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熱門推薦:

陳元站在原地,靜靜地等待王九發力。

他早就聽說過王九,當初王九去雲州府紅山書院拜訪,一方面是企圖借紅山書院的道來助自家突破法相,另一方面卻也是應王桐先生邀請而去。

紅山書院的道有缺陷,因此始終不能窺法身之蘊奧,王桐於此痛心,於是邀請伯安儒前來切磋道意,企圖借雙方道意之融合,打開天門,讓紅山儒窺見上面一層境界。

王九正是伯安儒派去的代表。

王九之所以能擔當如此重任,正見其在伯安儒中所受的重視,若非他一身修為精湛,自身道意也得伯安儒精華,斷不能派他前往。

陳元早就聽說伯安儒精擅養氣,其涵養而成的浩然氣至大至剛,堅不可摧,攻無不克,此時既然有機會,他也想好好領教一番,人在江湖,能多見識各家手段,總是好的。

王九收心滌慮,把一切雜念排除在腦海之外,隻一個意識靈靈昭昭,又混混沌沌,在這混沌中,驀地想起如洪鐘大呂的聲音,彷彿在明天心,立天誌,為世間萬物立法。

這正是伯安儒的良知法訣,以自身一顆靈靈昭昭的良心代天心而起作用,從中生出無限浩然之氣。

王九的意識中良知神光甫一出現,浩浩混沌海中頓時亮起金光。

混沌海不在世界之中,也不在世界之外,而是一個渺不可得的處所,隻能由修士法相境的元神觸及。

此時王九既在混沌海中燃起金光,他右手伸出,在眼前一點,金光穿越虛實之界,出現在世界之中,隻一瞬間就鋪展開來。

這金光化成遊絲,向陳元纏繞過來,途中一切樹木石塊,但凡被遊絲觸及,立即被攔腰截斷,無聲無息。

隻等遊絲劃過,被截斷的樹乾傾倒下來,這才發出隆隆的響聲,揚起漫天塵土。

範陽等人正待退走,見此也不由得停住腳步,滿臉驚駭之色。

他們與王九相處已經有月餘時間,幾次見他出手,可從沒見這般神威。

難道這樣也不能傷到前面那人?

範陽等人正在懸心,王九所出金光已經纏在陳元身上。

可不能被他毀了衣裳!

陳元暗道不好。

這手金光遊絲之法十分神妙,他隻靠元氣自然護體未必能擋住,到時候他**經地煞凝陰術淬鍊自然無恙,可這身衣裳就保不住了。

等打完之後,他赤身**的出現了,就算贏了,也沒什麼光彩。

這麼想著,陳元心神一動,陰陽二氣從神庭中飛出,化作黑白融合的一個罩子,把他全身罩住。

金光遊絲勒緊,把陰陽二氣罩鎖了個嚴實。

王九心神發動,遊絲收緊,試圖將陰陽二氣罩打破,卻見這兩道黑白之氣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循環往複,生生不息,金光每消磨它半分,二氣反滋生兩分。

片刻過後,陰陽二氣罩不僅沒有被他打破,反而向外擴展了兩丈,所過之處,無論是土石枯木,還是綠葉青草,都被陰陽二氣消磨成純粹的元氣收歸自身。

正所謂“無極而太極,太極動而生陽,動極而靜,靜而生陰,靜極複動,一動一靜互為其根。”

一旦陰陽二氣抱合而為太極,生天生地之根自然草具,又得在外的元氣補充,自然生生不息,無可摧破。

這又是另一種堅不可摧,不同於浩然氣,浩然氣之堅不可摧以其實,陰陽二氣之不可摧毀以其生。

王九見這般景象,心中大驚。

他幾乎用處全力了,可對面的東哥根本不見動作,隻傲然立在陰陽二氣罩中,如同神靈一般,他卻無法接近對方身週一丈之地。

若再過一段時間,對方這神秘的罩子在擴大一點,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出手了。

想到這,他心神又動,金光遊絲彷彿海上波濤,湧動起來。

動勢傳到陰陽二氣罩上時達到最強,像是一條鞭子的鞭梢,把陰陽二氣罩連同裡面的陳元猛地甩到天上。

二氣罩隻一眨眼就越過樹梢,在空中化成一個小點。

這下看你還怎麼擴張!

這麼想著,王九騰空而起,向上面的陳元追去。

王九向前一伸手,浩然氣收斂,掌中顯出一支筆。

他口中吟哦:“吾未見剛者!”

一邊提筆淩空書寫一個“剛”字。

這是儒門三聖之首玄聖所傳神通“青史筆”,與筆共同傳下的還有七十二字法門,每一字都各有神效。

這門神通乃儒門紫陽儒和伯安儒共同的法門,因此王九對此也很熟悉。

“剛”字書寫完成,又聽他吟哦道:“雖千萬人吾往矣。”

隨手又寫下一個“往”字。

二字書寫完成, www.uukanshu.com浩然氣如同受到命令指引,凝結在王九身上,幾乎將他造就一個金身,他的速度也驟然提升,化成一道金光,向陳元的陰陽二氣罩衝去。

有點意思!

陳元眼前一亮。

王九化成的金光,連他都幾乎不能追蹤起蹤跡,下一刻他隻覺周身巨震,陰陽二氣竟然被撞得破碎。

王九這時也不好受,雖然有剛字訣護體,可是與陰陽二氣罩相撞的時刻,他還是覺得渾身劇痛,連臟腑都受到震動,恐怕過後要好好修養幾天才能恢複。

不過這些都是值得的,他竟然真的打破了對方的防禦,既然防禦被破,他就沒什麼可怕的了。

王九心中滿是興奮,心神一動,再次化作金光,切開空氣,發出一陣陣尖嘯。

地下的範陽等人沒有繼續逃走。

他們已經被天上的戰鬥驚呆了。

今天他們見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王九,他化身金光衝向敵人,而他們連他的身影都看不到,隻能聽到尖嘯聲,模模糊糊地猜測他到底在哪。

在這種情況下,他們逃走是沒有任何意義的。

要是這種狀態下的王九都不能戰勝敵人,那這人該是有多強大,他們就算逃走,也一定會被對方捉回來,還不如就安心留在這裡,至少能飽眼福,觀看這難得的場面。

陳元自然不會向範陽他們一樣,連王九的身形都看不到,可即便是他,也隻能艱難地看清他的動作,要想防禦卻力有未逮,除非他能啟動法眼,可法眼此時卻不受他控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