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沐有明回到除妖司,路過陳元桌案的時候,見到上面有一塊未經雕琢的原木。

他兀得停下腳步。

沐有明心中一動,他想起來陳元有個癖好。

凡無事的時候,陳元總是在默默地雕琢一隻木偶,有時則將木偶放在手裡把玩。

可這兩天卻沒再見到他的木偶。

如果算時間的話,似乎正是從王中成遇害之後。

原本他還想不到什麼,可此番接受李雲貴命令後,他不免凡事都往這方面想,結果越想越覺得蹊蹺。

他早就聽說有一種魘魔法,通過刻畫與本人形象相似的木偶或紙人,再加上生辰,符印,咒語,就可以隔空咒殺了彆人。

王中成死的這麼蹊蹺,會不會就是中了魘魔法?

這樣的話,陳元的各種人證就都不作數了。

沐有明越想越覺得興奮,隻想立即就去稟報李雲貴。

恰好陳元正打虎回來,沐有明狀似無意地問道:“陳元,最近怎麼不見你把玩木偶了?”

陳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回道:“之前除妖的時候壞掉了。”

沐有明點點頭沒有說話,走出了官署。

看著沐有明走出去,陳元心中生出幾分懷疑。

他往日和沐有明基本沒什麼交流。

沐有明做小隊長已經近兩年,而陳元卻剛升上來,所以面對陳元的時候,沐有明不免有幾分高傲。

沐有明既然看不上陳元,陳元自然也懶得貼上去,因此雖然同在一間官署,二人竟從沒說過話。

可今天沐有明卻忽然開口,問的還是木偶的事,陳元心中立即提起警覺。

沐有明離開沒多久,陳元也跟著走出衙門。

走到無人處,他施展變形術,變成一個皮膚黝黑的大漢,綴在沐有明身後,就見他一路走進了縣衙。

陳元立即明白過來,李雲貴果然還是沒死心,竟然買通了沐有明來監視他。

他並沒放在心裡。

木雕已經被他處理掉,彆人不可能拿到證據。

而且就算拿到木雕也沒用,上面的因果線條早就消散,怎麼看也隻是個普通木雕,更不用說,事關因果大道,哪是隨便什麼人就能窺探到的。

他懷疑整個天下,除了他以外,隻有那些最高層的高人,纔有可能察覺到因果大道。

李雲貴上哪去找這種高人來替他做事。

陳元徑直返回除妖司,不做理會。

縣丞衙中,沐有明把情況報告給李雲貴。

李雲貴眼睛一亮。

他自然也知道魘魔法,而且知道的比沐有明更清楚,左江省茅家以奇門之術名家,其中就有一種六甲魘魔法。

施展此法做成紙人,然後以特製金針錐紙人腹心,設法壇拜祭,七天以後,其人必死。

李雲貴恰好認識一名茅家子弟,當下展開信紙,把沐有明所說的情況寫下來,派人將信送去茅家,請那位友人代為判定,此事是否可能是魘魔法所為。

把信交給可靠的仆人之後,李雲貴讚賞道:“有明,這事你做得很好,以後也不可放鬆,一年之後,隊長之位必定是你的。”

沐有明得了承諾,越發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,恨不能當場肝腦塗地,以報對方抬舉之恩。

“二老爺放心,陳元但凡有什麼風吹草低,絕逃不過我的眼睛!”

李雲貴滿意地打發他回去了。

沐有明的監視並沒有給陳元帶來什麼困擾,他照舊每天修煉和除妖。

一個月後,他的武道修為已經突破五個竅穴,神庭中也多了幾個神通,多數沒什麼大用,但有一門**術讓他很喜歡。

這門神通是從一隻狐妖身上得來的,可以攝人魂魄,讓人精神迷幻,不自覺就聽從他的話。

隻可惜狐妖修為太低,**術隻能對普通人用,雖然陳元自身修為可以拔高**術的等級,可也不過是將力量提升到兩個竅穴。

對於兩個竅穴以上的修士,他隻能動搖他們的精神,卻起不到**的效果了。

除此之外,儒術也已經印刻了第四篇文章。

第四篇文章頗費了一番躊躇。

他的第一篇文章是太極圖說,這已經把標準定的太高,前世的文庫雖然豐富,可要想搜刮出與這篇文章同級彆的出來,也並不十分容易。

最終他選了《中庸》的“故至誠無息”章,這才堪堪相敵。

進入第四層階梯以後,儒術的修煉明顯的變慢了。

儘管他每天拿出最多的時間來誦經,靜坐,存思,踏步,以此來生髮浩然之氣,可第五節翠竹還是生長緩慢。

陳元明白這是因為境界越是提高,所需的積蓄也就越大,

正所謂“水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舟也無力。”

沒有更龐大的浩然氣,如何支撐起更高的境界。

因此他也不著急,隻是慢慢修煉積蓄。

隻是儒術境界提高緩慢,武道境界終究也受限製,為防止魔猿得到過多的補充,他漸漸放緩了斬殺妖魔的速度,多派手下普通差人執行任務,自己隻在旁邊照看。

這日天色已晚,他剛在房間裡把四節翠竹上印刻的文章各自默誦二百遍, www.uukanshu.com又存想了近一個時辰。

他感覺精神有些疲乏,於是走出房間,來到院子裡。

如水的月光給院子裡灑下一片青霜,陳元頓時感覺精神爽快起來。

他很喜歡現在的生活,雖然沒什麼波瀾壯闊,但每天都在飛快的成長著。

外面的世界這麼危險,能有個平安地界讓他慢慢發育,還有什麼不滿足的。

等什麼時候顯化了法相,甚至修成了法身,那纔是他出去逍遙自在的時候。

陳元在院子裡閒逛了一陣,正要返回房間,門房秦大爺忽然匆匆跑過來。

“怎麼了老秦,這麼慌張?”

陳元問道。

秦大爺苦笑道:“元哥你快去看看吧,剛纔有個夥計來傳信,說是小六子在百花巷子讓人給扣下了,讓元哥你去領人呢。”

陳元聽過百花巷子的大名,知道這是平陽縣最有名的煙花巷。

鄭小六幾次要帶他去“見世面”,都被他推辭了。

他現在還沒到可以到處浪的時候,每天的修煉還嫌時間不夠呢,哪有功夫去眠花宿柳。

陳元奇道:“他怎麼被人扣下了,是欠人嫖資了?”

鄭小六雖然浪蕩,但並不下流,不像是能做出這種事來的樣子。

老秦搖頭道:“據說是和彆人起了衝突,應該是惹了什麼了不得的人。”

陳元無奈地搖了搖頭。

這個小六子,淨會給他添亂。

誰叫他是小隊長呢,總不能眼看著他被人困住而不理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