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範陽和左維明一時無言,隻覺阮東這種臥底到彆人高層的事情說不出的怪異。

可一想到阮公子的高人作風,以及神秘氣息,又覺得可能這樣的人,也就應該有這樣的表現,若無非凡的表現,還真對不起他這樣的身份。

倒是姚映雪,她清楚陳元的身份,心中不由得有些唏噓。

這位陳公子,當初在雲州府時候,倒也平平無奇,怎麼等她離開雲州府之後,越來越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呢,先是在岱山府救她一命,表現出驚天的修為,讓她明白了他表面身份之下另有隱情,如今到了神京,他又在她最為緊急的時候出現,將她從絕境中解救出來,不僅如此,還莫名的成了暗衛的指揮使,原本眾人最畏之如虎的一段路程,竟然成了坦途。

姚映雪隻覺得世道之莫測,真是無過於此了。

心中越是思索,越覺奇妙無比,她看向陳元的目光慢慢地有了些癡意。

咳咳!

範陽看出兩個人不對勁。

他可不想看人嘰嘰歪歪地談情說愛,當即乾咳一聲,將姚映雪和陳元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。

“阮公子,那接下來咱們該怎麼行動,直接隨你去金華驛?”

範陽問道。

雖說阮東成了指揮使,可他們總不能真得就沒有顧忌,大搖大擺出現在神京附近,然後趕去金華驛。

他隻是成了指揮使,又沒頂替那位總管。

陳元笑道:“去金華驛的事不急,我倒想先請教一下,諸位之前是怎麼打算的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陳元道:“諸位來神京前總沒料到在下會出手相助,卻依舊趕來京城,難道就沒有應對暗衛的法子,而且,據我瞭解,諸位很久之前就已經趕到神京附近,卻一直在左近徘徊,並沒有要去金華驛的跡象,想必諸位早有打算了吧?”

範陽和左維明對視一眼,不知該不該說。

姚映雪卻嫣然一笑,說道:“兩位不用顧忌,沒什麼不能說的。”

隨即她繼續道:“我們之前確是有過計劃。”

“在進京的路上,我們也不曾疏忽了對天下局勢的掌握,所以早就聽說雲光公主要進京的事,這對我們是個機會,僅憑我們這些人,要想穿透暗衛的阻攔進入金華驛,不異於以卵擊石,但有了雲光公主相助,事情卻大不相同。”

“因此我早先建議範公子派人去聯絡了雲光公主,請公主進京的時候張開聲勢,到時候暗衛的注意力大部分會放在公主身上,我們就趁機衝進金華驛,亮明旗號,與公主會同一氣,也能壯正道之聲威。”

“所以我們雖早就到了神京附近,卻一直在周邊徘徊,就為了等公主的信號,到時候兩面同進,在金華驛彙合,隻是沒想到,在此之前,竟然會遇到你。”

說著她眼睛帶著盈盈秋水看向陳元。

咳咳。

範陽乾咳兩聲,問道:“阮公子為什麼問這些,莫非對你會有影響?”

“確實有些影響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如今阻止你們到達金華驛的事就是我的責任,等把你們放進去,我這指揮使八成就要做到頭了。”

姚映雪笑道:“又在說笑,這個什麼指揮使,哪裡就放在你心上了。”

“哦?”

陳元道:“那你說,什麼事情會放在我心上?”

“你問我,我問誰去!”

姚映雪臉色有些緋紅,若無其事地看向一邊。

咳咳!

範陽乾咳一聲,問道:“那阮公子打算如何送我們去金華驛,剛纔這裡一番打鬥,恐怕已經引起了外人注意,這裡是不能呆了,我們去哪裡存身是好?”

陳元道:“諸位放心,等雲光公主到時,諸位自然會到金華驛,在此之前,我已經為你們安排好處所,今天晚上你們隻要按照我給你們準備的路線過去就好。”

說著他將一張紙遞給範陽。

範陽低頭看去,隻見這是張巡查路線圖,上面標了一個位置,卻是神京城的城隍廟。

範陽心中一條。

對方能有巡查圖自然毫不奇怪,可讓他們在城隍廟存身,這卻大為出人意表。

各地城隍廟雖然大門敞開,接待四方香客,可是一到夜晚,必定禁閉門戶,不許有外人停留。

阮東怎麼就能安排他們在城隍廟裡存身?

難道他與廟祝有關係?

那也不對,城隍廟一應俗世事務雖由廟祝主持,可真正作主的卻是城隍,陽世間誰能說動城隍做事。

就算有這種人也沒用,因為如今的神京城隍廟不比往日,廟中坐鎮的並不是城隍,而是那位酆都城主。

範陽和左維明心中不解,姚映雪卻印證了心中的猜想。

陳元果然與傳說中的那位陳先生有關係, www.kanshu.com隻是不知道他是那位的子嗣,還是他的學生。

姚映雪笑道:“城隍廟乃神聖之地,我們可不敢擅闖。”

她把擅闖兩字加了重音。

陳元道:“你隻管把心放在肚子裡,我會親自把你們安頓好的。”

聽上去,姚映雪對於夜晚去城隍廟存身的事沒有異議,看來她相信阮東的確有能力把他們托庇到那位酆都城主的身邊。

眾人之中,姚映雪無疑對這位阮公子最為瞭解,她既然這麼相信他,那自然不會有錯。

左維明和範陽心中更加驚詫了。

這人到底是什麼身份,上到天,下通地,就沒有他影響不到的地方?

既然已經確定了去向,範陽二人終於放心下來,於是連忙將三人商議好的決定傳下去,給其他人知道,也好安定人心。

果然,聽說自己等人到了晚上就可以托身在傳說中的酆都城主身邊,眾書生全都又驚又喜。

驚的是,那到底是酆都城主,傳說中閻君的在世之身,法身巔峰的絕頂人物,任誰在祂身邊,恐怕都不能不感到驚心。

喜的是,能在這等人物身邊,安全就徹底有了保證,彆說是暗衛的爪牙,就算是那位總管親自前來,又能如何,更何況,那位總管敢不敢在酆都城主面前現身還難說呢。

至少自從酆都城主到了神京,從沒聽說那位前來拜會。

眾書生一時間議論紛紛,好一陣喧鬨。

陳元在一邊隻是看著,等他們逐漸安定下來,這才說道:“不過,王九要先留一下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