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王九臉紅了。

自從來了城隍廟,他就感覺整個人被酆都城主的氣場壓製,精神渾渾噩噩,隻知道跟著眾人亂跑,竟然就向後院走去,全忘了他還要隨陳元去辦事。

王九問道:“你要我做什麼?”

陳元朝他擺擺手,說道:“到外面再說。”

兩人走出城隍廟,陳元指著東方發白的天空,說道:“那邊三十裡外就是京防第九營。”

王九點頭道:“我知道。”

陳元道:“你去那邊走一趟,弄出些動靜來。”

王九疑惑道:“這是要做什麼,大家都已經躲藏起來,隻等時機一到,阮公子你就能把大家送去金華驛,何苦還要惹京防營?”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你們一個個天真得要命,我還不是要多考慮些?”

“彆問了,聽我的去做吧。”

王九見他一副你還小,說了也不懂的神態,心中又憋悶起來。

說也說不過,打也打不過,還能怎麼樣呢?

王九滿臉的鬱悶,馬上就要動身去第九營。

“慢著。”

陳元叫住他,說道:“記著,不要傷人,弄出點動靜後你立即就走,不要戀戰,尤其不要和第九營的林長髮交手,等到了晚上,你自行來城隍廟和他們彙合就是。”

王九點頭表示明白,騰空往第九營的方向飛去。

剛飛到半路,他就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澎湃地元氣波動。

他駭然回頭,遠遠地隻見陳元追了上來。

他孃的,這是乾什麼?!

王九驚了,一時間不知道阮東搞什麼名堂,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,是繼續往第九營去,還是等阮東到來。

就在他左右為難的檔口,卻見阮東遠遠地一掌拍出,掌力掀起颶風,浩浩蕩蕩席捲過來。

你來真的!

王九驚得眼睛都要掉出來了,轉身就跑,轉眼間第九營已經出現在眼前。

第九營中,王寶正帶著士兵操練,一邊在心裡暗暗估算著時間。

他約莫著張大人約定的時間已經不遠了,應該有動靜了。

正這麼想著,就聽西邊傳來一陣呼嘯聲,彷彿風暴襲來一般,他轉眼看去,隻見那邊天昏地暗,直似煉獄臨凡一般。

王寶精神一振,立即吼道:“有情況,來人,跟我過去檢視,通令官,立即去通知林將軍!”

說著立即往風暴的方向跑去,校場上立即分出一隊人馬隨在他身後,其他人留在原地待命,直通令官前往林長髮的營帳報告。

王寶帶著官兵一路急行軍,隻半盞茶工夫,就見前面半空中飛來一個人影,在這人身後還有一個人急追不捨。

王寶早得了陳元命令,知道該怎麼做,於是大聲吼道:“什麼人膽敢闖營,所有人注意,給我把他們射下來!”

旁邊的副官問道:“將軍,射哪個?”

王寶一巴掌拍在副官頭上,罵道:“什麼射哪個,咱們第九營是窯子不成,有錢的可以射,沒錢的就不能射?”

“兩個都給我射下來!”

“得令!”

副官連忙令官兵們拉弓射箭。

百多之羽箭飛蝗一般向陳元和王九射過去。

王寶自己也拉開了弓。

他地位高,修為深,手上的弓自然更重。

王寶把弓箭拉滿,凝神定氣,仔細地調著準頭,竟然指定了陳元。

隻聽“錚”的一聲,羽箭飛出,彷彿一道閃電,隻一個呼吸就到了陳元面前。

陳元隨手把箭抓在手裡,被箭勢帶得動作一頓,就這麼一頓,其他官兵的箭也都瞄準了他,一時間箭簇如雨澆下。

陳元的身形又被耽擱住了,就這麼停頓片刻,前面的王九已經早跑得不見了蹤影。

陳元身形緩緩落下,他沉著臉,看向面前的王寶等人。

“喲,對不住,沒看清是您,誤傷了,您彆見怪。”

王寶嬉皮笑臉說道。

周圍的官兵也都知道,自家將軍前陣子在張大秋手下受了侮辱,於是也跟著嬉笑起來。

陳元冷聲道:“林長髮呢,讓他出來見我!”

“張大人,就這麼直呼其名,未免太無禮了吧!”

從遠處傳來一聲大喝。

陳元抬頭看去,立即見到林長髮騎著一匹駿馬,穿著紅披風,帶著幾騎隨從,遠遠地奔馳過來。

林長髮馬術精熟,跨下也是一等一的良馬,彷彿旋風一般,轉眼間來到眼前。

“張大人,今天來我營地,又是為了什麼事?”

林長髮縱身下馬,問道。

陳元道:“那你要問問你的手下,我在追逐亂黨,你的手下不幫忙阻攔也就罷了,反而發箭攔我,放亂黨離開,我倒要問問你,你這是要做什麼?”

林長髮嗤笑道:“我當是什麼事,就這個?”

“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張大人,抓亂黨是你們暗衛的事,與我九營何乾,你事前又沒與我九營溝通,誰知道你在做什麼,軍營乃國之重地,哪能隨意任人來往,自然要出手阻攔。”

“混賬話!”

陳元怒道:“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,人是被你們放走的,你們就要給我還回來!”

“嗐,多大點事。”

林長髮有意表現得漫不經心,好讓對面的張大秋吃個憋,他說道:“人走失了,張大人再追回來就是了,張大人能抓到他一次,自然也能抓到他第二次,你暗衛的事重要,難道我京防營的事就不重要了?”

“王寶。”

“在!”

“帶人繼續回去操練。”

林長髮道。

王寶得意道:“屬下得令。”

於是立即整頓官兵,迴轉營中。

林長髮向陳元拱手道:“張大人,我就不奉陪了,你若是立即去追,說不定還能追上亂黨,我就不打擾了。”

說完不管陳元“怒目”向視,轉身上馬,馬鞭高高揚起,啪地一聲脆響。

駿馬得到號令,立即躥了出去,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。

陳元目送林長髮身影消失,笑了兩下,也離開了原地。

林長髮在前,王寶帶領眾官兵在後,大踏步回了營地。

林長髮一邊吩咐手下把馬拴好,一面叫王寶隨自己進營帳。

進了營帳,林長髮將渾身鎧甲除下,王寶手疾眼快,把鎧甲借了過來,重新掛在一邊的架子上。

林長髮滿意地點點頭,說道:“王寶,你實在是太魯莽了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