋常百姓,或者務農,或者讀書,或者經商,與真正的農夫,書生和商人沒有絲毫不同,隻待暗衛要用他們時,就可以調用。”

厲害啊!

陳元心中讚歎,在暗衛辦事實在太方便了,暗衛要想為難哪個人,幾乎沒有什麼限製力量,除了暗衛自己。

“好,”陳元道:“帶齊人馬,咱們去林家。”

說完陳元起身向外面走去。

沒過多久,陳元帶著陳辰,後面跟著幾十名精乾的暗衛番子就到了林長髮府邸外面。

陳元一聲令下,暗衛番子們奔湧而出,先是一腳踹倒大門,隨即眾人擁進府去。

林府的管事人等還不知發生了什麼,懵懂地迎上來問道:“各位老爺,這是做什麼?”

“不關你事,叫林長髮出來。”

陳辰喝道。

林長髮常年在軍營中生活,與普通官兵同吃同住,這也是一種建立威信的方式。

他每月就隻回家來住個三五天,這一次,他前天回來,正打算明天就回營中去,卻不成想,好好地忽然迎來了暗衛。

林長髮一見到陳元,心中就暗道不好,他明白,陳元必定是為了前天的事來找自己麻煩了,就是不知道他用什麼做藉口。

“張大人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林長髮問道。

陳元冷聲道:“林長髮,跟我去暗衛走一趟。”

“我犯了什麼事,要隨你去暗衛?”

陳元道:“勾結亂黨,意圖謀反!”

林長髮簡直氣笑了, uukanshu.com說道:“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,我何曾勾結亂黨?”

陳元道:“還敢抵賴,你家鄰居鄭老先生已經向暗衛首告了你!”

林長髮吃了一驚,轉頭看向旁邊的管家。

他可不知道自家有什麼鄰居。

管家忙道:“老爺,隔壁府邸的確新搬過來一戶姓鄭的。”

新搬過來?

林長髮隱隱覺得有貓膩,立即叫道:“誰首告了我,你讓他來與我對質,看他可有什麼證據!”

陳元冷笑道:“林長髮,你當暗衛是你的第九營呢,證人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,等回了暗衛,審問時,你自然就能見到了。”

聽說要把人帶去暗衛,旁邊的管家和林府眾家人全都大驚失色。

他們可都知道,暗衛那地方有去無回。

前陣子威國公一家纔剛被抓進去,直到現在都還沒有音訊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

“老爺,不能去啊!”

管家嚎叫道。

陳元打眼覷向林長髮,笑道:“林將軍,你要拘捕?”

林長髮心中一凜。

他從眼前這人聲音中聽到一點期待,似乎對方巴不得他要拘捕一樣。

隻要他拘捕,對方就可以直接出手置他於死地,現在的神京,沒有人再敢忽視這位張大人的實力。

林長髮一咬牙,發恨道:“我和你走,我就不信,你們還能無中生有不成!”

說完他隨著陳元向外走去,一邊朝旁邊的管家使了個眼色。

管家心領神會,等陳元押著林長髮消失在門口,他立即動身,往永平侯府跑去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