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王九留下?

範陽和左維明一下子把眼瞪得滾圓。

老兄,不帶這麼打擊情敵吧?

陳元一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。

這兩個混蛋,老子是這種人嗎?

他無奈道:“不是你們想的那樣。”

左維明戲謔道:“我們想的哪樣?”

姚映雪臉騰地紅了起來,連忙打斷道:“快彆說閒話了,阮公子,你要王九公子做什麼?”

陳元道:“讓他幫忙做點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旁邊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。

陳元轉頭看去,發現是王九終於擺脫了抽搐,在旁人攙扶下走了過來。

他現在心裡說不出的沮喪憋悶。

這次他再沒有推脫的藉口,隻得承認,他的實力距離眼前的阮東實在太遠,遠得讓他感到絕望,這是一種幾乎看不到頭的差距。

他用出最強的實力,卻連對方肉身都破不開,也就是說,對方站著不動,任他攻擊,他也傷不了對方。

這還打什麼呢。

可再怎麼憋悶,王九終究是儒門的人,知道識理,明白什麼是自己該做的,於是在感覺身體稍有恢複的時候,立即讓人攙扶著走過來,看看有沒有什麼自己可以幫忙的。

陳元見他臉色還好,隻是身體在雷法作用下還有些乏力,用不了多久就能恢複,於是說道:“晚上想請你去京防第九營走一趟。”

王九詫異道:“去京防營,這是做什麼,若被人發現了,豈不是暴露了行蹤,引得人關注到承光門這邊?”

陳元道:“正是要讓人發現。”

見眾人都疑惑地看著自己,陳元笑道:“天機不可泄露,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。”

又敘了些閒話,陳元交代他們晚間務必趕到城隍廟,這才離開赤鬆林。

赤鬆林外面已經聚集了大批暗衛,見陳元走出來,高峰連忙迎上來,問道:“老大,怎麼樣?”

他方纔感應到林子裡發生了劇烈的戰鬥,猜想果然是亂黨躲在裡面。

陳元搖頭道:“沒什麼,亂黨派王九到附近來打探,被我打了回去。”

高峰精神一振,問道:“要不要屬下派人追過去?”

陳元道:“不用,王九在這裡遇到我,想必不敢再來,這時候追上去也是無用,晚間按老安排繼續巡查就是。”

“是。”

高峰低頭答應道,隨即帶隊回到營中。

陳元朝赤鬆林裡看了一眼,也返回了城中。

天色很快暗下來。

王九已經徹底恢複,其他書生們也都做好準備,等子時剛過,範陽輕輕招呼一聲,大家一個緊接著一個,魚貫而行,向赤鬆林外行去。

出了赤鬆林,王九打頭,他先是放開心神,向前面探查一番,見果然無人巡查,這才招呼範陽等人出來,大家按照巡查圖上標註的路線,向城隍廟走去。

巡查圖上標記十分清楚,什麼時候,在什麼地方會有人巡查,上面都記載得明明白白,眾人隻要掌握好行動的時間就會很安全。

緊行慢行,眾人走了兩個多時辰,有修為的還好,無修為的已經渾身是汗,腿軟腳痠。

好在他們不是第一次長途跋涉,和暗衛鬥智鬥勇這麼久,早就煉就了一副好體魄,而且個個能吃得苦頭,因此沒有一個人叫累,也沒有人要停下來休息。

又行了半個時辰,隊伍前面傳來一聲興奮的呼聲。

眾人都聽出來,是王九的聲音。

果然,很快王九就從黑暗中反身回來,臉上是止不住的歡快神色。

“再過一刻鐘就到了。”

王九說道。

眾人立即振奮起精神,腳步又加快了幾分,沒過多久,果然見到前面矗立著一座神廟。

雖說一路上所思所念都是儘快趕到,可此時眾人卻都遲疑起來。

眾人子時出發,跋涉兩個半時辰,如今已經是清晨,東方泛白,城隍廟卻像是在明暗交界之處,顯示出濃重的陰森恐怖。

從城隍廟往上看,半空中濃雲密佈,這些烏雲像是被什麼東西攪動,形成一個暴風眼,彷彿真正的眼睛一樣注視著下面。

“好恐怖…”

五兒不安道:“真要進去嗎?”

“膽小鬼!”

秀兒毫不容情地諷刺道:“好不容易走到了,難道還能退回去不成。”

王九說道:“幾位,我先去探探路,如果沒有危險,你們再來。”

姚映雪伸手攔下他,搖頭說道:“此地不比他處,裡面是酆都城主,王公子去探路又有什麼用處,若祂對咱們有敵意,此處已是死地,逃走也已經晚了,乾脆坦坦蕩蕩,直接走過去吧。”

眾人都覺得她所說有理,當下不再猶豫,動身往城隍廟門口走去。

等走到漆黑的門外,眾人卻再度停下來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難道直接上去敲門?

這是不是太草率了,畢竟是通天徹地神仙府,怎麼也要有些儀式感吧?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正躊躇間,隻聽哢嚓一聲,廟門開了一條縫隙。

眾人嚇了一跳,連忙看去,卻見一個人探頭出來,正是日間剛分開的阮東。

“不壞,不壞,總算是及時趕到了。”

陳元笑道。

見是陳元,眾人終於把心放下。

“咱們就這麼進去?”

姚映雪遲疑道。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就這麼進來就行,不用顧忌什麼。”

說著將廟門徹底推開,領著眾人進了城隍廟。

眾人跟著陳元穿過前殿,進入後面的大殿,猛地感覺一陣寒氣撲面而來。

眾人全都停下腳步,向前看去,隻見殿上城隍神像前面蒲團上坐著箇中年道人,道人雙眼微合,卻有神光潛露,讓眾人見之驚心,連精神都難以自持地顫抖起來。

陳元讓眾人遠處等候,自己卻走上殿去,拱手道:“有勞尊神了。”

酆都城主睜開眼睛,點了點頭,說道:“客氣,讓他們自去後院安身。”

陳元轉身回來,說道:“好了,你們就在這裡安身吧,後院有客房,你們自行安排,每日會有人供應飯菜,一切不用擔心。”

眾人心中全都大喜。

多少天了,大家都戰戰兢兢地,不敢睡超過一個時辰,不敢生火做飯,唯恐被人尋到蹤跡,如今終於能安安心心睡覺吃飯了。

大家全都彎下腰來,向酆都城主行了大禮,隨後轉去後院。

王九也要跟著眾人去後院,卻被陳元攔下來。

陳元道:“你跟著跑什麼,你還要隨我去辦事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