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熱門推薦:

高峰見陳辰滿臉大汗,行色匆匆,心中有些奇怪。

等陳辰走得遠了,他才搖搖頭,向陳元走過來。

“大人,這是什麼?”

他奇怪地看看陳元手中的信件。

“沒什麼。”

陳元笑了笑,心中火氣微動,嘭的一聲,信件燃燒起來,很快就變成一小堆灰燼。

“你回來做什麼?”

陳元問道。

“哦,”高峰這纔想起來意,說道:“大人,承光門外出現了一些可疑的人。”

陳元精神一振,問道:“怎麼可疑?”

高峰道:“訊息是城外的百姓報告了,城外幾十裡有一座赤鬆林,裡面雜草叢生,樹木茂密,因此野獸橫行,更常見剪徑的賊人,因此很少有人深入林中。”

“前日有兩個農人在樹林外面打柴,忽然見到有幾個書生模樣打扮的人出來向他們買米,而且這幾個書生出價不菲,每一斤米就給他們二兩銀子,兩個農人喜不自禁,連忙跑回家裡給他們取了米回來。”

“那幾個書生也確實守信,把銀子給了他們,回到家中,這兩個農人越想越奇怪,後來又想到咱們張貼在城外的榜文,料想這些人肯定是暗衛要捉拿的亂黨,因為貪圖賞錢,這兩人就報了上來。”

陳元聽後眼中直冒精光。

他幾乎可以確定,赤鬆林中那些人就是姚映雪他們,而且他們這是在試圖和他聯絡。

赤鬆林中野獸多有,這群書生中又有王九那樣的高手,哪裡會缺少吃的,非要走出鬆林來買米。

他們這是故意暴露行蹤,讓陳元知道他們已經來了。

“赤鬆林不再你們巡查範圍?”

陳元問道。

高峰點頭道:“剛好在巡查線外,老大,要不我派人進去看看?”

陳元早吩咐他們,若發現有什麼可疑的地方,立即就來向他報告,不可擅自行動。

陳元搖頭道:“不用,我親自去。”

高峰吃了一驚,這怎麼就輪到要老大親自出馬了。

……

赤鬆林中。

“映雪姑娘,咱們這樣是不是太冒險了,那幾個農夫肯定會把咱們的訊息透露出去,若是暗衛的人找上來,而那位東哥又沒安排好,咱們豈不是糟了?”

範陽擔憂道。

他們來到這座赤鬆林已經三天了,最開始隻有他們幾個過來,等探明瞭暗衛的搜查範圍,這才把後面的人都接了過來。

這座赤鬆林正在暗衛探查的範圍外面,林子裡又容易隱蔽身形,正是他們藏身的好地方。

隻是一連藏了幾日,他們都不知該怎麼聯絡到東哥,不得已,姚映雪想出這麼個自露形跡,引東哥來找他們的法子。

隻是這個法子極為冒險,範陽等人心中難免有些踟躕。

姚映雪笑道:“放心吧,他既然要咱們來承光門,一定會事先都安排好的。”

王九見姚映雪這麼篤定,不由得有些吃味。

她竟然這麼信任那人,連身家性命也可以托付出去,這可是他求都求不來的。

王九一時間心情有些憂鬱,憂鬱之下又想到上次兩人交手的情景。

他心中漸漸不滿起來。

不行,上次他隻是和他對了幾招,誰也沒儘全力,後來他急於逃走,這才中了他的暗器,誰知道全力出手,大家誰高誰低?

找時間一定要和他比試一番!

王九正在心中計較,忽然耳朵一動,警覺地抬起頭來。

“大家都彆動!”

王九低聲叫道。

周圍頓時安靜下來。

“怎麼了九兄?”

範陽問道。

王九側耳細聽了一番,說道:“有奇怪的聲音。”

“奇怪的聲音?”

眾人紛紛側耳傾聽,周圍除了樹葉沙沙的聲音,穿林而過的風聲,以及昆蟲的鳴叫,並沒聽到其他的聲音。

“九兄你是不是聽錯了。”

左維明奇怪道:“沒有什麼聲音啊。”

其他人也都點頭,他們的確沒聽到什麼聲音。

王九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你們聽不到很正常,這種聲音極細極輕,絕非如同人耳可以聽見,若非我浩然氣自然護身,被這怪聲激發,我也不敢確定它存在。”

他的話立即讓眾人緊張起來。

這些人中王九修為最深,若他發現了什麼,那八成不可能有假。

“所有人立即後退!”

範陽低聲叫道。

眾人正要退後,卻見王九搖頭道:“來不及了!”

說著他一掌印向面前的樹叢。

浩然氣勃然而發,洶湧的氣勁激射而出,眼前的樹叢被攪得粉碎,顯出一個身穿黑衣,

自然站立的男人。

眾人都認不出男人的面目,隻有五兒和王九認出來,這就是張大秋,如果不出所料的話,也就是那位東哥。

五兒臉色一喜,立即就要叫出來,卻見王九忽然縱身往陳元衝過去。

五兒神色一僵。

怎麼回事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王九公子不是知道張大秋是自己人嗎,怎麼還要對他出手?

她一時間不知道王九的心思,還當事情有了什麼變化,頓時不敢言語了。

其他人見王九忽然出手,還以為來了強敵。

範陽吼道:“所有人,立即後退,退出樹林!”

隻要他們能走掉,隻留王九一人,或打或逃,反而更從容得多。

陳元剛通過雛鳳清音找到他們,就見王九向他衝了過來。

陳元也愣住了。

這小老弟怎麼回事,上次兩人不是會過面了嗎,他應該知道這是自己人纔對啊,怎麼見面就要動手。

陳元正疑惑間,王九已經衝到他面前,一掌向他胸口印上去。

他腳下輕輕一點,身子猛地向上面縱去,讓過了王九這一掌。

“搞什麼?”

陳元不悅道。

王九也不迴應,見陳元跳到半空,他也雙腳用力,跟著衝了上去。

陳元見他眼中戰意洶洶,立即明白過來了。

這小子是對之前那一戰不服呢!

他心中暗自搖頭,身子在空中一折,落到不遠處一塊空地上,和王九又拉開了距離。

陳元平靜地站著,隻等王九施展手段。

王九也明白了他的意思,他這是要給自己一個機會挑戰他,也是要讓他輸得心服口服。

他心中的戰意更加濃烈起來。

此地距京城不遠,他不敢顯化法相,隻得口中默唸伯安儒經典,口唸心頌,他一下子進入聖人心境。

浩然氣前所未有地爆發出來。