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熱門推薦:

陳元心中讚歎,不愧是伯安儒的大師兄,這纔剛成法相,恐怕還沒有過死關,實力已經強過絕大多數過了一次死關的法相。

同境界下能和他抗衡的恐怕隻有丁鋒,池明明和法源幾人而已。

一邊想著,陳元收回潰散在天地之間的陰陽二氣。

陰陽氣出自慶雲金燈,如今金燈不能用,二氣也調動不了多少,擋不住現在這個狀態的王九,還不如乾脆收起來不用。

而且,他也不需要用陰陽氣,是時候讓他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絕望了。

陳元心中揶揄道。

眼見陳元把陰陽氣收回,王九隻當他防禦被破,再也不能運用,心中興奮下,金光更是耀眼,幾個閃爍向陳元衝來。

陳元注意到他的動作,卻絲毫不見防備。

隻一瞬間,金光刺到陳元身前,王九金身挾巨大動勢,一掌打向陳元胸口。

下一刻,王九就感覺到自己的手掌結結實實打在陳元身上。

打中了?!

王九心中兀自不敢相信,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這能打中對方。

以他剛纔那樣的速度,以他如今這般盛大的浩然氣,這一掌要是打實了,對方如何能抵抗住。

王九到底不是凶惡之人,他知道陳元是自己人,隻是因為心中好勝,這纔想要一較高下,並沒有想分個你死我活。

因此他立即就想收回掌力,不成想,他手腕卻忽然被人扣住。

王九愕然抬頭,看向陳元,隻見他面帶微笑,竟然沒有半點受傷的痕跡。

再看他胸口,他的前襟已經被王九的掌力打得粉碎,可胸口骨肉瑩徹,哪有半點受傷的痕跡。

王九隻覺頭皮一陣發麻。

這是怎麼回事?!

他這樣用處全力的一掌,竟然連他的皮肉都傷不了嗎。

那他剛纔施展的防禦又是為什麼,難道是逗他玩?

一時間王九心中升起諸多念頭,意識昏昏沉沉,陡然間,他隻覺自家手腕一響。

原來是陳元扣著他的手腕輕輕一抖。

陳元看上去用力很輕,王九卻覺自己像是一塊破布一樣不能自已,整個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攜帶者砸向地面。

轟隆一聲。

王九從半空裡摔在地上,幸好他身在“剛”字訣庇護之下,竟然沒有受傷。

他連忙從地上跳起來,忽然眼前一晃,陳元出現在他眼前。

好快!

王九大駭,下意識“往”字訣發動,身體撞向旁邊的樹林。

一陣陣悶響,不知有多少巨樹被王九撞斷。

陳元微笑,低聲道:“你再快,能快過閃電嗎?”

說著,他提起右手,指尖電光閃動,下一刻,電光伴隨著雷聲,鋪滿整座樹林。

等王九回過神來,他發現自家頭上腳下,連同四周已經佈滿閃電,他像是被囚禁在一座閃電囚籠之中。

王九一咬牙,仗著“剛”字訣護體,硬向外闖去。

他剛撞在電網上,所有電光像是一齊受到觸動,隨即迅速彙集,全都打在王九身上。

王九身上的金光隻堅持了半個呼吸,被擊成漫天碎片,隨後消散在虛空中。

沒了金光阻攔,雷法順著他周身竅穴鑽了進去,王九渾身劇烈顫抖著倒在地上,兀自抽搐不止。

陳元走上前去,戲謔地看向身體僵硬,不住地抽搐著的王九,笑道:“伯安儒浩然氣果然不同凡響。”

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,範陽,左維明和姚映雪等人圍了上來。

他們臉色全都慘白。

這麼強的王九竟然敗了,而對方看上去一點都沒有受傷,顯然雙方實力差距不可以道裡計,那他們接下來會遭遇什麼,難道還用說嗎。

五兒看看陳元,又看看自家小姐和相公,心中糾結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陳公子不是自己人嗎,他們到這邊來不就是為了找陳公子嗎,怎麼忽然又打起來了?

她連忙往前跑出幾步,急道:“陳…阮公子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你不是說要幫小姐的嗎,怎麼忽然動起手來?”

“阮公子?!”

姚映雪等人失聲驚呼道。

阮公子不就是阮東東哥?

陳元笑了笑,說道:“不用緊張,王九和我玩鬨呢。”

說著,他身上一陣變幻,化作了之前東哥的模樣,笑道:“映雪,範公子,還有韓公子幾位,好久不見了。”

果然是他!

姚映雪等人心中頓時一塊大石頭落地。

“你這人,”姚映雪嗔道:“好端端乾嘛要嚇人。”

陳元道:“關我什麼事,你要問王九去纔是。

姚映雪忽然明白了什麼,閉嘴不再言語。

這是範陽已經指派其他書生把王九扶起來休息,他和左維明也湊過來,說道:“兩位都是高人,高人見高人,難免技癢,可以理解。”

姚映雪道:“你們剛纔聲勢這麼大,不遠處就是暗衛搜查的地方,UU看書www.uukanshu.com沒有問題嗎?”

這話一出,範陽二人也立即嚴肅起來,全都看向陳元。

陳元笑道:“放心吧,沒有問題,如今暗衛是我的地盤,再怎麼鬨也沒事。”

範陽二人詫異地看了他一眼,心想你不過是冒名頂替了一個暗衛千戶,暗衛至少有八個千戶,上面還有四個指揮使加一個總管,怎麼就敢把暗衛劃成自己的地盤。

這麼想著,他兩人悄悄看向姚映雪,自覺已經明白了。

到底是英雄難過美人關,面對映雪姑娘,連阮東這種人物也不能免俗,不免會說些大話,這也容易理解。

兩人眼含笑意地看向姚映雪。

姚映雪自然明白兩個人的意思。

他兩個自以為抓住重點,姚映雪卻知道陳元絕不是那種愛說大話的人,更不會為討好她而說大話。

這麼想著,她頗為幽怨地看了陳元一眼,隨即揶揄道:“阮公子可彆說大話,暗衛咱們這段時間打過不少交道,裡面著實藏龍臥虎,阮公子雖然厲害,恐怕也不好說暗衛就是你的地盤吧?”

陳元笑道:“雖不中,卻也相差不多,不才已經升任暗衛指揮使,專門負責與諸位亂黨相關的事務,諸位能不能進京,就是在下一句話的事,我說暗衛是我的地盤,不算錯吧。”

姚映雪,範陽和左維明全都瞪大了眼睛。

暗衛指揮使?!

這可實實在在是暗衛的高層了,甚至是在整個神京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。

你一個臥底爬這麼高真得合適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